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 保镖的职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5本章字数:3537字

    十几个小时之后,赵剑峰陪着文女士从温哥华机场出来上了一辆的士。

    按照文女士的吩咐,车子直奔一处别墅。

    与中国的别墅很不同,文女士家的这处别墅完全被掩映在一片树林之中,如果从稍远一点的地方看去,只有时隐时现的屋顶与院墙。

    在赵剑峰跟文女士到达之前,早有一个中国女孩住在那里,文女士告诉赵剑峰,那是她的佣人,而且目前必须住在她这里的。平时都是由这个叫王颖的女孩照看并收拾房子。

    王颖长得不算出众,但也称得上美女,至少在赵剑峰看来并不讨厌。

    赵剑峰只听王颖叫文女士文姨。赵剑峰也只知道自己的这个雇主姓文,但他可不想跟着王颖叫文姨,却又怕叫她文姐她不乐意,于是赵剑峰只好打哈哈。

    两天之后,赵剑峰跟文女士才倒过时差来。那天早上,赵剑峰无意间从文女士的一份证件上看到她的中文名字叫文燕,于是就随口叫了一声燕姐,当时文燕不由的一愣。不过很快她又笑了,算是默认了赵剑峰对她的这个称呼。

    吃了饭后,文燕说要赵剑峰陪她出去办几个手续。别墅里有两辆车子,一辆是专门供佣人买菜的车,一辆是高级轿车,是文燕的专属。加拿大虽然也是左舵,但赵剑峰并没有加国的驾照,所以车子只能由文燕开着,赵剑峰坐在副驾驶上,承担保镖的职责。

    一边开着车子,文燕就跟赵剑峰聊了起来。从赵剑峰的家庭到他之前的工作。

    “原来你还没成家?”文燕明显比刚认识赵剑峰的时候态度温和了许多,现在两人更像是朋友的关系。

    “女朋友还没有呢。”赵剑峰如实说。

    “等遇到合适的了,姐给你介绍一个吧。”文燕说。

    文燕实际年龄四十岁,可看上去却不过三十三四的样子,保养得相当不错。如果跟那些被生活所压的女人站在一起,说她不到三十也会有人相信。

    赵剑峰从来不主动打听文燕家的情况,这让文燕很欣赏他。

    “你跟子琪是怎么认识的?”文燕问道。

    赵剑峰愣了一下,问:“子琪是谁?”

    “呵呵,我儿子,冷子琪。”文燕说。

    赵剑峰这才恍然大悟,只是没有想到,冷少居然有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于是赵剑峰就说两人是在跑车俱乐部认识的,但他并没有说明冷子琪输给他跟苏小宁两辆跑车的事。

    而两人正在谈笑的时候,却突然有一辆车子快速的超到了文燕的车前,那速度之快,让赵剑峰都吓了一跳。

    那车子在超出了大约不到一华里的距离之后,居然猛的折了回来,而且是与文燕的车子对头开了过来。

    赵剑峰作为文燕的保镖,时刻绷着自己的神经,冷少特意让他陪着他母亲来加拿大办事,想必是有些担心的。

    “那辆车子不对头呀!”赵剑峰马上提醒道。

    因为刚刚超过去的时候,赵剑峰就觉得那车子的速度很不正常了,这会儿又折回来,赵剑峰当然有所提防了。

    而文燕毕竟是女人,让赵剑峰一提醒她更慌了,方向一阵乱打。赵剑峰一看不妙,赶紧夺过了方向盘,那辆对开的车子擦着文燕的车身就窜了过去。

    “停车,到这边来!”

    好在路上车少,赵剑峰立即让文燕刹了车子,一把将文燕从驾驶座上抱了起来,几乎是生生的塞到了后面座上,而他驾驶了车子。

    很快那辆车子又折了回来,显然是冲着文燕的车子来的,赵剑峰左晃右晃,好几次他想与那辆车子来一个鱼死网破,可考虑到车上还有文燕,免得她受伤,他只好竭力躲避,大约几多里路之后才算是把那辆车子甩掉了。

    而文燕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燕姐有什么仇人吗?”赵剑峰停下车子之后还是心有余悸,毕竟他没有加拿大的驾照,没法开车,刚才那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我怎么知道。”文燕惊魂未定,一个劲儿的捋着自己的胸口。刚才赵剑峰并没有看清那辆车子的号码,更没有看清那个开车人的面目,他只看到是一个男子。

    不过,有了这事儿之后,赵剑峰意识到这趟活儿还真不好干。

    “还去吗?”赵剑峰问。

    “不去怎么办?早晚的事儿,进了市区,应该没问题了。”文燕好像是经历过事情的女人,在一阵惊恐之后,依然坚持把今天的事情办完。因为她知道,这趟来加拿大要办的事情,即使拖到了下次,依然还会有这样的危险,子琪已经跟她说过,这个保镖赵剑峰是很有些实力的,他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后面换了文燕开车,果然没再发生前面的事情。不过回来的时候,赵剑峰在往回赶的路上,还是冒了一回风险,他亲自开着车回到了别墅。

    中午文燕没有吃饭,而是直接睡了一觉,她并不是因为时差问题,而是上午那事儿让她受到了一些惊吓。

    到了晚上,赵剑峰刚刚睡下的时候,却听到了有人轻轻的敲了他的门。一问才知道是文燕。

    赵剑峰开了门,刚开了灯,文燕就阻止了他:“不要开灯了。”

    赵剑峰只好这样黑着灯让文燕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在那屋里怕得要命,我能不能在你房间里睡?”

    文燕像是在征求主人的意思。

    “可以。”赵剑峰完全能够理解一个女人在受了过度惊吓之后的心情,就算是一个男人,也极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只是,这屋里只有一张床。”

    赵剑峰很为难了,毕竟文燕是自己的雇主,与女雇主睡在同一张床上,那可是大忌。

    “我就在沙发上吧。”文燕现在只想保证自己的安全,哪还顾得多么舒服了。

    “别,还是你睡床吧,我在沙发上。”赵剑峰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下人,而对自己的雇主却是百般照顾,不肯让她吃一点苦头,毕竟是女人。即使不念这个,赵剑峰还在来加之前接了冷少的十万报酬呢。如果不能好好的照顾这个女人的话,他都觉得对不起那十万块钱了。

    就那样,赵剑峰在沙发上躺了一宿,而文燕则在他那张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

    天亮之后,文燕很感愧疚,对赵剑峰也格外热情了一些。

    之后赵剑峰又陪着文燕办了几件事情,每次出去,都是他来开车,以保证行车的安全,反正路上很少遇到有警察查驾照。

    现在他只能冒这个险了。

    赵剑峰做事非常小心,虽然车子每次开回来都是进院子里的车库,可在出车之前,他都要仔细的检查一遍车子外面有没有被人做了手脚。当然,如果在进基地训练之前,这些事情他想都不会想到的。

    从第一晚上开始,文燕就一直跟赵剑峰睡在一个房间里,包括洗浴,都是共用一个浴室,无非是先让文燕洗了之后,赵剑峰才去冲洗。

    但文燕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先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折腾一番,给佣人造成一个她一直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假象,她不想让那个叫王颖的女孩知道自己是跟赵剑峰睡在一起的,虽然两人并没有亲密的接触,但一男一女住在一个房间里,无论如何都是一件说不清的事情。即使明知道王颖轻易不会把这种事情说出去,可文燕也不想担那样的风险。

    女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动物,当一连这样住了几晚,赵剑峰表现得规规矩矩的之后,文燕那颗心却不由的躁动起来,其实在最初的那几晚上,每当入睡之前,她都曾经想象过赵剑峰会半夜爬到她的床上来与她行苟且之事的。

    她早就打算过了,即使那样,她也决不会去告发这个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男孩儿,她开始有些喜欢他的木讷了。当然,开始的时候,对于那种事情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男子在达到了那样的目的之后会不会为掩盖事实而要了她的命,但慢慢的在安全了之后,文燕却有些不甘心了。

    作为一个进入中年的女人,她早就很少得到自己男人的雨露覆盖了,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那个男人身边会有多少女人,但她却知道一定不少。她这副身子,早就已经远离了那个男人的爱,她甚至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还能记得起她。

    还好,处房产总算是给了她。

    但女人并不仅仅满足于这些。

    睡到半夜的时候,女人去了一趟卫生间,再回来的时候,她就坐在床沿上看着沙发上的赵剑峰。

    “少年,到姐的床上来吧,天天睡在那里怎么受得了?”文燕的声音很轻,但沙发上的赵剑峰却听得很清楚,从她穿着睡衣起来去卫生间的时候,他就一直醒着的,因为每时每刻他都得要保护这个女人的安全。

    “不用了燕姐,我习惯在这上面睡。”赵剑峰翻了个身,面冲着墙,避开了对面黑暗中依然妖娆的女人的身影。在这样的黑暗中,男人的雄性荷尔蒙会分泌得更加旺盛。

    然而,背后却渐渐有了动静,是文燕朝他走了过来,赵剑峰装作没听见,努力闭着眼睛。

    可很快,穿着薄薄睡衣的文燕的秀发已经撩到了他的脸上。而且他也感觉到了她那薄如蝉翼的睡衣被一种温热的柔软压在了他的身上。

    “你这样姐会心疼的!”文燕的脸也贴到了赵剑峰的腮上。在夜里,这种情形让赵剑峰忽然之间像是被打了鸡血。

    再继续这样静静的躺下去,完全不可能了,不然的话,这个女人一定会嘲笑他是一个假男人!赵剑峰猛的翻过了身子,他吸闻着女人身上那种自然的芳香与高级香水的混合味道,顿时有了醉意。

    “燕姐,我们可只是雇主与下人的关系,我是拿了你们家钱的。”赵剑峰好像是在劝自己。

    “这是姐心甘情愿的好吗?要是你能让姐高兴,姐不会少给你一分钱的。”明明提到了钱,可那话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干净。

    “我要是这样,可真的就犯规了!”赵剑峰明明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形,可他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拿捏一下。

    “你是故意要急死姐的吧?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却这么阴!别磨蹭,快抱姐到床上去。”文燕已经轻轻的咬住了赵剑峰的耳朵,那架势,他要是不听话,她就会这样扯着他的耳朵过去了。“别忘了,雇主的要求可就是保镖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