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找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2517字

    “你们……两个……不好意思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何思琪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不不不……你来的太及时了!再不来,这个拉拉就要把我杀了!何同学,快进来,有事咱们里面说。”难得的我像是看见救星一样看着何思琪。

    任莹莹是典型的在外人面前收敛的,裹着衣服跳下来横我一眼:“你们慢慢聊,我……睡觉去了!”

    何思琪是来有正事的,他掏出一张诊断报告给我:“这是孙建东最新的诊断报告,他现在是最新出炉的孙公公了。”

    我才明白过来孙建东就是那个市长公子,名字比我还土鳖,这份诊断报告基本宣布这孙子以后除非去泰国做个手术不然别想享受那种事了。

    “这是几个意思?”

    “虾哥曾经提醒你市长肯定要秋后算账的,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发难了。”

    “我没找他们秋后算账都便宜那孙子了,现在弄什么幺蛾子了?”我问道。

    何思琪又掏出一份报告,原来是市政府弄了一个安全保密规划,这位市长大人取消了司异局的可以获得监控探头录像的权利。这是他职能范围内的事情,我们还真没话说,他以安全保密为由这样给我们穿小鞋,真是够无耻的。

    “说下具体影响。”

    何思琪还真是个靠谱的小蜜,整理出一堆后果,首先我们废物啊费及时监控全市范围内的实时动态。这样我们就很难捕捉到那些附身于人的厉鬼了,关于这点其他地方的司异局也抱怨过,有些地方对于探头的监控权管理很严格,除了安全局之外其他部门很少有机会插手。要不是虾哥有能力,咱们也没这个权利直接获取监控信息。

    “这就是说以后要看监控还要绕一道去安全局那边?那是虾哥的大本营,这个影响也不大!”

    何思琪点头道:“所以后面几个问题就是最麻烦的了,市环卫局那边以加强管理为由,把我们放在各垃圾场地下管道入口的雷达取出来,让我们另外找位置。还有……”

    我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骂道:“公私不分,这老狗真是昏了头了!还有什么?”

    “还有从明天开始,我们司异局需要另外找个办公地方了!”何思琪拧着眉头道。

    赶尽杀绝?这老狗是疯了?不过想到他儿子的模样,我倒是明白了,老狗不发疯才怪。

    “搬走?我们这里和地下监牢是几十年前就建好的,他说搬走就搬走,他算老几?”我不屑道。

    何思琪叹气道:“这不是市里的决策,是省里的!”

    “哎哟,这老狗动用了所有的资源来搞我们啊!那好,这次我要看戏了,我不信总局那边都是吃干饭的!”

    何思琪摇头道:“虾哥说很棘手,大概是有人不想看我们过于强势了,平时把其他的部门不怎么放在眼里,他们这次是联合来整我们。”

    “虾哥的意思?”

    “他也是刚刚收到消息,已经直接飞到燕京了。”

    我捏紧了拳头,恼火道:“既然他们公私不分,我也不讲什么原则了,那个孙建东现在在哪家医院?”

    “你要搞什么?”

    “搞死不搞残,司异局的手段他们还没尝过呢!”我嘿嘿笑道。

    何思琪连忙拽紧我:“别搞出大事!”

    “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欺负咱们到这个地步了,不让他吃点苦头大概是以为我们好欺负。那老鬼虽然名声很好,但是有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我们就拿他这儿子开刀。另外,帮我查下,谁在给这老鬼撑腰。”

    我匆匆就出去了,直奔孙建东这小子住的医院。

    这小子没住特护病房,不过也是个单人间,周围没什么人守着,他老子倒是挺放心的。我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大妈教训道:“小东啊,你别叹气了,身体都这样了,我们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

    “养好了有什么用?我……已经成了废人了!我还没好好享受过呢,那么多……漂亮姑娘呢!我完了,完蛋了!”这孙子还真够不要脸的,这也好意思在她妈面前说。

    “小东,你别伤心了,老头子已经给你出气了!这个司异局在南山没好下场的,那个姓冯的更是不会有好下场!你爸……已经找到了高人,他们不是擅长抓鬼么,这次是个厉害的鬼,专门帮人报仇的!”

    说到这里这大妈把声音压的很低,我冷笑的走了进来,淡定道:“找厉鬼了?我倒是很期待你们找什么厉鬼来帮忙了?我刚刚也是疏忽了,怎么忘记把你们的话录下来呢?你那个老爸不是挺喜欢宣扬什么法制社会,和谐共建的吗?我很想知道市长大人听到这么不和谐的对话有什么反应啊?”

    “你……你怎么进来的!”孙建东慌乱道。

    “大门开着我就进来了呗!你也别怕,我今天来不是来弄死你的,我今天还不想把自己手弄脏了。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残废了,看来还没残的彻底。我来传个话,如果你们觉得司异局是个面团好糊弄,你们尽可以试试后果是什么。至于你,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不是专业人士和厉鬼打交道,不出三天就会暴毙。提醒下你们,别倒是把责任往我们身上推!至于你那位道貌岸然的老头子,我也留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

    这大妈一听我这么说,立刻爆发了,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开骂道:“你这混账东西,把我们家小东害成这样还敢嚣张?这还有天理不?你们司异局根本就不是抓鬼的,根本就是来害人的!”

    “哟,这谁刚刚还说找厉鬼来收拾我们的?至于你儿子为什么弄成这样我想你心里很清楚,我当初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他自己是怎么做的?挖个坑陷害我不说,把自己搭进去!那上万伏的高压电往我身上招呼,我是吃得消,他的小弟弟可吃不消,他自己不会玩失手弄废了自己真是报应啊!这个报应我相信会来的更彻底的!”我怒吼道。

    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个老头子,正是那位市长大人。

    他脸色铁青的看着我,摆足了官威,怒斥道:“在这里放肆,你把这里当什么?”

    “哟,市长大人?我今天本来还真打算来放肆的,不过看你们这么不争气,还试图找厉鬼来反击,我就觉得来这里真是跌份,你们这些下三滥手段尽管上!我还直白点告诉你们,别到时候厉鬼没帮上忙,把你们自己纠缠上了,那我们司异局的人恐怕会冷眼旁观哦!”

    挥挥手,我潇洒的转身而去,真是日了狗了,这一家怎么这么奇葩?居然还想找厉鬼来搞我们司异局的人,我倒是很期待他们能找上什么厉鬼!

    我在医院里这么一闹,那位市长大人大概是被气到了,当天下午就派人来我司异局大门口贴告示和封条,三天内必须搬迁。

    现在虾哥不在,大家伙都看着我拿主意,我淡定道:“就在这里,安静办公,他们敢弄出什么幺蛾子,咱们就放狗咬人!”

    波波面露难色道:“这样不好吧?”

    “不好?我还有更不好的事情要宣布呢!咱们南山市司异局,从今天开始,正式罢工!市区所有的编外人员放假,关闭雷达,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哥们是不要命的!”我拍着桌子道。

    这个决定立刻得到所有人支持,我却不知道在这一刻黑暗悄无声息的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