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厉鬼庆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4本章字数:2529字

    何思琪明显是美容觉没睡好,一脸疲惫道:“那我们以后怎么抓鬼?这满世界的鬼魂,我们的雷达岂不是彻底失效了?”

    师父点头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不能再依赖那些东西了,不过还有个好消息!这个鬼魂乱窜的世界里,除了我们司异局管着鬼之外,也是也有其他执法者的。比如你们看不见的这位老大爷,他给司异局看了一辈子大门了,现在还会为我们看守司异局大门。夜晚的时候,他不会放任何非法闯入者进来的。”

    “你们……看不见我,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只不过你们的任务更加艰难了。以后,你们除了抓鬼可能还要更多的帮助鬼,因为从轮回通道里出来的鬼魂大多数都是遭遇横死的鬼,他们暂时没有去处只能在这个世界等待着。”

    我深吸口气,宣布:“从今天开始,司异局将投入到一场新的战场中。没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只有一些我们从未遇到的难题,除了学会和人打交道之外还要学会和鬼打交道。我们抓了这么久的鬼了,从这一刻开始,除了被标记为恶鬼的魂魄一律不得轻举妄动。”

    何思琪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没有过多的解释,指着外面漆黑的世界道:“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这是新的战斗,从此以后不光光是地下的战争,地面上的黑夜将是我们的主战场!”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的沉重起来,这个时候雷达的警报再度响起,这回不是普通的警报,而是厉鬼警报!

    警报响起的那一刻,司异局就重新开始启动起来,各司其职,每个人每个魂魄都投入到这场永无止境的战斗中。

    报警系统给出了大致的方位,我们的人立刻出发,何思琪在我的车上面色凝重的说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说吗?”

    “没有,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这一天终究是要来的。师父他们一直在为这一天准备着,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何思琪恼火道:“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轮回通道被永久封闭起来了,没人能确定什么时候会重新打开,这下好了谁也不用为转世的名额烦恼了。新生儿都不再是魂魄转生的了,这一天必然会来临。另外,我们从此之后不能光盯着厉鬼了,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任务或许越来越少,我们要做的是引导那些带着怨气的幽魂自行散去。”

    “你的意思是让他们自己选择魂飞魄散?”

    我揣测道:“或许他们正是因为没有了转世的希望,才愤而来到地上,这个世界估计无法安宁起来了。只要他们怨气散去,就不会再留念这个世界了。”

    “这不是如了你的愿吗?这下姓孙的有苦头吃了!”何思琪居然笑了起来。

    实话说,我现在对那个姓孙的完全不放在心里,世界变成这个样子,那种货色会怎么样自然会有他自己的下场。我们现在要做的太多了,繁重的我连心爱的妞都没空好好陪伴了。

    “你能看到外面的所有灵魂?”

    我苦笑道:“是的,我也很莫名,其实此刻我们车座位上就有几只鬼魂,他们在你上车之前已经和我打好招呼,想搭个顺风车。”

    何思琪向后撇了一眼,她当然看不到,我后面几个乘客每个人都无比凄惨,他们身体都是残缺的,前世遭受了不少的痛苦。

    他们只想搭个顺风车,去不远处的医院那,我没想就答应了。到了地方我把车门打开,几个魂魄对我笑了笑,转身进了医院里。

    何思琪坐在副驾驶上,半天才回过神,问道:“以后我们都要这样吗?”

    “眼不见为净,你看不到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只要做好你分内的事情。”

    “什么事情?”

    我指了指她手上的任务记录道:“盯住你手里的定位系统,帮我看好方向,系统大致检测了个范围我们别跑错了。”

    何思琪这才把视线放在了平板电脑上,里面标红的区域是我们今天晚上执勤的地方。这是一片郊外的林地,到处都是经济速生林。

    “这里会有什么厉鬼?”何思琪好奇道。

    “你拿好武器,不管三七二十一,遭遇到之后立刻吹起笛子!”

    我的告诫还是很有用的,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一直巨大的蝙蝠倒挂在我们面前。

    “这是什么?”

    “吸血蝙蝠,很有危险,看来我们的敌人不是一般鬼魂!”我冷笑道。

    “我们背靠背,防止被偷袭!”何思琪提醒道。

    我背靠着她,目光扫视着周围,这荒郊野外的地方,想找出一只潜伏的厉鬼,太难了。此刻我耳边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我皱眉道:“不是说今天都是晴天,怎么会有雨声?”

    丝丝小雨落下来,身上有了一丝凉意,已经是深秋了。我看着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的何思琪,把自己的外套丢过去道:“女人怎么都喜欢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披上了!”

    何思琪犹豫了下,还是披上了,现在是凌晨四点了。这样的时候我的武器基本处于低效的状态,我无法判断来的是什么鬼,但是能让警报系统在成千上万的鬼魂中分辨出来说明这家伙来头肯定不一般。

    “卖豆腐脑咯!”一个老头艰难的挑着担子来到我们两个面前。

    “上好的嫩豆脑,来两碗不?”

    何思琪已经把长笛抽了出来,面色不善,我拦住了她走过去问道:“大爷,这豆脑多少钱一碗?”

    “一块大洋一碗!”

    日了狗了,这是八十年前的老鬼!这只厉鬼身上带着极大的怨气,但是脸上始终带着谦卑的笑容。

    “我们没有大洋,能用这个买吗?”我掏出手上的金戒指递过去。何思琪连忙拽住我道:“你疯了!”

    我摆摆手还是把戒指递过去,这个戒指是很小的时候我从老妈手上拽下来的,她很少有空戴,我那会儿就屁颠屁颠的戴在大拇指上从此就没摘下来过。

    老头打量了下,又用牙咬了咬,笑嘻嘻道:“这个可以!”

    “大爷,为什么您的豆脑这么贵,别人只要几块钱,您要一块大洋。”

    “我这是上好的黄豆,现磨做出来的甜豆脑,吃了保证你一辈子都忘不了!”

    “大爷,卖了我这碗,以后就别去卖了吧。”我诚恳的说道。

    老头放下扁担,冷笑道:“小伙子,我看你是诚心买我豆脑,不然我今天就把你们两个一起带走了!”

    我深吸口气,总算知道这只厉鬼是什么人了,这么多年来,司异局里挂着不少的无头悬案。其中最有名的一个案子,凌晨时分出没的厉鬼带走了不少人命。这些人都是警察,这个案子悬了几十年了,一直没有破解。今天这只厉鬼总算现身了,我却没有往日抓鬼的激动,反而有些难过。

    “大爷,八十多年了,你带走了不少人吧,该收手了!”我诚恳的说道。

    老头惊讶的看着我,恨恨道:“不够!我一家八口人都没了,一个人要用一百个警察的命来换,还不够!”

    “警察有好人也有坏人,你不分青红皂白,带走了无数人的性命,今天你走不了了!”

    “你们也是警察?不对,你们身上没警察的气味。”这老头打量我们道。

    我冷着脸道:“老大爷,你就是厉鬼庆三吧,八十多年前,你一家人被南山土匪冒充的警察杀光了,你把仇记错了!现在你该束手就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