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童子尿作药引(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0:59本章字数:2569字

    赵剑峰让罗进财把那公鸡拔了毛,洗净,全部肢解之后,取了鸡骨,弄出一部分来与那些药混在一起放在药臼里捣粘。

    罗进财不知道赵剑峰能不能把马致远的伤医好,可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自己的命运跟赵剑峰这小子彻底拴在一起了,赵剑峰走运,他就跟着走运,赵剑峰倒霉,那他就跟着倒霉。

    夏东也找了个借口过来看赵剑峰配药。他掏出烟来给赵剑峰,赵剑峰接了烟吸着,与夏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现在药已经配好,完全捣成了烂泥,根本看不出来。不过夏东是个聪明人,他去那些剩下的配料边上瞅了一眼,看看剩下多少,就大概猜出了各种成分的剂量。

    本以为赵剑峰马上就会给马致远上药了,结果一直捱到了吃晚饭,赵剑峰也没动作。夏东只好离开。

    吃了晚饭之后,赵剑峰对罗进财说,他要出去一趟。

    “剑峰,我可跟你说,要是你小子逃了的话,那也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也就被你连累了!你可得想好了!”

    “我干么要跑?杨总要开给我三十万的年薪呢!”赵剑峰诡秘的一笑。

    罗进财想想也是,有着这么优厚的待遇,谁跑了那岂不成傻子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可他还是不放心。

    “一个时辰之内吧。”他还吩咐罗进财在这段时间里做一项工作,做三块规定尺寸的竹板,再弄些绷带。

    罗进财心说,你小子不跟我论小时,却论起时辰来了!好吧,反正你在这南京城里举目无亲的,还有跑哪里去?

    凭着之前对南京城的印象,赵剑峰来到了郊外。他抓了几样接骨必需的野生药材之后马上就回到了明远集团的门卫。他趁着罗进财去厕所的空,把新采的那几样东西捣碎,加在了药泥里。

    带着那些药泥,赵剑峰在罗进财的陪同下来到了马致远的宿舍。

    因为马致远是杨总的保镖,自己住一个单间。

    此时马致远一个人躺在床上正看着电视,毕竟是练武之人,那点伤,还没有妨碍他行动。一进屋,罗进财就堆满了笑容向马致远讨好,而马致远却是阴沉着脸爱搭不理的。

    “你想不想让我一个周之内把你医好?”赵剑峰却没有多余的话,上来就直奔主题而去。

    “你以为我想在这床上躺一辈子呀!”马致远没好气的瞪了赵剑峰一眼。

    “那你可得听我的话,不然的话,你这伤就得一辈子落在身上了。”

    “赵剑峰,你要是给我医不好,我也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马致远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口气很硬。因为赵剑峰不但打伤了他,还让他丢掉了总裁保镖的饭碗。

    更可气的是,这事儿传了出去,他马致远将来也没法在道儿上混了。

    赵剑峰却只是笑了笑。

    他让马致远脱了上衣,伸手在那几根肋骨上摸了摸,用黄酒洗净,在三块竹板上涂了些药泥贴到了那三根骨折的肋骨上,又用绷带将那竹板在腰上缠了几圈。

    “这段时间千万不要用力,以免影响了骨骼生长,要是长歪了,那就只能砸断重新接了。很受罪的。”

    赵剑峰说这话的时候,马致远不住的拿眼瞪他:“你小子要是给我接歪了,我会先把你三根肋骨砸断!”

    “这么大的火气?是不是伤好了呀?”

    在夏东的陪同下,杨晓彤走了进来。

    今晚杨晓彤换上了一身长连衣裙,虽然不再是老板的风范,却更多出了几分淑女的温柔。

    她没再戴墨镜,这让她的脸庞更显俏丽。

    “杨总……”马致远顿时改变了脸上的表情,罗进财也赶紧问好。而赵剑峰却只是扫了她一眼,然后就跟没看见她进来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他找了一个杯子,将一部分药泥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掏出一个瓶子来往杯子里倒了一些黄黄的液体。然后又拿了一根筷子快速的搅匀了。

    “这是什么东西?”杨晓彤并不介意赵剑峰对她的冷淡,相反,她更欣赏他那份专注。在所有男人见了她都点头哈腰表示好感的时候,她倒是更喜欢赵剑峰这样的态度。

    她好奇的接过了赵剑峰手里的杯子,闻了闻,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同时用她那细白如葱的手快速的扇了扇自己的鼻子,“什么呀这是?这么骚!”同时把手里的杯子举得老远,生怕熏到自己。

    罗进财很看眼色,赶紧从杨晓彤手里接过了那杯子送到了马致远手里。

    “药引。”赵剑峰微微一笑。

    从杨晓彤的反应中马致远马上就猜到那肯定不是好闻的味道了。

    “赵剑峰,你在我的药里放了什么?”马致远几乎要从床上起来。

    “童子尿呗。”赵剑峰冷冷的说。

    “你个混蛋!竟然恶心我?”要不是杨晓彤在这儿,他会骂得更难听。

    “不想喝你就倒掉好了,反正伤又不是在我身上。”赵剑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马致远举起杯子来就要摔,罗进财赶紧跑上去护住了那只杯子,就像是护住了自己的饭碗一样:“远哥千万别摔!”

    “要是不想喝,那你就全扔了好了,反正我是不可能给你灌下去的。要想喝的话,每天两次,都是这个量。”说完,赵剑峰站起来转身就走。

    “远哥,良药苦口呀!这童子尿确实是难得的中药!这还是剑峰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弄来的呢!你放心吧,他要是敢害你,我也饶不了他的!”罗进财赶紧劝慰道。

    杨晓彤看着马致远那气急败坏却又无奈的样子竟然忍不住笑了。她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保镖竟然让一个小小的保安治成了这样。

    马致远看看杯子里那黄黄的药浆,当着杨晓彤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好一闭眼,仰起脖子,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他差点儿呕出来,让罗进财赶紧给他弄水漱口。

    “赵剑峰,要是一个星期之后我这伤还好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别看打不过赵剑峰,但要想惩罚这个乡下小子,他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放心吧,只要一个星期之内你的伤好了,杨总肯定还会用你的,因为我并不会开车。”

    当着杨晓彤的面,赵剑峰直接给他打了预防针。

    他知道,要是这小子破罐子破摔不配合的话,那他还真没有办法,所以他现在必须先给自己留出一条后路来。

    出了马致远的房间,夏东就问杨晓彤:“杨总,我看致远十天八日的是起不了床了。您看,能不能找辆破车让我抓紧教一教剑峰,让他接致远的班?关键是不能耽误了您的大事儿!”

    “找什么破车?就让他直接拿我的车子练就行,这样上手才快,不然,拿别的车子学得再好,也未必能开好我的车。”

    “杨总说得极是!那谢谢了杨总,我一定尽快把剑峰教会开车!”夏东像是接受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顿时心潮起伏的。

    赵剑峰跟罗进财两人跟在后面,却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剑峰,你给致远拌在药里的,真是童子尿吗?”想起马致远喝药时的那副样子,杨晓彤就忍不住想笑。

    “童子尿哪有那么好找,是老罗的。”赵剑峰朝罗进财一笑。罗进财刚想辩解,赵剑峰却瞪了他一眼,他赶紧哼哼哈哈的乱应了下来。

    “哈哈哈哈,你这家伙,可真够坏的!要是让致远知道你让他喝了老罗的尿,他不骂死你才怪!”杨晓彤已经笑得不行了,两手情不自禁的搭在了赵剑峰的肩膀上,人几乎要趴在赵剑峰的身上,完全没有了集团总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