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夜半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903字

    刘晓莉,你要干嘛?

    我敲她的门。

    过了半响她才打开门,而且只打开一条缝,身子堵在门口,明显是不想让我进去的架势。

    “那袋子怎么回事?怎么有血?”我开门见山的问,观察她的表情。

    她明显呆了下,我看到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下。

    “……啊……血……啊!对了!我下午买了很多牛肉,很新鲜的,估计是里面的血水吧!不好意思啊天哥,我马上去给垃圾桶清理干净。”她一脸歉意。

    我看着她抱着垃圾桶匆匆出门的背影,感觉有点陌生。

    晚上我洗完澡,正穿着浴袍在吹头发的时候,刘晓莉进来了。

    “天哥,我肚子疼,你屋里洗手间能让我用下吗?公用洗手间,小马在给他那个宠物狗洗澡,洗了好久了。”

    这套大房子里共有两个卫生间,一个在我卧室里,一个是其它三家共用的。她嘴里的小马也是我的租客之一,名叫马建国。养了只萌蠢的萨摩。小马本是个屌丝,这一段时间靠发他家萨摩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聚拢了大量人气,也有人找他打广告了。我估计他很快要从这里搬走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吹头发,刘晓莉进了洗手间没多久就出来,然后匆忙走了。

    吹完头,我走进洗手间,往脸上抹润肤乳。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洗手间少了样东西。

    我最近压力比较大,经常掉头发。刚才洗澡的时候就掉了不少,我好奇心大起,准备数数掉了多少根,就把它们放到了肥皂盒里,准备洗完澡了数下。

    现在我发现不见了。

    刘晓莉拿我的头发干什么?

    “天哥,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啊?我有个朋友算命算得可准了,她给我算的都算中了,我也让她帮你算算。”晚上我要睡觉前,刘晓莉又溜进来,嬉皮笑脸的问我。

    看着她娇艳如花的脸,我忽然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个词。

    “罂粟。”我脱口而出。

    “什么?”

    “没什么。我夸你很美。生辰八字我不懂,我只知道出生年月日。要阴历还是阳历?”

    “嗯嗯,出生年月日也行的。我朋友自己会换算。”

    “1987年1月21日,晚上8点生。”

    “谢谢天哥!她算完了我会告诉你的!么么哒!晚安,快睡吧!”刘晓莉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我关了灯。

    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我。

    “天哥,天哥……”

    声音忽近忽远,带着种不真实感。

    “别烦我,一边去。”我正做着美梦,被有人打扰自然很恼火。不过这声音像是跗骨之蛆,挥之不去,一直在我耳朵响。

    嗯?不对啊!我睡前明明是反锁了房门的,谁会半夜在我耳朵边和我说话?

    想到这里,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刘晓莉坐在我的床边。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床边,她背对着月光朝我坐着,看起来分外的朦胧,也分外的美。

    “你干什么?半夜装神弄鬼?”我心情很不好,冲她吼了一句。

    刘晓莉的表情很奇怪,看起来像是在犹豫,眼神很茫然,不过片刻后像是下了决心。

    “天哥,我送你个礼物。你应该会喜欢。”她朝我怀里塞了个东西,然后对准我头顶抓了一下。“我也从你这儿取走个东西,这样大家两不亏欠。”

    她的樱唇深深印上了我的唇。“谢谢你。”

    然后,她转身就走。

    这尼玛什么跟什么?我有点火大,凭什么都是你自己在自说自话啊?我同意了吗?

    我站起来,伸手去抓她肩膀,“你给我等下!”

    这时,我的手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是墙。

    墙壁冰凉的触感让我的神智清醒了些,我一激灵,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头挨着枕头。

    原来是个梦。

    拿出手机,我看了下时间,是凌晨4点左右。这正是一天里面最黑暗的时刻。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被人取走了什么东西,让我有种虚弱感,我禁不住又闭上眼睛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总算好了一些。想到昨晚那个梦,一大早我就出了门。

    不过今天出门后,我明显感觉到和平常有些不同。

    我虽然长得还行,身高也不错,有1米8左右,但是性子很冷,身上自然而然透出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从小到大虽然也不是没有人主动和我搭讪,但是次数也不多。

    而今天出门后,从出小区开始,到换地铁,等公交,一路上,我先后经历了问路、借手机看时间、借钱买地铁票,以及直接的搭讪。

    我敢说,之前的20多年被搭过的讪也没有今天一天多。搭讪的人虽然也不能说个个都很漂亮,不过还是有几个能看的。

    我摸了摸脸,脸上也没有金子。

    没多久,我到了中关村的大卖场。这儿什么电子设备都有,当然骗子和假货也很多,不过我有熟人。

    在逃离了众多推销员的围追堵截后,我终于走到了发小汪胖子的店里。

    汪胖子和我从中学就是同学,大学毕业后我俩先后来了北京,他在中关村开了个卖各种电脑器材的铺子,生意不算特别好,不过也能过得去。

    我向他买了针孔摄像头和监控器。

    身为多年的发小,汪胖子没有说啥,马上给我拿了出来。他一边拍我的肩膀一边哈哈大笑,“你小子啥时候喜欢干偷窥的事儿了?当初上学的时候看着可乖的很呢。现在学会看女人啦?”

    “不是,我弄摄像头是为了看点东西,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他想歪了。我并不是偷窥狂,而是现在的刘晓莉让我觉得陌生。我喜欢一切事物都在我掌握的感觉,所以我必须知道刘晓莉在做什么。

    “随便你吧,看啥都行。我给你弄的是最好的,无线的,用起来也简单。”胖子递给我一支中南海。

    “对了,电脑里的东西被人删了,你能帮我恢复不?”刘晓莉变得奇怪后,我想到了那个视频。仔细想下,好像就是看完视频后刘晓莉才变成那样的。我想调出那视频仔细看下,不过发现刘晓莉已经给我删除了,回收站也清空了。我对电脑不是很擅长,胖子倒是很懂。

    “小意思,没问题。不过我下午得出差回老家一趟,有点事。”胖子想了想,“我一周后回来,到时候你把电脑拿过来吧。很简单的。”

    “好。”

    这时候他有顾客上门了,我就不打扰他工作,背着摄像头之类的走了。

    回到家,我掏出备用钥匙,轻手轻脚的进了刘晓莉的房间。

    “咔嚓”一声,门开了。

    我轻手轻脚的进了屋。

    暗。

    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冷。

    这几乎是我随即而来的想法。

    刘晓莉的房间窗户向阳,采光不错,当初我租给她的时候还特意加了价。如今窗户被厚厚的黑色遮光布挡的严严实实,一丝光线也进不来。

    眼下是五月份,北京的夏季已经到来,我在屋里也开始光膀子。刘晓莉的屋里却跟冰窖一样,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喷嚏。这屋里也没空调。

    屋里很凌乱,各式动漫周边把这个不到20平的次卧塞得满满当当,一人多高的蓝胖子公仔、粉红的kitty猫玩偶、V字仇杀队的面具等等,看得出来是个二次元美少女的房间。不过这些跟真人差不多高的公仔们静静矗立在黑暗的屋子里,不会让你觉得萌,反而有点恐怖。

    蓝胖子嘴角上扬,一双绿豆眼斜着窥探我。没有嘴的hellokitty就那么端坐着,静静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那个特大号的V脸面具,被挂在墙上,表情似笑非笑,空洞的眼窝像是两个黑洞,让我浑身不舒服。

    除了公仔和家具外,屋里最显眼的是个精致的神龛。神龛上摆放着四色蔬果,两旁点着足有小孩子手臂粗的白蜡烛,微弱的火苗跳动着。

    屋里香烛味很重,地上还散落着没有燃尽的纸钱。

    屋里的寒气越来越重,我刚出的汗把衣服弄湿了,贴在身上黏糊糊的别提多难受,我不想在屋里多耽误,打量了会儿,最后把针孔摄像机小心的放到了她的大衣柜顶上。从这个角度可以俯瞰刘晓莉的屋子,基本上没什么死角。

    装好后,我刚要离开,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神龛上贡品,蜡烛,香案什么的都有,唯独没有见到她供奉的东西。

    这不科学。

    在哪儿?

    我的目光在屋里扫了半天,最后落到了那个笨重的大衣柜上。

    在里面扒拉了半天,在衣柜深处,我拿出了个神案。神案的托盘上,放着一块红布。

    我扯开了红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