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895字

    拉我衣角的不是小马,而是另外一个人。

    不,他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这个人竟然是前几天我们小区死的那个程序员。

    对,不会有错,他的脸长得很有特点,额头上大大的美人尖,眼角还有个大黑痣,看起来跟戏文里的媒婆一样,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只不过他现在的脸色煞白煞白,嘴唇乌黑,两眼发直,怎么也不像是活人。

    最重要的,他瘦的和骷髅一样,浑身都是瘦骨嶙峋的骨架。看到我盯着他看,程序员咧嘴笑了下。这一笑不打紧,他脸上薄薄的那层干皮被撕裂,直接露出了红白相间的牙床。

    我这两天神经一直紧绷着,到现在再也承受不住了,“啊”的一声大叫起来。说是大叫,当发出声音的时候我才发觉,喉咙又干又涩,声音几乎是哑的。你可以试试,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人是发不出声音的。

    “小伙子,我本来和你还有点眼缘,不想动你,你好死不死的跟过来干嘛?大叔我刚才还费了点力气用妖蛾蛊布置了点迷雾,不想让你跟过来。啧啧,真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长了。”

    一个穿着灰色练功夫的中年男人从死去的程序员背后缓缓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他正是在盛唐一直盯着刘晓莉看,然后还和我对视过两眼的人。

    只不过,他和这个死了的程序员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俩会一起出现?还有,他刚说什么妖蛾蛊,迷雾,这么说,他是玩蛊的?

    这时候月上中天,是月光最亮的时候。在月光下,我看到几只灰扑扑的蛾子在他身边上下翻飞,想来就是他说的什么妖蛾蛊。

    知道是活人作怪,我的心情也就没刚才那么激动了。

    “你……要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强忍着恐惧说出这句话。在说话的间隙,我忙里偷闲看了下小马和妞妞,却发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晕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能留你。”中年男人手一指,那死掉的程序员猛的上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动作简直快的离谱,我刚动了念头要躲闪,脖子已经被这死鬼狠狠掐住。

    寒。已经不能用冷来形容了,这是种刺骨的冰寒。脖子被他抓住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身上的热量在快速散去。

    “我要死了吗?”这是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想法。就在我马上要失去知觉的时候,那个死鬼程序员忽然哀嚎一声,松开了手,退后一步。他恶狠狠的盯着我的脖子,嘴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我伸手摸了摸脖子,摸出来一块玉佩,恍然大悟。这玉佩是我小时候,我姑姑去武当山帮我请回来的,嘱咐我一直戴在身上。后来过了没多久,姑姑就病故了。从那以后我就片刻不离的戴着,到现在已经20年了。

    不过现在,原本莹润的玉佩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很明显,是它帮我挡了一灾。

    那死鬼程序员打量猎物的眼光死死盯着我的脖子,嘴里的犬牙开始摩动起来。我额头上的冷汗淋漓掉下,把那玉佩紧紧握在手里,双眼眨也不敢眨。

    这时候,一股强烈的阴气从仓库里席卷出来。这阴气已经不再是纯粹对人心理的影响,而是有型有质的了,形成了股阴风。阴风把仓库的门吹得当当乱响。

    半空中的月亮,此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夜色像墨一样,浓的化不开。眼下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

    “阴月阴日阴时交配?”中年人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看到程序员还要冲我再扑过来,我咬破了中指,把血涂抹在玉佩上,挡在身前。

    “一会儿我再收拾你!”这时,中年人一挥手,那程序员忽然消失不见。我紧绷的心刚松下来,只见几只灰扑扑的蛾子朝我飞过来。蛾子翅膀一振,一蓬灰色的类似粉尘样的东西喷到了我鼻子里。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躺倒在地上。

    看到我倒下,中年人急匆匆的走向仓库。

    “不能晕过去,不能晕过去!”我几乎马上就要不省人事,脑子晕眩的厉害,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只剩下最后一丝微弱的意志提醒我,如果晕死过去,那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我用力咬了下舌尖,难以忍受的剧痛让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不过脑子也稍微清醒了一点。我的身体无意识的在地上扭动着,头忽然碰到了个毛茸茸的东西,嗯,还是温热的?

    我这时候脑袋浑噩噩,想了会儿才想到这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什么。

    是妞妞的大腿。

    一个想法忽然闪电般的从我脑海里掠过。

    我用尽全部力气,猛的转过头,一口咬在了妞妞的大腿上!

    这一口把我全身的劲儿都花光了,我马上就要休克过去。不过在晕死前的最后一秒,一口腥腥热热的液体流到了我嘴里。

    妞妞的血。

    狗血。

    据说,黑狗血有辟邪的作用。寻常的小法术和鬼把戏,用黑狗血一泼,立马现形。

    妞妞虽然不是黑狗,好歹是条狗,我也是赌一把。那妖异的蛾子洒出的粉尘肯定是种法术,我就赌妞妞的血能不能破除这个法术。

    谢天谢地,我赌赢了,不然今天真得交待在这儿了。

    狗血确实有效,我脑袋的晕眩感快速消退,清醒了很多。不过即使这样,刚才又是惊吓又是中毒的,我身体也很虚弱,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时候,天更黑了。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呜呜的风声,雾气也渐渐大了起来。

    仓库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大叫。

    我心里一紧。这大叫是陈捷发出的。他叫的非常凄惨,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是在杀猪。

    眼下的事态已经不是我能参与的了。我恢复了些力气后,赶紧去摇小马和妞妞,可是他们两个依然昏迷不醒。

    没办法,我又如法炮制,吸了点妞妞的血,淋到了小马脸上,然后又给妞妞自己撒了点。

    与此同时,仓库里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你是谁?”这是刘晓莉在说话。她现在说话隐隐带着回声,好像体内同时有两个人在说话似的。

    “不错,够毒。能够狠心对自己的男朋友下手,吸干他的精血,在自己肚子里孕育鬼胎。这鬼胎出世后肯定厉害无比。嗯,你这个女人有点意思,不过你狠是够狠了,但是太蠢,还不够资格学‘他’的法术。”中年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好像是在教育一个小妹妹。

    “你到底是谁?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刘晓莉怒喝。

    “我不过是趁你在吸他阳精孕育鬼胎的时候,帮你一把,下了点蛊而已。你放心,我下了蛊之后生出的鬼婴,绝对比你这半吊子法术搞出来的厉害的多,而它也会死心塌地的听我的话,而不会听你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有些得意。

    “去死!”刘晓莉的声音暴怒!仓库里面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是铁箱子、铁棍之类从空中落到地上,撞击发出的脆响。

    这阵响声十分的急,不过消失的也快,过了不到10来秒就消失了。

    “嗯?什么情况?”小马悠悠的醒了,看了下我,又看看随即醒了的妞妞,一脸迷茫。

    “赶紧走!”我没空解释,拉着他就跟拖死狗似的拉了起来,顺便把妞妞也托起来。它站到地上后,一声呜咽,伸出舌头去舔自己的后腿,好像不明白为什么睡了一觉,自己大腿出现了这么大一个伤口。

    我稍微恢复了点力气,小马却还是浑身酸软,妞妞也走不快,不过我也不能丢下他们。我们两人一狗猫着腰,悄悄的离开仓库。

    “噢?竟然还能醒?是我的蛊还练的不到家吗?”

    我眼睛一花,中年男人跟鬼似的,忽然背着刘晓莉出现在我面前。

    现在的刘晓莉样子十分可怕。她的脸苍白的像是纸一样,原本乌黑的头发现在全部变成了白色,丰满白皙的肌肤现在像是脱了水的蔬菜,全身变得十分干瘪,唯一突出的就是她的肚子。这肚子大得像个气球,几乎把她身上的紧身连衣裙都给涨破。

    不过她现在闭着眼睛,想必是被中年男人用了什么手段给搞晕了。

    “这傻女人,只会驱使未成型的小鬼冲我扔东西,怎么和我斗?”中年男人不屑的哼了下,不再看刘晓莉,转而望着我和小马,“说罢,你们打算怎么死?给你们选择权!是用血肉做我的蛊的养料,还是被我抽魂养成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