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和坏人做坏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2545字

    我和潇潇有限的几次亲密接触中,只有这次是这么的从容和淡定。

    安静的下午,只有我们两个人,潇潇被我偷袭之后,开始还扭动下身体抗议着,渐渐的她的手伸到我的后背搂的比我还紧了。

    在这方面我还是个稚嫩的单身狗,好在我们两个学习能力都很强,不断在总结经验,尤其是潇潇。她的小舌头灵活的像条小蛇,时而调皮的反击,时而阻挠我的前进。

    “你就不能让我愉快的玩耍吗?”我捏着她的小脸道。

    “你果然是个坏人,你答应过我的事情还没完成呢,就这样对我!”

    我脸皮厚着说:“先预支一下呗,这算是盖个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哪有这样的,就算是八百年前也要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你少了好多步呢。”

    “这是新时代么,你情我愿才是最重要的,说你愿意吗?”我摆出一副霸道总裁模样。

    潇潇可不是什么刚认识时候那个稚嫩单纯的妹子了,在任莹莹这个丧心病狂的熏陶下,学会了偷看我的片片,还学会了种种姿势。可惜就是不和我一起实践一番,此刻她更是大胆的拒绝道:“说道做不到的都是坏人,我不和坏人做坏事。”

    她说完像是泥鳅一般滑了出去,这我能让她跑了,拍马杀过去将她堵在沙发上,还想好好轻薄一番,讨厌的电话响了。

    “我说你人呢?说好的今天下午来值班的!”是何思琪。

    我无声的咒骂了几句,回应道:“有事,马上就来。”

    潇潇笑嘻嘻的把我推了出去,告诫道:“工作重要,不许偷懒,晚点我去看看莹莹。”

    带着一脸的郁闷进了办公室,何思琪居然带着笛子来了。虽然说好了让她教我,不过她的水平还不如潇潇。我都把潇潇那么温柔妹子气的上蹿下跳,要是让这个妞教我恐怕要引发司异局大楼地震的。

    “嗓子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学了吧。”我假意咳嗽两声道。

    何思琪的脸立刻拉长了许多,瞪着我道:“张开嘴!”

    这么放肆的要求我脑子都没过滤一遍就自动执行了,小妞掏出个小手电扫了两眼鄙视道:“装腔作势!抓紧时间学,局长给我下了很重要的任务,让你必须学会了。”

    “我……没这个天赋,自己学了一段时间,简直是噪音!”

    “那是你的老师不行,换我这个老师,手到擒来!”

    何思琪快把自己吹上天了,我决定试试,看这个妞有什么特别的教学手段。

    笛子的基础,以及调性调式这些音乐理论我是懂的,我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学笛子,基本的呼吸换气节奏我一直没掌握好。另外,指法也是稀烂,两者同时作用起来,我吹出来的东西就成了恐怖噪音了。

    不过何思琪比较奇怪,不从基础指法什么的入手,先考验了一番我的肺活量。让我不停的呼气,直到我脸涨红没气为止。

    “嗯……我大概猜出来你吹不好的原因了。肯定是你喜欢憋气,导致换气节奏紊乱,最后就是瞎吹一气了。这样吧,我先教你一套呼吸吐纳的功夫,可是我们家的绝学哦!”何思琪卖弄道。

    可是等我按照她的方法尝试了一遍之后,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浅薄,呼吸吐纳原来是这么高深的一套学问。

    “你不要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我,我可告诉你,不许外传哦!”

    我点头道:“明白了,看来你也是内家高手啊!”

    “少扯淡,气是组成人基础要素之一,咱们司异局培训教材里有的你难道没看过?”

    我还真没看过,也不对,我压根就没培训过,走后门进来的。何思琪恨铁不成钢的继续教训道:“真是服了你了,为什么我的古筝,笛声能对那些厉鬼有作用?就是因为声波扰乱了厉鬼身上的气,让他浑身痉挛控制不住身体。那些厉鬼们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他们聚气成形,有了实际存在的身形之后,才会有破坏力。不然没了形体,那就是空有魂魄,连空气都不如,这样的鬼只能生存在地下暗无天日的地方。跑到地面来,风一吹都会让他魂飞魄散,最多就能吓吓胆小的人。”

    这尼玛我以往的抓鬼行动简直是瞎逼折腾啊,根本没有掌握基础理论就上去干,我也是胆大,光凭着师父的小本子就大杀四方的。

    “我还是智商不够啊!你说我要是不带着笛子,以后带着个喇叭,遇到厉鬼就放录好的声音行不行?”我实在是太机智了。

    没想到何思琪呸了一声骂道:“说你智商不够简直是抬举你了!声波武器最重要的就是声音,声音如果是通过人的声带震动或者从人的气腔里发出来的,那才有用。所有不通过人穿出来的都是死声,对厉鬼们没有任何作用的。”

    我一屁股坐椅子上,恼火道:“这不行,那不行,我这样能练出来吗?”

    何思琪怒了,跳过来拽着我的衣领,怒斥道:“我这会儿怀疑你是不是个带把的,是男人就好好练起来!”

    要是任莹莹或者潇潇在我面前这么嚣张,我肯定会反击带不带把你自己动手试试,可是面对她我缩了缩脖子道:“成,练就练!”

    何思琪继续指点了一番呼吸换气的要领,让给我从基础练习曲开始练习。没想到这会儿效果尤其的好,至少曲能成调了。

    我拱手感激道:“这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下你算是我真的师父了,师父,咱们继续学笛子!”

    “谁要当你师父了!”何思琪脸色染红了,恼火道。

    不当师父,是怕我把她喊老了吗?小丫头也是够敏感的,我连忙拍马屁道:“引路人这个称呼可以不,下面教指法吗?我平时玩游戏手挺快挺灵活的,但是吹这个就容易手忙脚乱。”

    何思琪被我打岔了,心思又回到教学上来,指法是个基础的功底,潇潇的理论是好好练习,只有大量重复的练习之后才能有进步。何思琪更进一步,把七个小孔让我按照QWERTSD的标注来记忆,真是太机智了!

    这些按键都是我玩游戏里经常用到的,脑子能立刻反应出来。七个音符对应这个之后,这下再也不会手忙脚乱了。

    不得不说,在当老师这个问题上,何思琪水平要高很大一个档次。另外,这个妞完全不怕我,我稍有不对头的地方,她就拿着自己的笛子敲我脑壳。用她的话说,现在敲我脑壳是让我长记性,别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就是生死相隔了。

    这么彪悍的做法潇潇才舍不得,我自然就难以长进。这一个下午,我的进步绝对是让人刮目相看的,至少吹简单的牧童曲不会让人听成百鸟朝凤了。

    “靠谱了,这水平能去考级了不?”我信心满满道。

    “你这才刚入门还好意思去考级,那些六岁的小朋友都比你水平高,重新练习下指法。”何思琪严厉道。

    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一个新的何师太诞生了,我浑身打了个哆嗦,连忙拿起笛子练习起来。

    在办公室里吹了一下午的笛子,我腮帮子都有些疼了,好在潇潇及时的出现拯救了我。小妞推门进来的时候,我的眼里都要涌出激动的泪水了。

    何思琪瞪了我一眼道:“接着练,别停!”

    没敢反驳,一曲完整的牧童曲吹完,何思琪对着潇潇道:“怎么样,我调教出来的成果。”

    潇潇居然摇摇头道:“一般般吧,音准还是有问题,节奏没掌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