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5章 一语道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0本章字数:2130字

    系好了浴巾,赵剑峰又回到了床侧。

    “剑峰,能不能跟我说说昨天晚上的事儿?你跟那个女的,叫什么晴的,什么情况?”夏菡认真的看着赵剑峰。

    赵剑峰没有对夏菡隐瞒什么,而是把整个过程都向夏菡说了一遍。

    “现在我只是不知道害张雨晴的那个人是谁,不过,今晚看霍公子的表现,好像与他有些关系。”

    “那也不一定,没有证据,凭空乱猜测可不好。对了,你是因为魏可凡才离开杨家的吧?”

    “是呀,我何必死皮赖脸的赖在那里弄得人魏杨两家不和?我又捞不到什么好处?”

    “呵呵,我猜,你一定是得罪了那个魏可凡了吧?那小子我是知道的,不但不务正业,而且心胸狭窄。像你这么耿直的人,是没法跟他和睦相处的。不过,我听说魏杨两家关系大不如从前了,而且杨晓彤好像并不怎么喜欢那个魏可凡的样子,一年都不会单独见次面的。”

    “嗨,这不啥事儿都让我给赶上了嘛。”赵剑峰苦笑了一下,“夏会长,我先给你把把脉吧。”

    说着赵剑峰就如一个老中医一样煞有介事的坐了下来。

    夏菡主动的把一条藕臂伸给了赵剑峰。

    赵剑峰两指轻轻的搭在了夏菡的玉腕上,半闭着眼睛仔细把了起来。

    而夏菡则静静的看着赵剑峰那张冷峻的脸。虽然说赵剑峰不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壮实身体,可他脸上那种干练的神情却是让夏菡很觉意外。她看出来此时赵剑峰已经全身心的在把脉了,根本无暇注意到她在看他。

    在夏菡的眼里,眼下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不可能有这么沉静的心神的。他这种沉静甚至都让夏菡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了。夏菡心说,这小子可挺会装的。

    一会儿,赵剑峰慢慢睁开了眼睛。

    “夏会长,你平时是不是不太敢吃生冷食物?”

    “是呀,有时候一口饮料还没有下咽呢,肚子就开始闹腾了。”夏菡好惊奇,他只是把了一下脉,就能说出自己的症候来了?就为了这点小毛病,自己可没少遭了罪。

    “所以肚子里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生出些闷气来,很不舒服。”

    “对的对的!会胀得要命!那滋味儿太难受了!”赵剑峰又一次说准了夏菡的症状。

    但赵剑峰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得意。

    如果说赵剑峰是一个熟悉夏菡的人,夏菡或许还不会多少惊奇,然而,这可是自己刚刚认识的一个年轻人呀?双方怎么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更何况自己这些症候从来没有随便跟朋友说起过的。

    “能治吗?”既然赵剑峰在没有询问的情况下都准确的说出了自己的症状来了,夏菡非常肯定这个年轻人就一定能有治疗的办法。

    只是现在她不知道赵剑峰会不会开出什么条件来,因为现在江湖上不少神棍会打着医术的幌子骗钱。不过,钱对她来说好像根本就不是问题。

    “这个很简单的,我给弄点丝瓜络煮水喝就会好的。”赵剑峰面无表情的说,他的手指依然搭在夏菡的手腕之上没有拿开,好像在那里继续诊断着什么。

    夏菡心说,老娘都三四十的人了,还怕你一个小王八犊子占便宜吗?谁占谁的便宜还不一定呢!

    “丝瓜络是什么东西?”

    “呵呵,就是老丝瓜里面的瓤弄干净了之后剩下的那部分,夏会长可能吃过丝瓜,却未必见过丝瓜络长什么样,等我拿些给你,你就知道了。”

    “不需要复杂的治疗就可以?”夏菡简直无法相信,困扰了自己多年的症状让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一个方子就给解决了?

    “不需要,只需要坚持喝几个周就没问题了。”

    “那你能不能给姐说说这其中的道理?”

    夏菡听得神奇,头脑却还是比较冷静的,如果这个赵剑峰说不出什么道理来的话,他的话也未必可信。

    “从表面看上去夏会长的病是因为胃寒,见不得生冷食物,但根本的原因却是经络不通所致,所以一见凉气就会全部积在了胃里。要是经络畅通的话,在那些凉气还未到达之时,其他地方的热气就会自然而然的迅速赶过来参与中和。这样你的胃就不会有那种淤积凉气的感觉了。”

    “哦——”赵剑峰一番病理分析,把夏菡说得恍然大悟。

    “所以,夏会长不需要其他暖胃的药物。”赵剑峰非常肯定的说。

    “那你看看我身上还有什么毛病没有?”如果说之前看了赵剑峰跟霍风的比武,让她对赵剑峰的功夫非常震惊的话,那么现在她却对这个年轻人的医术更感兴趣了。

    “我正瞧着呢。”他一直没有去看夏菡那张俏丽的脸,刚刚出浴的女子,那脸蛋儿红得甚是撩人,再加上夏菡那一双眼睛似是两潭秋水一般,赵剑峰不敢去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掉进去拔不出来。

    而这却给了夏菡一个不错的机会,在赵剑峰把目光投向别处的时候,夏菡倒是可了劲儿在盯着赵剑峰那棱角分明的脸看了个痛快。

    “你尽管实话实说,姐不会介意的。”夏菡生怕赵剑峰怕什么忌讳而不跟她讲真话。

    赵剑峰没有说话,直到两分钟之后,赵剑峰才慢慢睁开了眼睛:“恕我直言,夏会长身体里有些功能明显衰退了。这可不是好事儿。”

    “什么功能?”赵剑峰用的词儿太专业,让夏菡不由的吓了一跳。如果是肾功能的话,那可是要命的病!她不由的紧张起来。

    “夏会长不必惊慌。”

    “快给姐说说,到底我身体哪里出了毛病了?”正像大多数有钱人一样,夏菡并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夏会长应该至少有五年以上没有行床第之欢了吧?”

    赵剑峰此话一出,夏菡的脸当时就绯红一片。

    “如果我说得不对,请夏会长原谅。”赵剑峰看到夏菡脸色骤变,赶紧补上了一句。

    不到半分钟的工夫,夏菡的脸色就舒缓了过来,苦笑道:“你说的没错儿,已经八年了。不过,这有什么妨害吗?”

    “按理来说不行床第之事对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不少人还得益于此可以长寿呢。只是——”

    “只是什么?跟姐说话别吞吞吐吐的!”夏菡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