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满嘴跑火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4本章字数:2512字

    这个会开的我浑身乏力,口干舌燥,现在总算明白那些领导们为什么喜欢整天捧个大茶杯了,那么能说不喝茶肯定要完蛋。

    下午我疲乏的回到家里,一双小手缠绕到我脖子上,为我轻轻的按摩着。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我最疼的潇潇了,她柔声道:“你一夜都没怎么睡吧?”

    “没有,只是没有你在睡的不舒坦而已。”我嘿嘿笑道。

    小妞还是面皮薄,撅嘴道:“不许耍流氓,告诉我想吃什么吧。”

    “你做?”

    潇潇脸红道:“我学着,莹莹做。”

    “不许拿老娘随意使唤,除非你从了我!”任莹莹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道。

    “休想!我是萝卜的!”潇潇腻在我身上道。

    任莹莹气呼呼的坐在我旁边不给我好脸色,这才是家啊,我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的氛围。很快,我就鼾声四起了。

    “起来,懒猪!”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叫醒了。

    任莹莹趴在我身上瞪着我,我惊讶道:“潇潇呢?”

    “被我支走了,不想看到你们两个腻在一起,我要吃醋的!警告你,她虽然是你的,也是我的!”

    “你个拉拉别勾搭了,死心吧!你有事?”我皱眉道。

    小妞咬着嘴唇,犹豫道:“我爸……要来看我。”

    “好事,食神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到?我去给他接风洗尘。”

    “今天晚上……你打什么心思我知道,你还想让我爸给你下厨?”小妞板着脸道。

    卧槽,想想都不行吗?我捏着鼻子道:“那就不想了,不过你这模样像是有事求我啊。”

    “我……骗他说我有男朋友了!”

    哈哈,让你满嘴跑火车,现在没法原回去了吧!我还在得意着,小妞扭捏道:“我说我男朋友家学渊源,父母都是院士!”

    日了个狗,这个妞这样把我拖下水了?我囧这脸道:“姑奶奶,你饶了我吧,你该不会还说我也是知书达理,整个一现代唐伯虎吧?”

    “差不多是这样的!”

    我立刻瘫倒在床上,无奈道:“你自己找几个荆条,晚上给你老头子负荆请罪吧。”

    “你起来!你还想不想吃我以后做的饭菜了!”

    我吧嗒下嘴,最近是给这个妞养的嘴刁了,她不在的那段时间我简直咽不下去饭。可是听她的话,我要是假扮她男友,这要求相当的高啊,估摸着很快就穿帮的。

    “你是个好人,帮我这个忙,以后是事都好商量嘛!”

    我皱眉道:“你爸爸待多久?”

    “他来看看就走的,用不了多久,你只要每天去学校报到,晚上回来陪吃个饭就成了。老爸肯定不会为难你的,说不定还亲自下厨,犒劳下你呢。”

    这个提议太有挑战性了,但是给予的奖励也挺有诱惑力,我咽着吐沫道:“一顿不够哦!”

    “没问题,这关要是过了,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不用你吩咐!”

    伸手和她握握,成交了!可是我实在是太天真了,就这样被她诓了!

    任莹莹的父亲任逍遥是咱们国家国宝级的厨师,国宾宴的掌勺人。他如今退休在家,第一次出远门,来看望任莹莹。

    我们一见面,老头那弥勒佛似得模样让我宽心不少,这样面相的人都很和善。

    我们接到人,上了车,任大爷就问道:“小冯啊,听莹莹说,你已经拿了那个哈佛的奖学金,马上就要出国去了?”

    面对任大爷的询问,我差点脑子没转过来,这个任莹莹已经不止是满嘴跑火车了。

    任莹莹眼睛没敢看我,我只好搪塞道:“国内这边挺忙的,暂时不出去了。”

    “为什么呢?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你父母可是院士啊,应该追随他们的脚步!”食神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我尴尬道:“其实我父母也是土生土长的南山人,读的南山大学,他们并没有外国的教育经历,但是他们一样能很有学问。莹莹也是南山大学毕业生,南大可的一些专业可不比外国的差吧?我爸妈说过,读书不讲究环境,自己能潜心读下去才是正途。”

    任莹莹悄悄朝我树了个大拇指道:“没错,爸,你那崇洋媚外的思想要不得!再说……他也舍不得离开我呢!”

    我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这个妞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任大爷点了点头大概觉得我父母在这方面的想法更靠谱点,支持道:“你们年轻人只要有这个想法就是好的,你们现在住在一起了,就要互相帮助,互相督促,我相信你们将来一定会比我这一代人更有出息。至少……不会像我一样整天端着勺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远庖厨!”

    “叔叔,您这是贬低自己呢!不做饭,这饭也不会从地里种出来就是熟的啊,再说您可是食神,全世界都有名呢。”

    先拍了下马屁,可是老头不享用,摇头道:“千万别这么说,咱们干这行,有多少苦说不出来啊!我现在已经味觉和嗅觉严重退化了,你们是有大出息的人,将来以你父母为榜样去努力吧!”

    这老头真是犟,我只好顺着口吻说道:“您说的对,我们两个一定努力!先带您去我们住的地方,等会再带您去订好的旅馆。”

    老头很满意行程安排,跟着我们进了小区。为了避嫌,潇潇先去了楠姐那,但是好巧不巧,虾哥这个时候来了。

    “哟,这不是任老前辈吗?”虾哥是吃过不少会国宾宴的,跟老头子熟。

    任大爷一看是虾哥,却没好脸色,绷着脸道:“小冯和你认识?”

    “那太认识了,我看着他长大的!他父母一直把他托付给我,我算是比价照顾他了。”虾哥都把我该说的都说了。

    老头不开心道:“你是管鬼的,有空管他这个大活人吗?”

    似乎听这意思,老头不喜欢虾哥这职业啊,我瞥了眼任莹莹,小妞撅着嘴一言不发。

    我大概看出来了,虾哥却毫无遮拦道:“我没空管,他就长不了这么大了,而且将来他还要替我去管鬼呢!”

    我怎么使眼色虾哥都当作没看到,任大爷这下不开心了,转头问道:“你跟着他进了司异局?”

    任莹莹机灵道:“爸……他还是大四学生,这不是要实习嘛,潘局长这里是熟人就在他那实习了。”

    老头的脸色还是阴郁着,背着手说道:“实习哪里不好实习啊,那个地方阴森森的,不是好人待得!”

    虾哥这下脸都绿了,拍着我的肩膀道:“凤梨啊,你在家好好陪陪你老丈人,晚上再来局里,有重要会要开。”

    老头把虾哥给气走了,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任莹莹的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端茶倒水,先把老头伺候好了,我找了个机会拽着任莹莹问道:“你爸和虾哥怎么回事?”

    “我大概没和你说过吧,虾哥有次在国宾宴上抓鬼,虽然抓住了意图闹事的厉鬼,但是那天的宴会彻底泡汤。那是我爸临退休前最后一次做菜,他对他恨之入骨了。而且虾哥这家伙太不知收敛,宴会那天居然把四个老婆都带去了!我爸一直跟我说这家伙道德败坏,就是个大流氓。”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任莹莹一直对虾哥印象不好,见面就喊他流氓头子了。

    不过我倒是对国宾宴上抓鬼这个事情很好奇,眼下不方便细问,回头找虾哥去。在家里,任大爷把我叫住,让我坐下来。看他一脸沉重,似乎有好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