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三日还魂(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2975字

    天色大亮了。

    胖警察总算是揉着惺忪的睡眼从隔壁走了出来。警察也陆续开始上班,提审。监室里的人陆陆续续被提出来审问。

    那些打架的、酗酒的、小偷小摸的,审讯完毕,在派出所采集完指纹、血样,签了字就被放出去了。

    “扬天,出来!”我的事儿比较大,可不是他们能比的。在48小时内不知道我要被提审多少次。

    我躺在铁床上,没有动。

    胖警察又喊了两句,见我没有反应,急了。他打开门走进去,一脚踹在我肚子上,“你丫装什么孙子呢!”

    我被他踹翻,直挺挺的摔在地上。监室很小,墙壁什么的也都是用防止自杀的材料包裹过的,回音效果很好,落地的闷响可不小。

    “你这孙子……”胖警察被唬了一跳,蹲地上用手放在我鼻子前面,又把手放在我胸口,脸色猛地变了。

    “他怎么了?你们昨晚有没有对他怎么样?”他半边脑门上渗出了汗珠,真是滑稽。“你、你、你,都说说!”他用手指了指兔唇女、醉汉、小杀马特。

    兔唇女面色惊恐的连连摆手,拼命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醉汉则是一脸茫然,他是被胖警察吵醒的,之前还在呼呼大睡。小杀马特挠挠脑袋,“不知道啊,这人昨晚就在那坐着,没啥特别的。后来我就也睡着了。等我醒了他还在睡着。是不是心脏病犯了?”

    这人看起来很是多嘴多舌,他夸张的做了个表情,“阿sir,你们这下是不是有点麻烦啊,把公民拘留在派出所,然后暴力逼供把人弄死了?”

    “我警告你!”胖警察眼一瞪,声色俱厉的吼道,“再胡乱说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杀马特无所谓的吐了吐舌头,不再吭气了。

    胖警察保持着半边脑袋冒汗的状态,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不多会,五六个人就过来了。他们七手八脚的把我从监室里抬到个放着些医疗器械的房间,又是听心跳又是测脉搏的忙活了半天,最后宣布我是死了,身上没有外伤,考虑是猝死。

    我双脚离地一米多,浮在半空中静静看着他们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的商量对策,打电话,把我的身体盖上白布用推车推走,放到面包车上,感觉很有意思。

    关于修炼视频里的法术,最重要的一步我没有告诉江超。这一步就是,去死。

    视频里的小男孩解释了下,其实各种法术,无非就是用人的精神力,也就是人的魂儿去改变身边的事物。人的魂儿越强大,修炼起来各种法术就越快。

    每个人都有慧根,也可以说是灵性。婴儿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灵性是最强的,这也是为什么养鬼的人都喜欢用婴孩的缘故。这种状态,在修道人的嘴里叫先天境界。婴儿生下后,到七岁之前,都抱持有灵性,这个阶段的孩子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辅助,就能看到鬼、灵体,以及其它各种不干净的东西。等到孩子越来越大,受到社会的污染越来越多,灵性也就会逐渐消失。

    尤其是现代社会,灯红酒绿,各种诱惑接踵而至,酒色财气样样不缺,就是个大染缸。人身处其中,很快就会被污染,迷失了自己的本性。

    各种养鬼的、练降头的、下蛊的、修道的、学佛的,法门各异,但是第一步都是要入静。有的还要离群索居,把自己的心灵逐渐解放出来,希望恢复灵性,回到先天境界。

    打个比方,刚出生的孩子其实都是会游泳的,但是随着年纪增长而失去了这个天生的技能,后天还要重新学习。魂儿也是一样。各种修炼的法门,其实就是让魂儿重新学会在水里游泳。

    “但是,太慢了,太慢了!你每天坐屋子里念经,静坐一会,你的心就强大了?扯几把淡!”视频里的小男孩虽然清秀,说话却很粗俗,但一针见血。

    他自称叫“牧”,牧羊人的牧。

    众生为羊,他是牧者。

    “想掌握比别人强大的力量,又瞻头顾尾,如覆薄冰,还是趁早回家带孩子吧!”

    “修炼就要勇猛精进,百死无悔!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基于这个理念,牧的一切思路都是以最直接、最暴烈、最赤裸裸的角度来切入的。对于如何强大魂儿,他的建议就是,去死。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没有亲自经历过生死的人,是永远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在临死前的几秒内,自己的一生会像电影回闪一样在眼前过一遍,魂儿也逐渐从污染中苏醒过来。

    有些人出了车祸,或者遭受什么重大伤害,在鬼门关走一遭又捡回来半条命,往往会有些异变在身上发生。媒体曾经报导过,有人重伤醒来后忽然有了别人的记忆,或者是掌握了一门自己从来没学过的外语,或者是拥有了预知危险的能力等等。

    这其实就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时,魂儿的灵性被重新激发出来,回到了先天境界。

    所以,你想要强大,就先去死。

    不过,这种方式危险性很大。

    各门派正统的修炼魂儿方法,是找个教练教,让魂儿先套着救生圈,然后慢慢在水里扑腾,再调整动作,每天练习,逐渐学会游泳的办法。

    以死亡激发魂儿,则是直接把你的魂儿扔到水里,让你在挣扎求生的过程中快速学会。当然,学不会就淹死了。

    正常人会选择第一条路。

    疯子和天才会选择第二条路。

    我选了第二条路。

    当然,这个死跟贸然的自杀是截然不同的。你去跳河,或者割腕,那死了就真是死了,再也救不回来。

    牧传授的功法,运转之后,魂儿就会从肉身剥离出来,而肉身会变成假死状态。

    这种假死状态会持续三天左右。在这三天里,你的魂儿处于毫无保护的状态。三日后,功行圆满,魂儿的灵性大增,练随后的功法就是水到渠成。

    这种法门,叫做三日还魂。

    修炼是逆天而行的举动,修道人即将功行圆满的时候,会引得群魔来攻。天雷会劈你。身边的人会阻挠你。妖魔鬼怪会来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幻象丛生。

    这三天内,会有无数厉鬼过来阻挠,并伺机霸占你的肉身。肉身一旦被霸占,修炼者的魂儿就变成孤魂野鬼,再也没法回去了。

    你的唯一依仗,就是牧传授的功法,能让你的魂儿非常稳固。即使遭受了重大伤害,比如被厉鬼撕碎,也会马上恢复原型。不过这也是有限度的,如果遭受的伤害过多或者过于严重,那就会真正的魂飞魄散。

    功成之后,你也不再是人,而是非人非鬼的存在,徘徊在阴阳两界。

    不再与人为伍,也不和阴鬼同流。

    无处是故乡。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我早对寻常人的生活厌倦了。我骨子里崇拜力量,痛恨我的无能。

    至于是人是鬼、非人非鬼……很重要吗?

    昨晚半夜,黄成成、陈捷、小马分别附身在兔唇女、醉汉、杀马特身上,和我共处一室,差点将我杀死。在最后关头,我选择修炼了牧的法术。

    陈捷的鬼魂率先咬断了我的脖子。他正在洋洋得意笑的时候,我的身体快速的复原,反过来把他压倒在地。

    可怜的陈捷,在死之后再次享受到了被我断喉的待遇。

    他的身子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懦弱的小马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黄成成看到自己男友被我弄的魂飞魄散,尖叫几声,四肢抽搐,像是大爬虫一样,攀到我身上,用四肢锁住我身体,抓住我的关节,要把我撕碎。

    “咔嚓咔嚓”两下,我的胳膊、大腿分别被她卸掉。这女人,自己是以这种死法挂掉的,就以拆卸别人的四肢为乐。

    没等黄成成抱着陈捷的遗体哭,我的四肢重新长好,然后当着小马的面,把她如法炮制。

    有了力量,真好。我望着没了脑袋的陈捷和被大卸八块的黄成成,以及蜷缩在角落不断发抖的小马,第一次感觉到了强大力量带来的快感。

    派出所的人商议到最后的结果,是我的尸体先就近放在了附近医院的停尸间,然后给我的家属打了电话。

    停尸间的寒气很重,在我进去之前已经有了几具尸体了。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怎么,这间停尸间里的死者都是死于非命的。有个被车祸撞死的,还有个是和人打架被捅死,有在家烧炭死的,还有个看样子像是被烫死,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皮肉,惨极了。

    等我进去后,那个像是被热水烫死的大姐抖动了几下,然后慢慢从停尸床上坐了起来。

    她冲我咧嘴笑了笑,嘴角的一块被烫熟的肉“吧唧”掉了下来,落在我脚边。

    “大姐,你的肉掉了。”我蹲下把那块苹果肌捡起来,塞到她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