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隔空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2796字

    四具尸体。

    还不是普通的尸体,是腐尸。

    尸体腐烂度很高,死了至少有四五天以上,像是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整个人都浮肿了。这四具尸体两男两女,眼珠子都跟吊死鬼一样朝外突着,舌尖垂在嘴唇外面,肚子隆起,四肢比平常人大了一半以上。更恐怖的是,它们全身都呈现墨绿色,身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这种样子叫“巨人观”,是因为人死之后,原本寄生在体内的细菌因为没有免疫系统的控制而疯狂滋长,产生了腐败气体,把尸体撑得象人形气球一样。

    每个人死亡之后的几天,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属于正常现象。

    道理我都懂,但是大半夜,这四具烂的不成样子的腐尸忽然出现在你面前,你怕不怕?

    说起来也好笑,我现在这样子,在别人看来也是鬼。鬼被腐尸吓到,说起来也是蛮尴尬。

    因为受惊,我心神一乱,再御不住风,直挺挺的摔在院子里。那四条正在撕扯着尸体的加纳利嗅到了我身上的气息,停止了啃咬,齐刷刷朝我扑来。前面说了我现在属于阴神,本来是不太畏惧黑狗之类的,但这四条加纳利和王琳养的不同。它们应该是自小吃尸体长大的,身上的阴气和煞气重得可怕,这已经不能算是寻常的狗了,说它们是妖兽也不为过。这种级别的杀人犬已经能够对我造成威胁了。

    那四具腐尸也从高处像猛虎扑食一样朝我扑来。腐尸身上阴气和死气浓郁,同样能够对我造成伤害。

    上有腐尸,旁边有妖犬,我被围在中间,已经成瓮中捉鳖之势。

    这时,我眼前忽然一花,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到了院子外面。腐尸、加纳利等等全都消失不见,面前还是那斑驳的砖墙,以及江超,不过蛊童毛子消失了。

    江超看不到我,但应该是知道我出来了,就对着面前说,“想不到你儿子还有这一手,他天生就能施展搬运术,刚才他感受到你有危险,就把你和他的位置对调了下。现在他在院子里对付那些东西。除了狗外,还有什么东西?我感受到很强的阴气,是尸体吗?”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我无奈的站在他背后拍了拍肩膀,“喂,我在你身后,不在你面前。”

    天生会搬运术?这个信息倒是让我心动了下。这个蛊童算是刘晓莉的儿子,刘晓莉修炼的是牧的五鬼搬运法,当然水平是半吊子,但看来是遗传给毛子了。

    想到这儿,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毛子现在怎么样了,而是让他以后帮我多多往家里搬运些金银珠宝,人民币美元之类的,就可以实现我做米虫的愿望了。前提是我跟他都不能死。

    院子里的打斗声激烈起来,恶犬的嚎叫声不绝于耳,那充满了野性的声音让我的手心也攥了把汗,这四只杀人犬足够咬死10来个普通成年人了,再加上四具腐尸,我还真替毛子担心。

    “什么人?”屋里的人终于被惊动了。几乎是声音刚落,几个杂乱的脚步声从屋里传出。

    接着,是手枪上膛的声音。

    “一个小娃儿!”有人惊呼。

    “他自己杀死了两只加纳利!仙子控制的尸体也被他撕碎了!”

    “肯定是妖怪!开枪!开枪!”

    爆豆般的枪声接连响起来。

    墙头上灰影一闪,毛子轻飘飘的从墙头越过,落到我面前。

    “爸……”他冲我咧嘴笑了下,露出两个小虎牙。算起来,我被他救了两次了。因为知道他有帮我发家致富的本事,我也不再嫌弃他,反而觉得他很可爱。

    “嗯?你受伤了?”我看到他左胳膊里面镶嵌着几颗子弹,伤口还在往外渗着绿色的贵血。

    “不碍事!”他满不在乎的捏着子弹,往外一拔,“乒乒乓乓”的扔在地上。

    “他出去了,快追!”开门的声音。

    我要避开,毛子却很兴奋,摩拳擦掌,“让他们出来!我吃了他们!”这时,从里屋忽然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回来!”

    这声音的腔调很奇怪,不男不女,瓮声瓮气的,不像是从人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倒像是谁在捏着鼻子说话。

    腹语。

    我想到了这个词。

    有高明的人,能用腹部一挤一压产生的气流来发出声音。这种技能我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不知道为什么就联想到了这儿。控制体内的气息,对于普通人很难,但对修道,修佛的人来说,却是每天都要做的。练功的人,周天搬运,就是用意念控制气息,在体内按着经脉游走,来强身健体,强壮精神。

    他们对气息的控制妙到毫巅,说句粗俗的,你让他们放屁,他们马上就能放出来,而且还能按照你的要求放出声音不同的。

    “有贵客到来,你们这些虾兵蟹将出去,就是人家的下酒菜。回来吧!”

    发出这不男不女的声音的人貌似很有地位,因为紧接着我就听到那群人停止开门,纷纷回到了里屋。

    “哪位高人在外面?我们王家有哪里得罪高人的地方,你明示!要不进门来坐坐?有什么话我们说清楚!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这时候,一个清亮又英气勃勃的女人声音传出。

    太有意思了。

    我忍不住想放声大笑,这些天来我的生活比以往的二十多年都要精彩的多,好像是踏入了个精心设计的圈套。这个女人的声音我听得很真切,事实上一天之前,我还上了她的身子。

    王琳。

    闹了半天,这栋宅子是她家的?那厉鬼刘海峰要杀的人也是她了?不过为什么没见动静呢?我刚才在院子里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尸身。

    我扭头望去,江超也瞠目结舌,好像脑子陷入了短路。昨晚王琳匆匆扫了他一眼就被江心远给迷晕,应该没看清他的相貌,也没听到他的声音,他却是把王琳看得一清二楚,也记得她的声音。他不是那种有急智的人,也没想好怎么说,干脆就闭着嘴巴一声不吭。

    王琳又连续问了几次,江超还是一声不吭。

    “既然贵客不肯主动露面,那我只有得罪了!”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又响起。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尸气透过院墙,直接击到了我面前。

    这股尸气来得快极,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还是毛子挡在了我面前。他张开嘴巴,“哇”的一声把阴郁的尸气全吞下了肚,拍了拍小肚子。毛子体质特殊,我也搞不太懂,这些尸气之类的对他来说反而是补品。

    “果然厉害!”屋子里的人冷哼一声,紧接着,荡人心魄的鬼哭狼嚎声响起!

    这声音十分奇怪,刚开始细细的,像是婴儿在哭,又好像是猫叫春。没过几秒钟,音调陡然拔高,又掺杂了啜泣声、惨笑声,百转千回。

    接着,转化成了女人的哭声。哭声缠绵悱恻,凄婉动人,好像深闺怨妇在叹息,又好像女鬼坟头哀悼。古宅上空风声呼呼,逐渐有了风雷之声。

    我的头像是要炸开,难受的要紧。屋里传出的这声音似乎专门针对魂魄,每发出一个音节,我感觉自己的魂儿就震动一下。哭声中的悲怆之意感染了我的情绪,让我心里像是猫抓一样难受,诸般心情涌上心头,身子像是要炸裂一样。

    江超也承受不住,他从包里掏出符箓塞到耳朵里,又掏出些奇怪的虫子含在嘴里,仍然是满脸痛苦的神情,看样子就连迈步离开都艰难。

    好硬的点子!屋里这位应该是硬茬。

    “哭!哭!哭你妈个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毛子貌似也有点受不住。他忽然张大嘴巴,朝着院子发出了咆哮!

    吼声一出,院里的风雷之声更烈,半空里忽然像是起了个霹雳!

    啪!

    空气发出爆响。

    我清晰的看到,原本无形无质的空气像是被人投进了小石子一样,以院子为圆心,朝外荡出一圈圈涟漪。

    涟漪波动到毛子身上,他闷哼一声,退后两步,吐出几口绿色的鬼血。我和江超则直接被震飞。我的耳朵嗡嗡嗡乱响,在地上半响回不过神。

    不过这样一来,屋里的鬼哭声也停止了。我们伤得这么重,屋里那人也绝对讨不了好。

    这时,大门猛然打开,王琳举着枪就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