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刘晓莉死了 (第一卷 奇怪的视频 结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721字

    “你!不得好死!”刘晓莉的声音很悲愤。接着,是呼呼的风声,以及她尖利的嚎叫。

    马上,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以及她的啜泣声。

    “想对我出手?呵呵,之前折磨的你还不够?”江心远不屑的哼了声,接着笑道,“怎么样?我的蛊童是不是很厉害?刚才挥挥手,就把你给打趴下了。现在呢,是不是感觉浑身发痒,身上开始起脓包……哈哈……痒的要死了吧?好心提醒你,别抓哦!抓破了,那脓水流出来,可是会把你全身都弄腐烂的。”

    我这边听得一阵恶寒。

    “江心远。”这次是江超的声音。他的声音也显得很虚弱,费了好大劲才说了完整的话。“你再也不是我三叔了。早点收手,还有挽回的余地,不然,就真的一错再错了。”

    听他的声音,应该是被击败了。

    “呸!”江心远啐了口。“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像狗一样?狗屁的江家嫡系传人!狗屁!在我的蛊童手下,还不是被打得跟死狗一样趴下。”

    说罢,他喃喃自语,“我的蛊童再需要一个女人的血来滋润,就可以完全大功告成。”他冷笑了下,“好巧不巧,那个臭女人对我出言不逊,骂我,还敢威胁我。哼哼,可惜她没脑子,非要自投罗网来送死。也好,等会儿她来,我就把她杀了。”

    这时,王琳开着法拉利,已经到了北京城南的一处荒郊野外。北京的格局,是东边和北边发达,南边开发程度最低。从南四环开始就很偏僻了,到了五环,晚上简直是荒无人烟。车灯打过去,大片大片的荒地,也不知道是到了哪儿。

    “刺”,一个刺耳的急刹车,王琳骚包的玩了个漂移,把车停住。

    “江心远,你赶紧帮我把事儿解决了!让林洁瑛那贱货彻底魂飞魄散!”她下了车,对着野地里的一个人影喊道。

    中年男人。不胖不瘦的身材。灰色练功服。是江心远无疑。

    在他脚边,躺着江超和刘晓莉。

    江超胸口有血渗出,看起来像是被什么野兽给狠狠的撕扯下来一大块皮肉。他脸色苍白,应该是失血过多的缘故。现在躺在野地里,微微喘息着。

    刘晓莉则看起来更惨,要不是我刚才用耳虫听到了她的声音,猛然看到她的话,几乎都认不出来她是那个昔日住在我隔壁的漂亮女房客了。

    她现在浑身干瘪,瘦的像非洲的难民,手臂、大腿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唯独肚子很大。看到她的肚子,我几乎要作呕。

    那是个圆圆的肉球似的东西,但又不是完整的肉球,就好像是个大肉球被某种肉食东西从里面给啃破,然后挣扎着爬了出来。她的肚子破了个大洞,破洞边缘霍霍丫丫的,像是个挑剔的食客,拿起肉丸子后,这儿咬一口,那儿咬一口,然后扔掉不吃了。

    她的头发全部变成了白的,脸上也皱纹密布,看起来活像个老太太。

    “江心远,你丫靠谱不靠谱?这是谁……呀!”我因为是阴神状态,视线不受光照等等的阻碍,很远就看到了江超一行人。王琳则是肉眼凡胎,她举着手电,在野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刚走到江心远身边,对着江心远吼了两句,这才发现身边像是厉鬼一样的刘晓莉,仍不住尖叫起来。

    “啊!!!”不过她的尖叫没有持续多久,马上戛然而止。

    江心远没有多和她废话,手一扬,一蓬粉末撒到王琳脸上,王琳马上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她身体不错,晕倒前还挣扎着说,“你敢对我下手,不怕我哥哥……”

    “呵!”江心远冷笑一声,一脚踩在王琳脸上。“等我把我的蛊童完全炼成,还怕你什么哥哥。而且,我不能走么?一会儿把你杀了,血放完,我连夜就离开北京了。谁能抓得到我?”

    “你……”王琳无力的垂下头,“洁瑛当初就给我说你不是好东西,后悔没听她的话……”

    江心远忽然大笑起来,“你有脸提她?你不是从小就嫉妒她长得比你漂亮,你看中的男人却都看上了她,连男朋友都被她抢走了,所以我说要给她下蛊的时候你马上就答应,还鞍前马后的给我打下手?我是收了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你可完全是自觉自愿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咱俩谁更不是东西?”

    王琳没有再说话,事实上她也说不了话。江心远给她下了蛊毒之类的东西,她已经完全陷入了沉睡状态。

    “乖儿子,来,把她的脖子撕开,好好享受你人生的第一顿鲜血吧!喝完你就完全发育成熟了,以后看谁还敢瞧不起爸爸!”江心远打了个响指,面前逐渐浮现出个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看起来两岁左右的样子。他顶着个蘑菇头,眼睛大大的,煞是可爱,眉眼间那股桀骜不驯的神气和小鲜肉陈捷有点像,脸的轮廓和眼睛又遗传了刘晓莉的,算是综合了两人的优点。

    除了脸色有点过于白,没有血色之外,倒不失为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等等,他的鼻子……鼻子高挺,山根很高,鼻头有些肉肉,又有些下垂,看起来是鹰钩鼻。

    这个鼻子怎么和我的有点像?

    小男孩走到了王琳面前,露出了獠牙。他的獠牙和寻常孩子的小虎牙差不多,但是比孩子的小虎牙要长一些,看着倒像是小狗的犬齿。

    这时,王琳忽然动了。

    她猛地站起来,然后从衣兜里掏出只精致的手枪,冲着江心远的心口,“砰”的来了一枪。

    江心远捂着胸口,单膝跪在地上,暗红色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里渗出。

    我上了王琳……的身。

    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她在兜里放了只手枪。刚才情急之下,我就附了她的身。可惜仓促开了枪,也没空去瞄准,不知道到底打中了哪儿。江心远虽然凶恶,但毕竟是血肉之躯,这一枪子儿也够他受得了。

    “你……”江心远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他貌似对自己的蛊毒很有自信,怎么也想不通,王琳个凡夫俗子,是如何在昏倒后这么快又醒转的。

    “天哥……是天哥吗?”刘晓莉发出微弱的呼喊。她现在算是半人半鬼的状态,在场的人里面,也只有她看出来是我在操控着王琳。

    她的伤势严重成这样,内脏都清晰可见,肠子有些部位也残缺不全了,眼看是救不活的了。

    “是!”我回了她一句,准备再对着江心远开一枪结果了他。这时江心远忽然厉喝道,“乖儿子,吃了他!”

    厉风扑面,澎湃到恐怖的阴气撞击到我身上,把我硬生生从王琳体内给撞了出来。王琳的身体失去了我的支撑,马上又倒在地上。

    我被这猛力一撞,也被撞得躯体四散,被夜风吹向四方。过了大约十来秒才逐渐恢复原型,但是形象已经非常淡了。

    “好厉害!”

    这个蛊童,比变成厉鬼的林洁瑛还厉害了不止两三倍。而且,他还只是刚出生,还会成长,不知道假以时日,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我的头现在还嗡嗡作响,他要是再对我撞这么一次,我马上要完蛋。

    “咳咳!”江心远吐出几口血沫,慢慢站起来。我看到,子弹从他的左胸穿过去,离心脏有个1公分多的距离。

    可惜了。

    他从怀里掏出些胖胖的奇怪虫子,放到嘴里嚼碎,然后敷在伤口上,伤口渗血的速度明显的减缓了下来。

    “杀了他!”略微恢复元气后,江心远恶狠狠的指着我,发出了咆哮!“不,擒住他!我要把他炼魂抽筋!我要把他放在巫蛊罐里炼!让他尝尝百毒加身的滋味!”他的语气简直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一瞬间,蛊童就到了我面前,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我做好了死的准备时,他忽然停住了。我眼眨也不眨的望着他,他也瞪着比我大两倍的眼睛奇怪的看着我,却停下了动作。

    “你在干什么?上去啊!掐死他!”江心远恶狠狠的挥舞着胳膊,“为什么不听话了?去杀了他!”

    蛊童还是没有动。

    他没动,我动了。

    我重新附体到王琳身上,再次捡起了枪。

    “砰!”一枪过后,我也坚持不住,躺在了地上。附体本来就是很耗神的行为,我又遭受了重伤,现在我感觉马上处在魂飞魄散的边缘。

    江心远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像是受伤的狼。“你等着!等我把那功法修炼好,就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

    “去你妈的,所有反派失败后都是这么说,你电影看多了吗?”我虽然身体几乎没法动弹了,嘴上也不能示弱。

    “天哥……我对不起你……我向你承认,我之前取了你的头发,又问了你的生辰八字,是像借你的命数……你也知道,我爱陈捷爱的要死,可他是天生桃花命,注定不会在一个女人身边的。所以……我作法把你俩的命数调换了下……对不起……对不起!”

    兴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油尽灯枯的刘晓莉爬到我面前,一个劲的向我道歉。

    呵,道歉有什么用?

    不过我也不想多说废话。“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从那个视频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她的一切异变都是从那个视频而起。我在死程序员韩朝方的电脑里发现了养鬼术的视频,不知道刘晓莉看到的视频也是这个吗?还是别的功法?

    “那视频里的功法叫五鬼搬运,简单的效用是搬运钱财之类,稍微高深点,可以搬运别人的命数、气运之类的……我就是看了那个……天哥,那功法很邪门,我帮你删了,也是不想你看到。你千万不要去练,千万别练……”

    可惜你不知道,我没有练五鬼搬运,但是已经练了另外的法门了。不过这句话我没有对他说。

    刘晓莉的胸膛像是扯风箱一样,急促的起伏着。她扭过头,对旁边呆立着的蛊童伸出手,“乖,让妈妈……摸……摸……脸蛋……”

    话音没落,她的眼睛变得死灰一片,垂起的手臂也无力的掉落下去。

    她死了。

    我叹了口气,伸手把她大睁的眼睛给合上。

    “麻……麻……”蛊童缓缓的爬到刘晓莉身上,抱着她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喊道。他伸出肉嘟嘟的手摇了几下刘晓莉,却不小心从她身上抓下来一大片皮肉。

    我吸了口冷气。这小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没有对付我,但绝对不是个善茬。

    正当我快速的想着怎么摆脱他的时候,蛊童又蹒跚着来到我面前,冲我伸出了手。

    “爸爸!”他张开嘴,露出了四颗犬齿。

    什么情况?他为什么叫我爸爸?我感觉一阵晕眩。

    这时,强烈的危险感觉忽然自我心头涌起,让我遍体冰凉。

    “不好了,有猛鬼看上了你的肉身。我打不过他。”林洁瑛焦急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接着,没了声息。

    (第一卷 奇怪的视频 完结。第二卷 三日还魂明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