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7章 义盗帮老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3本章字数:3206字

    听说了杨晓彤受伤的事之后,聂卫民带着女儿聂蓉蓉亲自来到了赵剑峰的房间看望。

    可没想到赵剑峰抱着杨晓彤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把门关好,所以,毫不忌讳的聂蓉蓉竟然一步闯了进来。

    “不好意思晓彤姐——我——”一看到杨晓彤跟赵剑峰在那里嬉闹,聂蓉蓉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冒失了。

    聂蓉蓉听强子的描述之后,替杨晓彤担心死了,因为强子说杨晓彤都昏迷不醒了,她哪里想到让赵剑峰一番揉捏之后居然很快就恢复过来,虽然现在还是有些虚弱,但她心情甚好,所以看上去竟然不像一个刚刚还昏迷着的人了。

    “别客气,进来吧!我没事儿。”杨晓彤赶紧坐起来,却没有下床去。

    赵剑峰则赶紧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睡衣,很是尴尬。

    要知道,到现在为止,在赵剑峰的心目当中,作保镖的,那就是仆人,而仆人如果跟主人关系过线了,那就是很不应该了。

    所以,见强子他们进来之后,赵剑峰一脸的尴尬。

    尤其是聂蓉蓉,她朝着强子很是怀疑的瞪了一眼,那意思是在说,你不是说杨晓彤人昏迷不醒了吗?可我怎么看着人家活蹦乱跳的呀?

    她一个小姑娘哪里会知道赵剑峰手上有着怎样神奇的医术!

    强子看到了聂蓉蓉的埋怨,却不好辩解,只是很无辜的回望了她一眼,在告诉蓉蓉,我怎么知道她现在竟然是这个样子!

    聂卫民城府最深,进来之后,他所见到的杨晓彤的样子,与强子刚刚所描述的情形相去太远,甚至让他无法相信,这个杨晓彤竟然是刚刚被什么毒气熏晕了的女孩!不过,他还是非常关心的走到了近前。

    “杨总,真是不好意思,都是让小女拖累了你们,让你遭罪了。”聂卫民说得很真诚。尤其是刚才他进来之前,就看到了隔壁那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里面的确还残留着一种淡淡的奇怪的味道,就知道强子没有说谎。

    “聂总客气了,这不关蓉蓉的事,都怪他们太狠,给咱们下了连环套儿。坐吧。”杨晓彤很客气的让聂卫民他们坐下,聂卫民刚想客气两句,可聂蓉蓉却已经坐到了床沿上。

    “晓彤姐,我听强子说他们放了什么毒气?不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东西可不能大意的!”

    “是呀杨总,这事儿真不能大意了,去看看吧?”聂卫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一听女儿提醒,赶紧催促杨晓彤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真的有什么后果的话,他可真的是有责任的。

    杨晓彤却淡淡的笑了笑:“没事儿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身边就守着一个医生,去医院干吗?”

    让杨晓彤这么一说,赵剑峰既满足了虚荣,同时也有些害羞起来。

    “剑峰哥,你还懂医术?”聂蓉蓉立即瞪大了眼睛吃惊道。

    “我哪懂什么医术,只会揉揉捏捏的而已,杨总是开我玩笑呢!”赵剑峰赶紧半低着头辩解着。

    可聂卫民却多少有些信了,他相信强子刚才所描述的情形应该不假,而杨晓彤却恢复得这么快,固然与义盗帮所放的毒气不是致命有关,但应该与赵剑峰的及时救治不无关系的。这个赵剑峰看上去并不算魁梧高大,功夫却很不一般,那他再会点什么医术之类的本事,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呵呵,赵老弟,真是高人哪,可惜现在太忙,等有了工夫,我会专门把你请到我那边去,请你好好给我瞧瞧!”

    赵剑峰却连连摆手,笑着说:“你别听我们杨总祸害我了,我哪懂什么医术呀!”

    聂蓉蓉看着赵剑峰却不再追问,而是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

    大家稍聊了一小会儿,聂卫民便起身告辞:“杨总,好好休息下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聂总慢走。”杨晓彤也不客气,毕竟已经很晚了,而且明天还要面对义盗帮的约战。因为真正的战斗还远没有结束。

    杨晓彤身体虚弱没有下床,赵剑峰代她送客。

    到了门口,聂蓉蓉故意晚走了一步,凑近了赵剑峰小声问道:“你会看女人的病不?”

    她问这话好像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完之后,那小脸蛋儿也瞬间绯红一片。

    “谁有病?”赵剑峰不答反问。

    “只说你会不会?”聂蓉蓉有些强迫的味道了,她就是这脾气了,向来霸道。

    “会一点点儿!”赵剑峰倒不客气了,毕竟只是在一个小姑娘面前,而且他害怕聂蓉蓉纠缠,要是说不会,她肯定不信了。

    “那改天我找你!”蓉蓉得意的在赵剑峰的胸口上重重的拍了两下,笑着朝电梯走去,此时聂卫民跟强子都在那里等着她,不敢再让她落单。

    回到房间之后,杨晓彤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那一幕而觉得尴尬。可赵剑峰却不好意思了。

    “杨总,你是不是累了,该休息了吧?”

    听着赵剑峰叫她杨总,杨晓彤就知道赵剑峰又要与她生分了。

    “不累,这一折腾,倒是清醒了,没有睡意了。”杨晓彤故意笑道,“你要是困了,就睡吧,我给你站岗。”

    “那怎么能行,明天你还有更重要的工作呢!”赵剑峰知道,杨晓彤天亮之后还有可能与别人企业签合同,谈业务,一定很忙,今晚若是休息不好,明天就没有了精力。

    “其实你才是最累的,而且也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什么动静,我立马叫醒你就是。”杨晓彤现在一点都没有总裁的架子,倒像是与赵剑峰平起平坐了。

    “我没事儿,我早就养成了随时睡觉的习惯,一旦有什么动静立马就能醒来。”赵剑峰没有吹嘘,过去一直是这样的。这是他作保镖的一项基本能力。

    “你属狗的呀?”杨晓彤不由的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狗狗就有这样的本事,随时睡觉,随时醒来。

    赵剑峰并不讨厌杨晓彤的这个玩笑,所以听杨晓彤这么一说,他倒是得意的笑了。在他赵剑峰的潜意识里,自己就是杨晓彤的一条狗。他愿意时常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谁若是想伤害她杨晓彤,那他就会立即扑上去咬他一口。

    “要不,咱们一起睡吧,生死由命,宝贵在天!”杨晓彤像是忽然之间大彻大悟了似的,立即躺到了床上。

    赵剑峰将文件收好,放在了自己的枕下。如果再有什么情况,在保护好杨晓彤的同时,他可以随时先把文件带上。

    一夜无事。

    清晨起来,赵剑峰感觉格外的轻松,仿佛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从房间里一起出来的时候,赵剑峰有一种与杨晓彤做了夫妻一样的错觉,他连走路的时候都不时的小心观察一下别人的眼神。

    吃早餐的时候,杨晓彤他们跟聂卫民一家在餐厅里相遇。

    “杨总,如果有什么需要强子帮忙的地方,只管说话,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聂卫民开着玩笑说道。

    “谢谢了聂总,如果需要我会说话的。”杨晓彤是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女人,面对聂卫民的关怀,她没有太多的客气。更让聂卫民佩服的是,昨晚在房间里遇到了那样尴尬的事情,杨晓彤居然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

    聂卫民也是经常出差在外的人,他当然知道,一个老总带着异性下属出来,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桃色事情发生,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但凭着他的直觉,却总觉得赵剑峰现在好像与杨晓彤之间并不是那样的关系。

    吃过饭后,杨晓彤跟赵剑峰两人很快又回到了房间。而看着这两人的背影,聂卫民同时注意到了自己女儿聂蓉蓉的异样,她正对着这两人的背影在发呆。

    “今天你一步都不许离开强子。别再让别人分心了!”

    聂卫民说话之后,却没听见女儿的反应。

    “听见了吗?”聂卫民不得不重复了一遍。

    “嗯?什么事儿?”聂蓉蓉这才回过神来,因为刚才的走神儿,她不由的一阵脸红。

    聂卫民气得不再重复。

    强子赶紧小声补充道:“今天不要耍单,一直跟着我好了,我还得保护董事长!”

    “要不我跟着剑峰哥也行呀,他本事更大,强子哥就专门保护我爸好了。而且也能给杨总他们长个眼神儿什么的。”聂蓉蓉马上反应过来说道。

    “你去给人家添乱还差不多!”强子嘿嘿笑了起来。

    聂卫民却不再说话,他一直有一个经验,那就是用沉默来保持自己的威严。

    聂蓉蓉果然不再说话。昨天晚上一切事情都是因她耍单而起,所以今天她也不想再给大家惹麻烦了。

    上午九点,会展中心大门准时开启,九点半一些活动才会陆续正式上演。

    赵剑峰陪着杨晓彤一起来到会展中心,刚一下车,他正好看到了孙猴子扶着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从一辆路虎车上下来。

    “呵呵,正是冤家路窄呀!”赵剑峰不由笑了起来。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敢直接露面。

    赵剑峰马上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戴墨镜的男子就是义盗帮的老大李志,此人三十九岁,可由于酒色沾染太多,让他过早的步入了中年人的行列。

    “猴子,这就是你们老大吧?”赵剑峰笑着来到了孙猴子的面前问道。

    “在下李志,你就是传说中的赵剑峰了吧?”墨镜男上下打量着赵剑峰,一脸的得意。

    “不错,过来顺便告诉你,文件在这儿,看清楚了,别弄错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