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蛊术和鬼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724字

    “我三叔是个非常小心眼的人。今晚在我们手下栽了,这个场子他肯定要找回来。你那个室友修炼了什么法术我不清楚,不过看样子是在体内怀了个鬼胎。蛊术里面也有利用未出生的婴儿做蛊的,两相结合的话,威力非常大。”

    “鬼胎出生大概需要两天两夜,在此之前我们找到他,把鬼胎除掉就问题不大。如果没找到,让鬼胎出生,那估计……”

    江超大概给我解释了下,所谓鬼胎,一般是指男女双方在交媾的时候,其中一方不是活人,这样受孕的话,出生的孩子天生就阴气深重,带着鬼的特性。交合时候男方是活人,杀死女方,然后用秘术让女尸把鬼胎生下来,这样出生的孩子叫鬼婴。鬼婴基本上就是真正的鬼,残忍嗜血,怕阳光,来去无踪,寻常的活人看不见。并且,因为是先天的鬼,法力比寻常的鬼要大很多。

    若是交合的时候女方是活人,把男方的阳精吸干从而受孕的话,生下来的孩子叫鬼童。鬼童比鬼婴更偏向人一点,不怕阳光,天生神力,相对来说也没有那么多的禁忌。

    而所谓蛊术,则是以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昆虫等等为媒介,施展巫术的一种手法。养鬼术和蛊术有相通的地方,都是调用超自然的力量来做到一些事。

    不同的是,养鬼术强调一个“驱使”,主修精神、咒诀,以奴役魂魄为主。被驱使的魂魄对别人的影响,也大多是精神、气数等等。

    蛊术则注重一个“强化”,把本来寻常的东西的特性极度强化。比如江心远的妖蛾蛊,蛾子本来是寻常的东西,但是养蛊人就能把蛾子炼成蛊。成了蛊后的蛾子,不管是繁殖能力、生存能力都有了质的提高,并且还有些特异的属性,比如身上带起的粉尘能让人晕倒,能以此为基础再生成雾气等;那蟾蜍蛊也是,把普通蟾蜍炼成蛊后,它吐的蟾酥的毒性大大增强,啼叫声也有扰人心智的效果。

    江超的逻辑思维很强,讲东西深入浅出,我很容易就弄明白了。

    “那你三叔把刘晓莉肚子里的鬼胎炼成蛊,会生出个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想了半天,江超回了我这三个字。“不管是养鬼胎还是把婴儿炼成蛊,都是非常损阴德的事儿,做的人本来就不多,把这两样结合起来的就更少了。像这种法术,有一个细节做的不同,可能最终出来的结果就大大不一样,所以我也没法说。”

    我笑容有点苦涩,“但是有一点能肯定,就是它不管是什么怪物,都会非常难缠。这个怪物一旦出世,就会不死不休的追杀我们。”

    江超没说话,但他完全就是一副“你说的完全对,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表情。

    “你准备怎么办?”这话一出口,我忽然有点痛恨自己。这件事从头到尾可以说我都是参与了,但是自始至终我都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位置,都是被事情推动着走。刘晓莉借我的命数的时候我没法抵抗,刘晓莉杀成成的时候,杀陈捷的时候我都没法阻止,江心远掳走刘晓莉,杀死小马我也无力改变,勉强能说的,也就是让成成来捉奸,和把诈尸的陈捷喉咙咬断这两件事,我算是稍微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这种感觉非常不爽。前面也说了,我是那种喜欢事情尽在自己掌握的人,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发现,事情完全不在我掌握内,我面对这些鬼鬼神神的事有种有劲儿无处使的感觉。

    我要变强!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以后,就牢牢盘踞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

    上面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写出来很多,但是实际发生在我心里也就是一两秒的事情。

    “蛊术里面有种追踪的法术,正好这方面的法术我练得最熟。”江超把一直背在肩上的书包取下来,小心翼翼的取出两包用塑料袋包裹着的泥土。我看得愣愣的,不明白这是做什么。

    江超没说话。他把泥土取出来,然后找了个木头盒子,把泥土均匀的撒在里面,撒匀后又用手拍了拍,拍成面饼的形状。

    紧接着,他把手指头放到嘴里,用力一咬,暗红色的血液马上流了出来。蘸着血,他用中指在泥土上开始画画。

    一个圆圈,再一个圆圈。

    下面再一个小圆圈。

    最下面,是道弯弯的细缝。

    他画的很慢,一边画嘴里一边念念有词,期间指头的血液凝固,他又咬了两次,看得我身上都一阵发疼。

    画完后,江超打量了半天,像是画师在欣赏自己的作品。我也瞅了会儿,没看出来名堂,正要发问,江超开口了,“这是我画的我三叔的脸。”

    我把要出口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我本来想问是不是他饿了,给自己画了个带果酱的馅饼,幸亏没有说出来。

    接着,他让我下楼去捉一些虫子,最好是会叫或者体型比较大的。我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下楼了。

    说起来我们这个小区的绿化倒是做得不错,树多草多土地多,相应的虫子也多。我在楼下捉了会儿,逮到了3只蚂蚱、1条蚯蚓、2只蜘蛛,最后还逮到一只蝎子。今天天气非常好,毒辣的阳光照在院子里,一派明媚的夏日景象。我看着这么明亮的阳光,连日来的压抑心情总算得到一些缓解。

    “嗯,把这些东西都放车上吧,轻点。”在我捉虫子的时候,旁边一个漂亮姑娘在指挥搬家工人从旁边的单元楼往下搬家具。我打量了下,那姑娘和我年纪差不多,长的很漂亮,但是满脸哀伤,眼里跟噙着泪花似的,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

    他们在从二号楼3单元的3楼往下搬东西,东西倒是不少,小区院子里停了辆小皮卡都没能装下,搬家工人又在打电话叫车过来。

    我看了下,就拎着虫子上楼了。江超看到我手里拿的这堆虫子后呆了下,接过来,把蚂蚱、蜘蛛、蝎子统统踩死,看得我一阵肉疼。最后他选了那只蚯蚓。

    把蚯蚓放到他用泥土画的三叔的脸上,江超又把手指放到嘴里咬了下。我浑身哆嗦了下。他这么不把自己的指头和血当回事,我都受不了。

    蚯蚓被均匀的涂满了血,江超小心翼翼的找了个罩子把泥土和蚯蚓都盖上。

    “每个江家嫡系的人都会有个本命蛊。本命蛊会跟随一个人一生,根据本命蛊的不同,修炼的方向和自身特性也会有所不同。我的本命蛊是江家流传了几百年的五种本命蛊之一,叫木石精。”

    “木石精最大的作用是防御,疗伤的功效。另外对于需要草木竹石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做蛊有很强的加成效果。”

    我比较惊讶,“没有生命的东西也能炼成蛊?”这倒是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我以为蛊就只是那种恶心巴拉的小虫子、蛾子、蛤蟆之类的。

    江超点点头,“当然,任何东西都能做成蛊,只不过有些东西做成蛊没什么用处罢了。我刚做的那个蛊,唯一的用处就是寻人。”

    用他的话说,那两堆泥土是当初他三叔江心远脚下踩过的泥土,带了他的气息。他现在用那泥土和蚯蚓炼成蛊,就能找到三叔。

    这些东西我总觉得很玄乎,不过看江超自信满满,我也就相信他了。说到底,我现在也只能相信他。

    这个寻人的蛊炼成,最少也得六小时。江超经过昨晚的斗法,又连番失血,耗费精神,非常困倦,要在屋里睡会儿。我虽然也很累,但是因为心理受到的冲击太大,怎么也睡不着,就守着那蛊。

    那些工人们还在外面搬家,他们吆喝的声音很大,搬柜子、床之类的偶然还会发出不小的声音,吵得我心烦意乱。

    嗯?

    我忽然想起,二号楼3单元3楼,不就是那个前几天诡异的死了,昨晚又化成鬼出现,差点掐死我的程序员的家?

    想到这里,我匆忙到楼下,拦住了那个漂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