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我的尸体失踪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2900字

    我是扬天。

    我本来是公司小白领,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因为被公司的官司牵扯,目前待业在家,照常领工资,顺便当当二房东。

    我死水一潭又平静无比的生活被一个视频完全打破,破得连渣儿都不剩。

    现在,我是个连续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我的女房客刘晓莉生下个鬼童,死在我面前。我的另外一个房客马建国,在我面前化成了飞灰。

    更糟糕的是,刘晓莉生下的鬼婴貌似有点先天缺陷,竟然把我当成了爸爸。天可怜见,我从来没有和女性发生过性关系,怎么就成了爸爸?

    还不是人的爸爸,而是个半人半鬼的危险生物的爸爸。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个鬼童,或者叫蛊童,现在一刻都不能离开我。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但这一切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情况?”我脸色很不好,质问林洁瑛。谁如果两天之后要魂飞魄散的话估计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儿去。

    不过我也没法过于责难她,原因之一是因为她是厉鬼,我打不过她,原因之二……

    是目前停尸间里乱七八糟的躺了很多小鬼,都在地上哀嚎,有的胳膊被扯断,有的头被扭掉,还有的被拧成了麻花状,头跟胯被挤成一团,奇形怪状。

    林洁瑛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披头散发,口鼻渗血,全身上上下下都是伤痕。

    看到这一幕,我也知道她历经了艰苦卓绝的大战来守护我的尸身。作为一个生前柔弱的女明星,也着实难为她了。

    林洁瑛坐在地上,休息了很久也没说出来话。这时,一直缠着我的蛊童从我背上爬下来,走到林洁瑛面前,让她咬住自己的手腕。林洁瑛诧异的咬了一口,淡蓝色的鬼血流到她嘴里,她身上的气息明显的变强了很多,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身子也迅速复原。

    我虽然同样很诧异,但随即也释然了。这个小子是刘晓莉用身上的鬼胎又吸收了陈捷全部的精血孕育的,还被江心远放了不知道什么稀奇古怪的蛊,有一些奇异的能力是正常的,我对他实在所知甚少。

    恢复精神后,林洁瑛给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晚上自从我离开后,这个停尸间就变成了战场。我假死的肉身对附近的阴魂来说就像是唐僧肉对妖怪的吸引力,他们霸占了我的肉身后就可以重返人世,这种诱惑大到无与伦比。

    死于非命的人,去世七天内魂魄和肉身还不能分离的太彻底,七天之后,魂魄弱的就直接散去,魂飞魄散。剩下的,怨气深重的就成为厉鬼,或者孤魂野鬼,在人世间游荡,永远漂泊下去,直到魂魄耗尽,或者被超度、诛灭。

    这座医院其它停尸间的阴鬼、附近的孤魂野鬼,全都成为了这场争夺战的参战人员。从昨晚到两个小时前,前前后后共来了五六波阴鬼。林洁瑛带领车祸男、熟肉女、杀马特展开激战,好不容易把他们全部打退、打残、打死。在混战中,车祸男、熟肉女他们也被搞的魂飞魄散,再不超生。

    我跟他们素未平生,只是有同在一个停尸间这层浅浅的缘分,他们却因为我永不超生,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歉疚。不过事情既已发生,那也没有办法。改天找到他们家人,暗地里补偿下吧。

    “可惜,最后来了个非常厉害的鬼。他应该也是刚死不久,身上的怨气和煞气庞大到我都承受不了。我在他手下没抵抗几下,就被他打倒了。”林洁瑛脸上充满歉意,“再然后,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附了你的身,然后走出了停尸间。”

    “我爸和我妈呢?”我想到了这个问题。

    “伯父和伯母本来一直在停尸间门口看着,那些阴鬼来了后,阴气太重,他俩年纪都大了,气血衰弱,双双晕了过去,现在也在医院病房里躺着了。不过你不要太担心,我用些手段护住了他们,他们只是受了些阴寒,问题不大。”

    听到我爸妈没大事,我总算放心了些,握住林洁瑛的手,“谢谢你。”虽然我最近演技有了长足的进步,这句道谢却是发自肺腑的。

    “他们在说什么?出什么事了?”江超站在停尸间门口,望着黑魆魆的屋子,皱着眉头问蛊童。

    他擅长养蛊,对于阴鬼一道却不擅长,也没有阴阳眼之类,看不到我和林洁瑛。昨晚我和江心远大战过后,我让蛊童传话,把大概情况给他说了下。江超是被蛊童打败的,本来对蛊童充满了抗拒,无奈我又重复了遍跟我爸妈相认的流程,好说歹说总算让他相信我魂魄出窍,现在通过蛊童和他对话这个事实。出于道义,他同意跟我一起回停尸房看看。

    “我爸爸在和一个漂亮的鬼阿姨聊天,还捏她的小手。爸爸的肉身被另外一个厉鬼给弄走了。”蛊童吃吃的笑着。

    “小天,咱俩是好哥们,我不得不劝你一句,悬崖勒马吧。你已经深陷鬼道,你是活人,跟阴鬼厮混多了,终究不好。”江超按照蛊童指的方位对着我说。

    “超超,我在这里。”我站在他右边,看着他对着左边的空气说话,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见他没反应,只有任由他说下去。这人倒是好人,只是,我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我了。

    “你爸爸在听我说话吗?”片刻后,江超问。

    “嗯,他听得很认真,还哭了,正在抹眼睛。”

    “那就好。”他点点头,“还有救。”

    我看到林洁瑛站在他面前,“啪啪”扇了他两巴掌,却被他身上的一层水波似的涟漪震出去好远。

    “你这朋友,不简单!”林洁瑛被震飞几米后,贴着墙壁慢慢滑下来。我扶住他,“他的家族江家在云南当地也是个大家族,擅长养蛊,他是这一代的嫡长子,据说体内有什么本命蛊。”

    林洁瑛听了这话,脸色陡变。“姓江?养蛊?他和江心远是什么关系?”

    “江心远是他三叔,不过已经从他家族叛逃了,他这次来北京也是来抓江心远的。”我知道她和王琳认识江心远,但不清楚是什么途径认识的。

    “那人不是好东西!我怀疑我中的蛊就是和他有关!”据林洁瑛说,一个月前,她和王琳去云南玩,和江心远是在云南当地的一个寨子里认识的。江心远表演了几手蛊术,马上把王琳迷住了。王琳前一段疯狂的在追一个男明星,但是那男明星却对她不是很感冒。最后,江心远给了王琳个什么情蛊,嘱咐王琳给那男明星下蛊,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林洁瑛觉得对人下蛊始终不是什么好事,又本能的觉得江心远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他很排斥。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是很可怕。江心远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她身上的蛊也确实是江心远下的。只是她没想到,王琳同样不是什么好人。

    “你帮我托话给琳琳了吗?”

    我不想伤害这个傻女人,含含糊糊的说托了。还有一个比较自私的动机是,我要去找我的尸身,还需要林洁瑛帮忙,不想让她现在方寸大乱。如果她现在知道自己最好的闺蜜日日夜夜想让自己死,我怕她会当场崩溃,或者做出什么极端的举动,这对我没好处。

    出了停尸间,我到了我爸妈呆的病房。俩人闭着眼,在床上躺着。我看了半天,确定生命体征平稳,稍微松了口气。随后,我托江超对我爸妈下了些轻微的蛊毒。这蛊毒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们熟睡个两三天,不然他们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儿子的尸体竟然失踪了,我不敢想象他们会做出什么事。

    随即,我们到了医院的监控室。监控室里只有一个顶着大大黑眼圈的宅男在值班,还在用手机跟妹子聊骚。林洁瑛轻而易举的上了这个纵欲过度的宅男的身,调出了两个小时前的监控录像。

    两小时前,正是那个来历不明的猛鬼霸占了我的肉身,随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医院的时间点。

    我看着那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鬼用我的身体,以极其嚣张的动作走到医院门口,还冲监控摄像头竖起中指。他的笑容很邪,又很张狂,生前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据林洁瑛说,那猛鬼的死因是枪伤,脑门上一个巨大的子弹穿透伤,身上还有大大小小十多个枪眼,应该是死于黑帮火拼。

    医院门口的监控显示,那猛鬼出了医院后,顺手打了个出租车,朝南去了。线索到这里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