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八卦镜和杀人犬 今日第二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2771字

    这片儿属于北京的富人区,房价高的吓死人,到了七八万一平,仅次于宇宙中心大五道口十万一平的学区房。

    我目前来到的小区住户以年轻女性为主,这些年轻女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金丝雀。不好听的名字,则叫情妇,二奶。因为这小区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富商或者官员包养的二奶,得名二奶区。

    林洁瑛让我到这里找的人,是她的闺蜜王琳。王琳是她的发小,也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俩人前一段时间一起去云南游玩了一番。

    据林洁瑛说,她从云南回来后,就觉得自己身上不对劲。至于怎么不对劲,那就是……大白天的能见鬼。声音、形象、触感,一应俱全。那段时间她快被弄得精神崩溃了。

    有时候走在大街上,都能看到血流成河,成群的冤鬼张牙舞爪的找她来索命。有时候正在吃饭,碗里忽然夹出来一只长满了蛆虫的腐烂手掌。

    这些幻象搞得她几乎没法正常生活了。每天深夜更是梦魇深重的时候,她每夜都会被鬼压床,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她选择烧炭自杀,其实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受不了这精神上的折磨。我敏锐的捕捉到了“有一部分原因”这个关键词,那就是说,促使她自杀的还有另外的原因。可惜这另外的原因她没有告诉我。

    林洁瑛让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她在死的时候,灵性苏醒,感知到她身上的一系列异常,是因为在云南的时候有人给她下了蛊。身为好姐妹,她生恐王琳也遭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所以让我来告诉王琳,让她找个懂蛊的人帮忙看看,自己中招没。

    真是姐妹情深啊。死了还惦记着自己的闺蜜。我忽然有点意兴阑珊,我死了,除了我父母外,到底还会有多少人记得我呢?我的那些同事们,朋友们,同学们,知道我死了,是会沉默一阵,演技好的做出一脸惋惜状,还是压根连演戏都懒得演,马上把这件事列为今天的谈资之一?

    天知道?

    王琳住的房子不错,两层小楼,巨大的落地窗,还有室外的楼梯,这套房子怎么着也得千万以上了。不知道包养她的是谁,这么舍得下血本,不过我也不关心。

    我比较关心的是,这栋房子,有问题。

    有问题倒不是说风水不好之类的,这种有钱人最惜命,也最注重风水这东西,规划这小区的时候肯定就找大师看过风水了,住进来前还要绕着房子泼洒公鸡血,烧纸钱等等,好多繁文缛节。

    我说的有问题,是屋主好像在防备什么。

    大门口挂着八卦镜。

    窗户上贴着纸符。窗棂上悬挂着桃木剑。

    屋里隐隐传来狗打呼噜的声音。凭借里面的血气,我断定是只大型犬,而且属于加纳利、比特、土佐那种恶犬。这些犬种都是能够咬死人的,性情凶猛剽悍,煞气深重,不仅人害怕,鬼也害怕。

    人,动物,只要是活的生物,都有气血。人的身体强壮,精神充足,气血就旺盛。气血旺盛了,鬼就不容易近身。像是白天被林洁瑛附身的小警察,就属于气血旺盛的,连林洁瑛这样凶厉的鬼,都只能附到他身上一会儿就撑不住了,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要是身体虚弱,精神亏虚,就是气血虚弱。气血虚弱的人和动物,就很容易被阴魂、煞气等东西缠上。

    猛兽气血旺盛,煞气充溢,寻常鬼物都不敢近身,甚至还要被猛兽驱使。像是著名的伥鬼,就是人被老虎咬死后,阴魂也被老虎克制,成为老虎的鬼仆。

    我成为阴魂后,远远的就能感受到气血强大的生物存在。屋里这只狗,即使比不上老虎的凶猛,咬死三五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也是绰绰有余了。

    什么情况?

    王琳为什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她在防谁?

    是知道林洁瑛被人下蛊,怕下蛊人找上自己,所以做的这些措施?

    也不对,鬼和蛊是属于两种东西。像是八卦镜,桃木剑之类的,对付阴鬼有用,对蛊用处却不大。恶犬也是,血气和煞气能克制阴魂,也未必能克制蛊虫。如果下蛊的人真来了,那只恶狗最大的作用,倒是直接把下蛊人咬死。

    这屋里的布置,是在防鬼。

    这样?

    一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摩别人的我,马上对于这件事有了个合情合理的推论。

    “林洁瑛,看来你的一片好心当了驴肝肺了。真是个傻女人,怪不得在娱乐圈混得这么惨。”我越发的觉得这件事情有意思了。

    本想扭头就走,不过想想既然来了,进去传个话也无妨,况且我也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别冤枉了个好人。

    我虽然凉薄,但有时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正义感。这两种看似冲突的特质同时出现在我身上,不过不奇怪。不记得从哪本书上看过,所谓成熟的人,就是能容纳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却不会影响自己日常的生活。照这个说法,我离成熟不远了。

    我走到了门口。

    门楣上的八卦镜光华闪烁,乾、坤、离、坎、震、兑、巽、艮八个卦位相继闪烁,一黑一白两股光芒组成太极光柱,把我笼罩在里面。

    “噢?”这八卦镜是开过光的真货,倒不是在市场上随便弄来的粗制滥造的玩意儿,倒让我有些意外。按照现在的行情,光这个八卦镜,没有几十万就下不来。

    “啧啧,真是下了本钱呢。有钱任性。”我并不是很害怕。说到底,桃木剑、符咒、恶犬之类的,是克制“阴鬼”的。我现在虽然是魂魄状态,但因为我的肉身并没有死,阳气不散,所以现在并不算是“阴鬼”,倒是有点类似于道家的“阴神”。

    修道法的人,修炼有成后,能魂魄离体,就和我现在的状态差不多。

    阴神和阴鬼不同。阴鬼没有肉身,阴气深重,戾气也重,那些厉鬼之类的全靠胸腔里的一腔恶念和戾气来影响周遭的人和环境。阴神身上则带有些活人的阳气,也没有那么重的煞气,所以并不太受各种克制鬼的手段的制服。

    这些东西,牧的功法里都说的有,而且我这个功法本身也就是稳固阴神的,所以我有恃无恐。

    八卦镜形成的太极光柱,射在一般阴鬼身上,那阴鬼就像是雪人被阳光暴晒,很快就化掉了。照射在我身上,我只是感觉身上像是抹了层辣椒油似的,有些火辣辣的刺痛,但是并不致命。我顶着八卦镜的光芒,一步步向前走,走到了门前。

    眼前是扇厚厚的红漆大门,看起来足有几十厘米厚,里面的隔板至少有两三层。像这种门,壮汉用吃奶的力气撞也是撞不开的。保卫果然严密。

    不过拦不住我。我轻轻迈出脚,就轻松的穿透大门,进了屋里。穿越那层大门的感觉很奇妙,我眼看着大门到了我眼前,然后像是水波一样逐渐荡起涟漪,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等到再清晰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到了别墅里面。

    屋里的装饰极其奢华,光那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就已经晃花了我的狗眼,不过我无暇细看,因为那只丑陋的杀人犬加纳利已经站在我身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了。它的鼻息喷在我身上,像是两团火柱灼烧我,我赶紧闪开。

    这种站起来足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的大灰狗可以说是对人最不友善的,咬死人的报道频频见报。王琳养这种狗,想必也不是善茬。

    不愧是凶兽,我进来后它还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幸好我是阴神之体,犬类对于阴鬼感知最为灵敏,对于阴神能感知到,但是威胁有限。

    阴鬼在这种狗眼里一览无余,就像是大白天走在路上一样清晰。阴神在狗眼里,却像是雾里看花一样,朦朦胧胧,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闻到了我的气息,却没有办法确切感知到我,加纳利焦躁不安的在原地转来转去,却没有吠。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不再管它。

    “嗯……别过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阁楼传来。我轻轻一点脚尖,借着屋里的微风,已经飞到了二楼,穿越几堵墙壁后,到了个女人的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