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 寻找出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4本章字数:3384字

    “晓彤姐,是不是这两天还没有感觉到不舒服?”赵剑峰当然没有忘了自己给杨晓彤作的诊断。赵剑峰在前世就是修武兼修医,现在他又遇到了杨晓彤,他自然要在杨晓彤的身上发挥一下自己作为医术高手的本事了。

    “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杨晓彤当然忘了这茬儿。

    “这么说,你还没有痛经了?”赵剑峰干脆来了直接的。

    这一问立即让杨晓彤脸上红了起来。“没有。”

    “我就说吧,如果我调理正常的话,再过三天就差不多了。而且那种疼痛也会消失,同时也会变得规律一些。”为了不让杨晓彤尴尬,赵剑峰一本正经的说,好像他现在不是个保镖,而是一个老中医似的。

    “你真有那么神?不会是想忽悠姐吧?”杨晓彤不相信的瞪了赵剑峰一眼。中医的厉害她是听说过的,可在她的印象中,中医高手都得是童颜鹤发,留着长长胡子的长者。

    而这个赵剑峰简直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哪来的这等本事?

    “我忽悠你干嘛,我又没跟你要钱!”赵剑峰撇了撇嘴道。怪不得人说医不叩门,自己刚刚主动了一回,结果还是让人怀疑了。

    “对了,这是你的报酬,十万。”杨晓彤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卡来推到了赵剑峰的面前。

    赵剑峰当时就惊掉了下巴,莫名其妙的瞪着杨晓彤。

    “这次订单有你一份功劳,这是公司对你的奖励。”杨晓彤并没有跟赵剑峰说这回是多大的订单,更没说他给公司省了多少钱。但作为奖励,这确实只是赵剑峰给明远集团省出来的利润的九牛一毫。

    可这十万块,对于赵剑峰来说,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赵剑峰一再拒绝,杨晓彤最后不得不说,“你给企业带来的效益远远不止这些,这是你应该拿的!”赵剑峰这才把那卡勉强收了起来。

    回到夏菡那里之后,才知道夏菡并不在家。小李子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夏菡没用他开车,而是一个人开车参加应酬去了。

    饭后,张雨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赵剑峰也凑到了她的身边。

    “雨晴,告诉我,养你这样的女人,一年得多少钱?”赵剑峰是嬉笑着问的,而张雨晴则当成是赵剑峰跟她开玩笑了。

    “滚!谁要你养!”因为在普通人的意识里,这个养有着非常特殊的含义,而且带有相当的贬义色彩。

    “张雨晴,你可是跟我一起叫了爸叫了妈了,小红包都收了吧?现在又不认账了?”赵剑峰马上拿出这事儿来要挟她。

    “干嘛问这个?”张雨晴这才看出来,赵剑峰不像是开玩笑,而且也不是那种意思。

    “我听别人说,干你们模特儿这行的,一年费用不少,光化妆品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我既然要娶你作老婆,那我得先考虑挣钱的事儿呀!不然怎么养老婆!”说着赵剑峰又去勾张雨晴的小蛮腰。

    在平常人的眼里,一个平面模特儿,人长得高,又漂亮,一般男人都会望而生畏的,可当你真的与她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相互了解了之后,或许她就不再那么清高了。

    因为她们也是女孩子,从内心上来讲,她们与平常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你倒是挺顾家的,我喜欢!不过,还想不想娶两个老婆了?”说着,张雨晴又要去拧赵剑峰的耳朵。

    “不想了,在你这样的老婆一个就够了!”说完,赵剑峰抱着张雨晴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就亲了起来。

    张雨晴好像是在挣扎,可那小嘴儿却不由自主的凑到了赵剑峰的唇上。

    毕竟是两人有过了很是密切的接触,赵剑峰竟然大起了胆子,一只手伸进了张雨晴的怀里。

    两人正在嬉闹的时候,保姆正好从厨房里收拾完出来。赵剑峰这才收了手。

    张雨晴也脸红着从沙发上坐起来。保姆笑了笑,只当没看见两个年轻人的嬉闹。

    “那个,菡姐什么时候回来?”赵剑峰问保姆道。

    “没准儿,说不定晚上也不回来了。”保姆没有说谎,每次做饭,她都得提前打电话问夏菡请示一下。

    上了楼,张雨晴跟赵剑峰各自回了卧室。可躺在床上的时候,赵剑峰却睡不着了,虽然说与张雨晴在一起的时间也有些日子,可对于张雨晴的想法,赵剑峰了解的并不多,下一步他想给她另找一家模特儿公司。

    于是从床上爬起来,赵剑峰直接就去了张雨晴的屋。

    门是虚掩着的,赵剑峰轻轻推门就进去了,可床上并没有人,倒是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很大。

    赵剑峰自从那天在水库上与张雨晴嬉闹过一回之后,便忘不了这个姑娘的各种好,她那优美的身段儿,她那细腻的玉肌,还有她那温柔的性情,都让赵剑峰念念不忘。

    一种男人的冲动,让赵剑峰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张雨晴的浴室门前。

    他轻轻的推开了门,而此时的张雨晴却是闭着眼睛仰着脖子正在那里尽情的搓洗着,哗哗的水声掩盖了赵剑峰推门的声音——其实并没有声音。

    正在洗澡的张雨晴一览无余。赵剑峰站在那里直接看呆了。轻薄的水汽让张雨晴更显得如仙子一般,不过,她身体的各个部位却不朦胧。

    赵剑峰就像是欣赏着一尊精美的玉器一样,站在那里迟迟不肯离去,男人的冲动让他全身都要绷紧。

    张雨晴在搓洗的时候,身体上那些灵动的地方,都在轻轻的颤动,而且带着极其优美的旋律一样。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张雨晴无意间睁开了眼睛,她恍惚之间看到了站在她浴室门口的赵剑峰,吓得她尖叫一声,慌乱的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洗澡干嘛不关门?”赵剑峰朝张雨晴嘿嘿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一看是赵剑峰,虽然张雨晴的双臂还抱在胸前,可她心里的惊恐却是消失了不少。

    “我进来有五六分钟了吧。”赵剑峰得意的笑着,他并没有打算把目光从她那光光的身体上移开。

    “你个坏蛋!竟然偷看人家洗澡!”张雨晴半勾着身子,却没有转身回避,不知道她是故意要赵剑峰欣赏她优美的体形,还是忘记了应该遮拦一下。

    “谁要偷看了?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看好不?谁让你不关门的,不就是想让我进来看的吗?”

    “流氓,快出去!”张雨晴并不是那种恶毒的谩骂,而是撒娇一般。

    “哥不就是看看嘛,又看不掉你一块肉去!”赵剑峰还是赖在那里不走。这么好看的东西不看岂不是白瞎了!

    “再不走我可喊人了!”张雨晴已经把威胁变成了哀求。

    “喊人管什么用,小李子可是打不过我的。”赵剑峰坏笑着道。

    “求你了峰哥,人家还没洗完呢!”张雨晴这才开始半蹲着,尽量掩盖着自己那些不该让人看的地方。

    “洗完了还有什么看头儿!要不要哥给你搓搓背?”赵剑峰一只手撑在门框上依然看着张雨晴。

    “不要——”张雨晴可怜巴巴的看着赵剑峰。

    赵剑峰笑了笑,把门带上退了出来。

    但他并没离开房间,而是坐在了张雨晴的床沿上等她。

    尽管刚才自己跟张雨晴轻松自如的开着玩笑,可赵剑峰毕竟是个男人,他感觉自己要是再在那儿多站几分钟的话,说不定就会冲进去跟她一起洗了。

    张雨晴一个人在浴室里好久没有动静,刚才赵剑峰的举动的确是吓了她一跳,那感觉就跟那天在赵剑峰的老家村外水库坝上的情形差不多。

    可不知道怎么的,张雨晴在轻度的紧张与害怕之中,似乎还有那么几分渴望。

    她可是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对于男人,她同样有着几分好奇。

    让自己静了静之后,张雨晴这才慢慢的冲洗了出来。

    当她裹了一条浴巾走出浴室的时候,她还拿眼瞪着赵剑峰。

    “干嘛不去睡觉过来骚扰人家?”她并没有回避赵剑峰,而是坐在了床沿上离他很近的地方。

    “你洗澡给谁留的门?不会是小李子吧?”赵剑峰侧脸打量着肩膀上还有清澈水珠儿的张雨晴。她的身上散发着沐浴液撩人的清香。

    这可都是夏菡的高级货。估计平时张雨晴跟她那些模特儿同事们都用不起的好东西。

    这种东西会超乎想象的蛊惑男人的。

    “你这坏蛋!”说着,张雨晴又要去拧赵剑峰的耳朵,这是张雨晴的习惯动作了。赵剑峰一把将张雨晴搂了过来。

    “再拧我耳朵,我可要动粗了!”让赵剑峰这样一搂,张雨晴那瘦弱的身子整个就横在了赵剑峰的腿上。

    “你不怕让菡姐知道了,小心罚你!”张雨晴幸福的看着赵剑峰,从她的眼睛里,赵剑峰似乎看到了那隐隐约约的渴望。

    他有些不敢造次了,他倒不是害怕被夏菡知道,而是他不想自己被这个小妖精拖下深渊。

    赵剑峰慢慢的把张雨晴扶起来,还替她整理了一下那刚刚弄开的浴巾。

    “跟我说说,你所知道的模特儿公司都有哪些,你希望进哪一家?哥给你去联络。”在替她整理浴巾的时候,赵剑峰的手指有意无意的碰了她一下。他感觉像是玉贴到了自己的手上。

    “我可不想去了!”张雨晴嘟着嘴道。

    “不去怎么能行,难道你就这样天天呆在夏会长这里当寄生虫吗?十天半月是没问题,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放心吧,如果你看中了哪一家,菡姐肯定会有办法的。总不会都是虎狼之穴吧?”赵剑峰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那要是我去了别的公司,还能天天见到你吗?”张雨晴忽闪着大眼睛问道。此时她更像一个没离开过妈妈怀抱的小孩子。

    “你要是每天见面都让我好好的吻一个,我当然乐意跟你见面的!”

    “赵剑峰,你能不能不这样动不动就用下三路考虑问题呀?”张雨晴娇嗔着在赵剑峰背上擂了一拳。

    “我是男人。”赵剑峰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