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2章 有人栽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2508字

    “张雨晴找到了,她的确是让警察带走的,不过,没事儿,我已经交待朋友了,她不会在里面吃苦头的。”

    接完电话后夏菡就告诉了赵剑峰。

    “姐,谢谢你!”赵剑峰激动得一把抱住了夏菡。那感觉好像张雨晴是他女朋友。

    夏菡有些不爽的撅起了嘴:“什么意思?好像她不是我朋友似的。”

    “不是菡姐,张雨晴是我带过来的,给你添麻烦了。”赵剑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刺激了夏菡,毕竟两个都是女人。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夏菡已经有些喜欢上他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明天我会亲自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现在警察找她的原因我们还不清楚。现在已经很晚了,睡吧。”

    “那——打通经脉的事儿,还继不继续?”赵剑峰觉得欠下了夏菡的一个人情。

    “不用急,等张雨晴的事情结束了之后再说吧。”

    虽然今晚收拾了肖文生,可毕竟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夏菡心里还是不解恨。张雨晴终于有了下落,她也不再那么着急。

    躺下之后,赵剑峰思前想后,总觉得今晚张雨晴被抓,应该与那个霍风有关系,不然的话,警察怎么会知道她在那儿的?张雨晴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

    赵剑峰没有想透就来了困意。

    第二天上午九点,赵剑峰开车带着夏菡就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人告诉夏菡,张雨晴涉嫌偷盗金凤传媒公司的财务被抓进来的,报案人当然是之前张雨晴所在的金凤传媒。也就是那个模特儿公司。

    “什么时候报的案?”夏菡问。

    “就是昨天晚上。”那民警说。

    “他们有证据吗?”夏菡亲自出面了,她可不会那么客气了。现在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是有人在陷害张雨晴。

    “目前还没有,我们正在调查。”民警说。

    “我希望你们能秉公办案,不要冤枉了好人呀。”夏菡已经猜到了是谁在背后搞鬼。

    “放心吧夏会长,我们一定会秉公办案的。”那民警既然知道了夏菡的身份,当然不敢顶嘴,而是相当的客气了。

    在派出所里,夏菡赵剑峰与张雨晴见了一面,一见到两个亲人,张雨晴就哭了起来。

    “丫头不用怕,警察肯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干屎抹不到人身上的!”夏菡不仅仅是鼓励张雨晴,她压根儿就不相信张雨晴这样的好孩子会行盗窃之事,一定是霍风为了报复他们而诬告了张雨晴。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赵剑峰还是非常担心张雨晴的情况,“姐,下一步怎么办?难道咱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雨晴被关在里面吗?”虽然没有蹲过局子,可赵剑峰也知道自从他那个时代,被官府抓进去就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现在是法制社会,他们不敢胡来的。二十四小时之后,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证明张雨晴偷了他们的东西,派出所必须放人!”夏菡非常肯定的说。

    “二十四小时?那不得等到晚上了?”现在赵剑峰已经习惯了时间的计量单位。一想到张雨晴被关在里面的孤独无助,赵剑峰心里就疼得难受。他与张雨晴素昧平生,可这几天认识之后,两人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那种朋友的依赖。

    “我们现在只能等了,你总不能从派出所里把人抢出来吧?那可是犯法的!”夏菡知道一些程序是必须要走的,可赵剑峰却无法接受。

    “张雨晴那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可能是小偷儿?他们这是诬陷!姐,有没有什么办法回制他们?”赵剑峰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拗头,这次明知道张雨晴吃了霍风的亏,一时间却没有报复的办法,他心里很郁闷。

    “能有什么办法?除非能够得到那个报案人的真实口供。不过这个太难了。他们一定会非常小心的。唉,要是能找个地方逼那个报案人说了实话并录下他的音来就好了。”这是夏菡目前想到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怎么录音?”赵剑峰当然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机器。对他来说,那根本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不会连手机录音的功能都没有使用过吧?”夏菡觉得这个赵剑峰有时候傻得太不靠谱了。

    “手机?我真不懂。”赵剑峰是一个老实人,不知道的,在夏菡面前他不会装懂。

    于是夏菡拿出了手机当场演示了一回。

    “他娘的,这也太神了吧?”赵剑峰让夏菡刚才的演示差点惊掉了眼珠子。如果放在他那个时代的话,这就是闹鬼了。

    “剑峰,看来我真得把你送出去培训一段时间了,我发现你有太多的东西不懂,这样怎么可能当好一个保镖呢?”夏菡第一次感觉到头痛了。她是认真的。

    “菡姐……我……一定听你的话。”赵剑峰看到夏菡那凝重的表情,知道了自己见识太少所带来的麻烦了。看来光凭着功夫好根本无法在这个世上生存。

    “剑峰,你功夫确实不错,姐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厉害的高手。那个肖文生在南京城里已经嚣张得不行了,而你却是三招两招就把他收拾了。可是,你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不是姐难为你,姐这也是为了你好。”

    在车上,夏菡把手伸过来握着赵剑峰的手安慰道。

    “嘿嘿,我知道,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又拍姐的马屁了不是?”看着赵剑峰那么感激,夏菡娇嗔的努着嘴道。她喜欢赵剑峰的真诚。

    “我这都是真心话,将来姐有什么事情,赵剑峰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动不动就在姐面前海誓山盟的,姐知道你一片真心就好了。”夏菡疼爱的在赵剑峰脸上捏了一下。现在她已经不再把赵剑峰看成一个保镖,而是一个蓝颜知己了。

    “咱们回家吧,正好没事儿,我可以帮姐先打通了那两段经脉。”

    赵剑峰觉得无以为报,只能出卖自己的手艺了。

    “现在张雨晴的事儿还没有办好,你肯定无法入定,算了吧,等这事儿过去了再说。”前面两次赵剑峰都出现了虚脱现象,夏菡不想再弄出什么状况来。“要是小李好好的,这些事情他一个人就办了,根本用不着我亲自出面的。”

    夏菡像是自言自语说了这么一句,而赵剑峰却明显的感觉到,夏菡这是在责怪自己什么都不懂,不能帮她一把。

    看到赵剑峰有些失落的表情,夏菡才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刚才的话一定无意间伤到了赵剑峰,“你可别往心里去,姐没有别的意思。小李是经过了专业的保镖训练的,许多事情比你见得多,突然没有了小李的帮忙,姐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等你以后培训过,肯定会比他强的。”她笑着在赵剑峰的手上拍了拍。

    此时赵剑峰才真正体会到,一个人要想让别人感觉到你的价值,那就得在各个方面让对方感觉到你的存在才行。就像张雨晴现在那么依赖他,还不是因为他能保护她的安全?

    “姐,再有四五天,小李就可以自如行动了,那时候我就去参加你说的培训。”现在赵剑峰都有些急不可待了。

    “有这么快?”夏菡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的药管用呀,我这可是祖传的治跌打秘方!”

    “祖传的秘方?我怎么没听说你祖上有行医的?”夏菡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