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监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2549字

    我给这老太太吓到了,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您是觉得我学笛子浪费时间吗?”我囧着脸问道。

    老太太大概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了,缓缓的坐下来,抿了口茶说道:“笛子还是要学的,大学里只要学东西,都是有用的。不过不要找其他人了,思琪她肯定有空的。她现在不是你下属了吗?你们见面的时间多,那就多请教她,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比别人的水平差,请别人还要花钱!”

    这老太太几个意思,听来听去我总觉得她是在拉皮条啊,我摆出虔诚的态度说道:“多谢您挂心了,何思琪现在虽然是我下属,不过司异局您也是知道的,活人就没几个,活人碰面的机会真没多少。”

    “没有机会你不会创造机会吗?这丫头每天下午四点都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琴房里。”

    卧槽,何师太真的是要拉皮条啊,我连忙不咸不淡道:“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我就带着女朋友一起来蹭课,相信何思琪一定会一视同仁的。”

    老太太那张脸马上就变了,有些微颤的扶了扶眼镜,盯着我问道:“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啊,我怎么听你的辅导员大壮说你单身二十多年,在男生里最惨了。”

    我当时脸都绿了,这个大壮嘴无遮拦,我尴尬道:“刚刚谈的,您对我们学习之外的事情也很关心啊!”

    老太太没好意思追问了,摆摆手道:“好吧,那你去忙吧,不过看样子,这学期你是又不能及格咯!”

    我膝盖立刻有些酸软,要给她跪了,这老太太拿我当猴耍吗?我摆出无辜的表情问道:“我这是休病假,不至于直接给我不及格吧?”

    “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我判定及不及格需要你来指摘吗?”

    我无奈的拱手加作揖了,语气无比可怜道:“何老师,您给指条明路吧。”

    “看你表现了!总之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总想着……什么情啊爱啊,那都没用!毕业了还能在一起吗?”

    这老太太,心肠太坏了,摆明要拆散我咯?

    “您说的对,我这就回头把我那娃娃亲给退了,造孽啊!”

    何师太惊讶道:“娃娃亲?这都什么年代了?冯院士没这么封建吧!”

    我叹气道:“您是不知道啊,这早八百年就订好的娃娃亲啊,上一辈的事情了!”

    老太太哦了一声,没继续发飙意见了,斟酌了片刻道:“那就没事,你安心学你的笛子,按时上课就行了!不过心思要放在学校这边来,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派个人好好督促下你啊。冯院士算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得好好管管你来着。”

    我当时就有种血涌上脑壳的趋势,颤抖道:“您早就认识我爸妈了?”

    老太太淡然笑道:“不错,你来我们学校读书,还是我的意思呢。”

    我差点没站稳,我这是倒了多少辈子的霉啊,爸妈认识这么个朋友!当初填志愿时候我就想去师大那,毕竟妹子多,老爸一通电话我的志愿就被改成了电子科大了。打光棍这么多年也是因为这个,满地的恐龙我再不挑食也咽不下去啊。

    “何老师,我实在是太谢谢您了,这么关照我。以后您不用这么操心了,我毕竟马上就要毕业了,工作都安排好了,你这么辛苦别费心了。”

    “不!我不仅要管,还要管到底,这样吧,我就让思琪这孩子好好去监督下你。她学习的态度和自律的程度都能帮你,你现在的房子那是不是一个人住?”

    “不不……您实在是太操劳了!我那有两个人住,就是我那娃娃亲的女朋友。您……您先忙吧,我还有事,回头再来好好谢谢您!”

    我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仓皇逃了出来。这他娘的什么事啊,硬生生拆散我不说,还要把何思琪那刁蛮丫头塞进来,我还活不活了?

    刚出了办公室,何思琪就把我堵在了地下自行车库那。

    “你有事?”我现在看到她有些怕怕的,总联想到刚刚何师太那拉皮条的样子。

    “见到我姑姑了吧,她要是提什么监督你的事情,你可别答应哦!”何思琪眼睛没好意思看我。

    我伸出右手道:“达成一致,咱们互不干涉,千万别让你姑姑再有这样的心思了!”

    何思琪一巴掌把我的手拍回去,不悦道:“是不是觉得我答应了,会让你很不方便?哦,对了,上次陪我看古筝的女孩是你女朋友吧?”

    我打了个响指道:“没错,八百年前就订好的女朋友!”

    “哼,那就恭喜你了!我们这种单身贵族没法和你有共同语言了!”

    我拱拱手,准备撤离,何思琪却拉住我道:“别急,有个重要的事情,下周就是十一了。局长体恤下属,决定提前放假,轮流值班,你和我正好安排在十一当天。”

    “虾哥没和我说啊!”

    “所以然我转告你,顺便,值班挺无聊的,把你的笛子带上,就当我做好人好事给你当老师了!”

    何思琪没等我回应,踩着自行车就飞奔而去,老子又不是没老师,我有更厉害的老师呢!回头我就让潇潇多教教我,让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可是在这方面,我的天分几乎是负的,在家跟潇潇学了几天之后,潇潇表示我在这方面朽木不可雕。我小时候也学过几天钢琴,小提琴什么的。可惜经验完全不能套在笛子上,这嘴上功夫绝对不是靠说道说道就能搞定的。

    首先气的把握上,我完全抓瞎。往往气息顺了,手却乱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手忙脚乱加上五音不全了。

    “萝卜,我知道了,八百年前你一定是笨死的!”

    潇潇这个妞何曾这样鄙视过我,大概是被几天以来我拙劣的表现给气伤心了。我也奇怪了,为什么潇潇这个妞拿起笛子,吹出来的就是动听的乐曲,到我嘴里简直就是噪音了。

    “萝卜,我没法教你了!我的小心脏处于爆炸的边缘了!”小妞气呼呼道。

    我连忙放下笛子,搂着她安慰道:“我最美丽可爱的妞,你男人在这方面的窗户关上了,但是另外一扇窗却是无比敞亮,抓鬼也不仅仅限于笛声啊。”

    潇潇丢了我一个白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还有,你是谁男人了!”

    终于打岔成功,把她的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了,这几天回来之后,小妞一直闷闷不乐,我连拉她小手的机会都不多。

    潇潇挣脱开我的怀抱,撅嘴道:“笛子很重要的,你不是说那个黄德彪和罗御风都跑掉了吗?现在能最有效克制他们的就是这个了,而且……莹莹还没醒过来,你更要警惕呢!”

    “警惕!时刻警惕着,你摸摸我的心就知道了,一直扑通扑通的跳着,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深情的注视着她道。

    小妞噗嗤一笑:“你要是不跳了,你不就成鬼了吗?”

    好不容易营造点氛围出来,小妞给彻底破坏了,我恼火的搂紧了她恐吓道:“还敢取笑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动家法了!”

    潇潇这下抵挡不住了,脑袋低垂着,靠在我的胸口那,喃喃道:“萝卜,我还是担心,你能好好练习吗?”

    “一定好好练习,不过……在这之前,你答应我的事情呢?”我露出贼贼的笑容。

    潇潇感觉到我的异动了,惊慌失措的往后缩了缩,羞恼道:“你……你那里又不听话了!”

    “别管那,看这里!”

    我顺手一指,引开潇潇的注意力,接着快速靠过去占领了她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