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1章 再露一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3179字

    “你来不光是为了看我的吧?”马致远心里感激赵剑峰的探视,却也没自作多情到那个地步,他知道,赵剑峰过来,肯定有别的事情。

    “要不是因为你,我用得着分身术了吗?”赵剑峰却抱怨起来。

    “杨总有事儿请你了?”马致远其实是忘了,早在两个星期以前,参加交易会的事儿就安排好了的。

    “明天我得陪你们杨总去广州,这苦差事本来该是你的,现在只能由我代劳了。”赵剑峰心里乐意,嘴上却表现得极不情愿似的。

    “峰哥,算了吧,杨总选了你,还不是因为她更信任你?”马致远有些吃醋的意思。

    “呵,你现在可不比从前了,差点儿把肖文生给打零散了,整个南京城都知道杨总的大保镖有多流弊,你却在这里穷叫唤!”赵剑峰说的是实话,能够跟肖文生在擂台上一拼的,整个南京城里也没有几人,而马致远却差点儿跟他打了一个平手,这得多大的实力?

    “呵,峰哥,我的实力确实长进了不少,可与你比起来那还不是班门弄斧吗?我就是再能耐,那点本事还不是多亏了峰哥你?杨总心里还是希望你能回来的,每次我给她开车,见她都有些不满意。我身手不如你,可我开车的功夫却比你强吧?可杨总偏偏不顺心。她现在没用你,怕是有苦衷。”

    赵剑峰何尝不知道杨晓彤是有苦衷,可他心里也明白,相对于魏杨两家的实力来说,他一个小小的保镖根本就微不足道了。

    从马致远的屋里出来,赵剑峰还是没控制住自己,走进了杨晓彤的办公大楼。

    既然杨晓彤都要他陪她去参加交易会了,现在过去打个招呼,至少知道明天走的时候准备些什么。

    杨晓彤正在那里闭目养神。赵剑峰的脚步停在她办公室门口时,杨晓彤慢慢睁开了眼睛,她似乎听出了赵剑峰那与众不同的脚步声。

    “杨总。”赵剑峰站在那里没有进去。

    “这么快就来了?”看到赵剑峰的时候,杨晓彤眼里显现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她赶紧从老板椅里起来,与赵剑峰一起坐到了前面的沙发上。

    “我没出过远门儿,不知道要准备什么。”赵剑峰这么短时间没有见到杨晓彤,竟然同样有些想念。

    “啥也不需要准备,只管给我当好保镖就行了。怎么,夏菡没有为难你吧?”虽然夏菡在电话里痛快的答应了,但杨晓彤知道,现在赵剑峰到了夏菡的手里,如获至宝,她能够从夏菡手里借出赵剑峰,已经算是很大的面子了。“对了,怎么想到去夏菡那里做事的?”

    赵剑峰没有想到杨晓彤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是不是想让我们杨家看看,我们杨家不留你,你照样可以很流弊?”杨晓彤与赵剑峰保持了不到半米远的距离,问这话的时候,杨晓彤一直盯着赵剑峰的眼睛。她能够理解一个男人那种不服输的好胜心理。

    “其实是金陵饭店的老板王总推荐我去的。夏会长是个不错的老板,我挺愿意为她做事的。”当着杨晓彤的面,赵剑峰没好意思说这是为了要保护她。他现在很怕被杨晓彤说他是自作多情。

    “剑峰,我爸那个人吧,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有些事情,他也为难。”杨晓彤把手搭在了赵剑峰的手上,如上次一样,“我们都不想让你离开。”

    “晓彤姐,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怪罪杨叔的意思。而且,我主动离开你们杨家,也有我的目的,但并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如果你也那样想的话,可就冤枉死我了。”赵剑峰抬起头来迎视着杨晓彤的目光。

    “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对我还要保密吗?”赵剑峰的话引起了杨晓彤的好奇心。

    “我想留在南京城里更好的保护你。”赵剑峰的眼里充满了真诚。

    杨晓彤狐疑的看着赵剑峰,笑道,“不会吧?赵剑峰,原来觉得你挺憨厚的,没想到这小嘴儿还挺会说的!”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是为了保护你。我不想让魏可凡那混蛋欺负你。”

    赵剑峰都被杨晓彤的目光压得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这样说出来,即使杨晓彤不笑话他这是自作多情,也会遭到杨晓彤的怀疑的。

    “你都做了夏菡的贴身保镖了,还说是为了保护我?鬼才信呢!”虽然不完全相信,可看着赵剑峰那无比真诚的眼神时,杨晓彤心里还是美美的。

    “只要晓彤姐一声召唤,我赵剑峰随时会到!”赵剑峰看到杨晓彤并不完全相信,只好再次表白。

    “跟姐说说,昨晚给人家治病,怎么却睡到人家床上去了?”杨晓彤娇嗔着,一双美眸盯着赵剑峰。

    赵剑峰心说,我睡到夏菡的床上去,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昨晚两人在电话里夏菡亲口告诉她的?夏菡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证明他赵剑峰已经成了她夏菡的人了吗?

    “我——当时是真累了,你不知道,行功治病是要命的活儿。”赵剑峰感觉到在杨晓彤面前越解释,好像他与夏菡之间越有问题似的。

    “那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看看病?我看你会不会也累倒在我的床上?”看到赵剑峰的窘相,杨晓彤倒乐了,从赵剑峰的表情来看,他不像是说谎,只是听夏菡说赵剑峰睡在她的床上时,心里稍稍有那么一丁点的不爽。

    “你有——什么病?”赵剑峰心说,你不会也跟夏菡一样,有两段天生闭塞的经脉吧?

    “你又没给我瞧,当然不知道了,没想到你给夏菡当着保镖,居然又成了她的私人医生了!让她花那么点儿钱雇了你,真是便宜了她了!要不,现在你也给我瞧瞧?”

    杨晓彤其实是在吃夏菡的醋,她总觉得这么值钱的一个高手,却让夏菡乘人之危拣了漏儿。

    说着,杨晓彤就把手递给了赵剑峰。

    “你——身上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赵剑峰不知道杨晓彤是真让他瞧瞧还是开玩笑。

    “你们中医不是挺神的吗?号号脉就能知道人得了什么病,还得病人说?”杨晓彤故意难为赵剑峰。

    “中医不是讲究望闻问切,号脉只是一种手段。”赵剑峰苦笑了一下。

    “你先给我号脉吧,我看看你是不是吹牛糊弄人的。”别看赵剑峰治骨折跌打之类的手段很神奇,可对于他还能治女人的病,杨晓彤就有些不太相信了。她甚至怀疑赵剑峰是不是借了治病的名义,去占人家夏菡的便宜。

    赵剑峰捏过了杨晓彤的玉腕,两根手指搭在上面,闭起眼睛,默默的感觉着她的脉象。

    看着赵剑峰那煞有介事的样子,杨晓彤就忍不住要笑,因为在她的经验里,那些厉害的中医,应该都是童颜鹤发的老年人才对,而赵剑峰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哪里来的临床经验?这不纯粹骗人吗?

    一分钟之后,赵剑峰睁开了眼睛。

    “看出来了没有?”杨晓彤戏谑的笑着问道。

    “你很健康。”

    “我就知道你什么都看不出来!”杨晓彤撇了撇嘴,现在她更加确认赵剑峰是糊弄人了。

    “你只是有一点儿小毛病。”看到杨晓彤不信他,赵剑峰不得不说实话了。

    “什么毛病?你可别胡说八道糊弄我哟?”杨晓彤还真怕赵剑峰信口雌黄一番,弄得她不知道真假。

    “你只是经事不调,时长时短,缺乏规律,而且每次来的时候都痛经,是这样吧?”赵剑峰一口气把杨晓彤的毛病说了出来。

    只是这一句话,杨晓彤就怔在了那里。因为赵剑峰说的一点儿没错。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几个女人没有这样的毛病?痛经的也不只她一个吧?

    “女人身上这也算是毛病?净会糊弄人!多长时间才算正常,谁不痛经呀?”杨晓彤不屑的反问道。

    “如果正常的话,女人的月事应该与月亮的变化有些关系的,而你显然超出了这个范围,而且痛起来也比别人厉害吧?”赵剑峰算是看来了,这个杨晓彤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不服他的诊断。

    杨晓彤不太了解别的女孩痛经厉害到什么程度,只是知道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那好吧,你要是能给我调得正常了,也不痛经了,那我就服你!”如果说看病有猜测的成分,那要是治病有了效果,才算是真本事。

    “这个很简单,只要我给你调理一下,很快就能见效。”

    “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的话,我就聘你做我的御医!”杨晓彤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道。

    “你又没什么病,要什么御医呀?”赵剑峰也笑了。

    “保健嘛。我不会让你白做的,会发给你工资。”杨晓彤心里其实也有打算,她虽然健康,却可以为她的家人看病。

    “把手伸过来。”赵剑峰把杨晓彤的胳膊牵了过来,看似随便的在杨晓彤的胳膊上几个地方来回捏把了半天,只是捏到某些地方的时候,她会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杨晓彤心说,这有什么呀?不过是按摩而已,还能治疗妇科病?

    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只是捏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她就觉得全身舒服得不得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次来的日子应该是明天,我给你这番调理,推迟了一个周,以后都会是阴历这个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