• 第四十七章 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2572字

    虾哥打了个寒颤,一把把我推开,鄙视道:“你这怂样我简直不想拿出来给你!”

    一个红色的瓶子放在我手心里,心里比什么都踏实了。我知道这东西太难得了,主要是原材料的珍稀。据说是来自于地底钻井里提炼出来的,被成为地狱岩浆。

    这东西虾哥曾经送过我一瓶,我当时用来对付那个神通鬼用掉了。现在这瓶应该是虾哥仅存的一瓶了,我就差给虾哥跪了。

    “记住,一定要快很准!对着黄德彪的伤口,别想着有第二次的机会!”虾哥严肃脸吩咐道。

    “明白,我不会让那老狗有机会逃掉的!”

    虾哥突然嘿嘿笑道:“逃不逃恐怕不是你最在意的吧,那个妹子的安全才是你现在最操心的!说吧,这左拥右抱的滋味如何?”

    我老脸一红,分辨道:“别胡说,我和那个妞没什么特殊关系。”

    “是啊,没特殊关系!没特殊关系会饶得了你?你可是把别人害的成了魂魄啊,那个妞在你昏迷那两天每天晚上都偷偷来看你,哭的我一个大老爷们都心软了。”

    还有这事?我弱弱的问道:“你没看错?”

    “司异局的人看鬼还能看错?这个妞应该是重情重义的,就看你今天晚上怎么报答她了。”

    我默不作声,感情的事情我真的不好深究,不管如何今天晚上人我要救出来,黄德彪那老东西也要除恶务尽!

    时间来到傍晚时分,我吃饱喝足,带上装备就出发了。推辞了虾哥的那些高科技装备,只带着一只皮鞭和我习惯用的匕首。

    师父曾经说过,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当作抓鬼的装备,只要使用得当,笛子也能让厉鬼畏惧。这句话现在依然在我心里作为行事的准则之一,并且一直坚定不移的实行着。

    黑夜降临之后,我就在广德门附近徘徊着。广德门在南山市算是有名的景点了,往前推几百年,这里一直是古代砍死刑犯人的地方。如今这里成了革命烈士纪念景点了,因为八十年前,一群喊着解放全人类的热血青年在这里被砍头了。后来他们成了革命先烈,因此广德门那立了一块纪念碑。

    自从那块碑立起来之后,广德门这里就有个奇怪的现象,每逢下雨的时候,那块墓碑上就开始渗出红色的东西,跟着雨水混合起来像血一样。后来有人发现是碑文上的字颜料的问题,于是干脆就用了黑色的颜料重新刷了一遍。可是下雨的时候,水混合着黑色颜料就变成黑水了,最后这块碑上面的字就不刷颜料了。

    如今字已经变的模糊不清,而这里的煞气却久久不散。我都能嗅到几百年前无数的人头从这里滚滚而下的场面,想要把这里的煞气清理掉不知道需要多少台虾哥的激光装甲车才能搞定呢。

    胡乱想着心思,时间已经逼近了十一点了。我的手捏住了匕首,视线一直在纪念碑的上空徘徊着。我怀疑那个老东西会从上面飘下来,他那张比纸还单薄的身体真的上面事都能干的出来。

    此刻是初秋的夜晚,繁星点点,本来是个不错的夜景,却要面临一场厮杀,我手里的匕首捏的更紧了。

    终于手表的分钟指向四十五了,风接着就变大了,呼呼作响。我知道黄德彪来了,离我不会超过十米。

    “出来吧,我要的人呢?”我一屁股坐在的地上问道。

    没有人回应,但是我的鬼混雷达已经嗡嗡的不停震动着,这意味着厉鬼们就在我周围盘旋着。

    抬眼看了看天,没有任何动静。不在天上,那就在地下!我刚想通这点,就有两双手紧紧拽住了我的腿!

    这干枯的手,像是蔓藤一样缠绕着我,让我动弹不得。毫不犹豫的抽出皮鞭,甩手就抽过去,清脆的鞭子声,接着就是一阵青烟。

    骨爪缩回了地下,但是我不敢有任何松懈,三步并两步的站到纪念碑上面,随时提防着从下面动手的家伙。

    “黄德彪,你有本事滚出来,让你的小弟出来暖场吗?”

    任我怎么叫喊,黄德彪就是没有出声,这个时候耳边的加密频道里传来了武天成的声音:“厉鬼就在你周围,一直绕着你跑圈,你不要轻举妄动。”

    让我不轻举妄动,是让我当靶子,好让你们来抓?我摇头苦笑,这帮家伙干活太不靠谱。我不动,那群厉鬼就会靠过来?

    这样只会提醒他们,我周围有埋伏的。我掏出了玉溪,点上一根,让烟味弥漫开来。周围的小鬼里面有好这口的,缓慢的靠近过来了。

    这是一群替死鬼,我都懒得掏出鞭子来对付他们了。我把口袋里的一盒烟丢了出去,这帮替死鬼立刻扑倒过去,拼命争夺着地上的烟。

    “冯黎庶,你在搞什么,让你别动了!”武天成恼火道。

    我知道离我不远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人,枪口对这这边,可惜他们对敌人并没有清醒的认识。怪不得虾哥要整顿下这帮家伙,如果不削他们,这些家伙将来要误了大事。

    这个时候我总算感觉到空气中的异常气味,应该是黄德彪来了!这老东西身上的血腥味浓厚,明显异于这些小鬼。

    武天成立刻在耳机那头喊道:“好了,你往前走,注意台阶位置,在转角处那停下来,静候命令!”

    真是日了狗了,我都走到了广场前面,然后停下来让我人体吸引那老东西吗?

    可是这武天成现在是指挥,我按照他说的,漫步走到前面转角处,我旁边的那群被玉溪烟收买的替死鬼们正在吞云吐雾完全忽视我了。

    我已经能感受到黄德彪的呼吸了,这老东西呵呵笑道:“很好你来了!”

    “我是来了,可是我要等的人呢?”

    “她很好,你只有答应我们才能安全的看到她的身影!”

    我叹气口道:“我恐怕……答应不了了!”

    “为什么?”黄德彪吃惊道。

    这个时候武天成那边喊道:“卧倒!”

    卧倒你二大爷的!我还没来得及趴下,他们就开枪了!这是精读极高的破甲弹,因为我身体倾斜的过程中清晰的看到子弹从黄德彪的腰肋那穿透过去了。

    那里就是黄德彪受伤的地方,一点都不错!这破甲弹威力极大,直接穿透了黄德彪这只金身鬼的身躯。我已经听到武天成那头传来的欢呼声了,纷纷庆祝干掉了个金身鬼。

    黄德彪此刻脸色阴郁,颤巍巍的要倒下来了。我叹了口气,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真是让我失望啊,你难道看不出和那些乌合之众厮混在一起,你的未来只有末日吗?”黄德彪感慨道。

    我掏出匕首,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老东西就像一阵风一样飘了出去。我转头一看,这老狗居然蹿进了民房里一把将武天成揪了出来,按倒在地上,一脚踩着他的脑壳道:“你们这些废柴,以为对我受伤的地方来一发子弹就能干掉我吗?知道我为什么挑选这个地方吗?以为这里的煞气弥漫,你们子弹对我造成再大的伤害,我也能瞬间吸收足够的煞气让我身体回复的!”

    武天成的脑壳都埋进地里了,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我连忙掏出皮鞭,盯着他的腰肋那抽过去。

    我没指望这鞭子能把黄德彪干翻了,只要把他稍稍逼退,至少能把武天成这二货救出来。可是黄德彪一把接住了我的鞭子,虽然我已经能闻到他手心里的焦糊味,但是他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这老狗叫嚣道:“看到了吗?我的手哪怕融化了,也能快速恢复!在这里,我是无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