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缩地成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257字

    跟着她出来的,是七八个同样端着枪的彪形大汉,不过他们手里拿的不是普通手枪,竟然是微冲。

    日了狗了,这群人是什么样的亡命徒,竟然还有这种武器?

    “嗯,怎么没人?”王琳和那群大汉本来严阵以待,她把手枪的保险栓已经拉开,本拟一枪把门外的人射个对穿,结果打开门发现外面空空荡荡。

    “他们肯定没跑远,去给我找!发现了就打死!”王琳黑着脸冲大汉吩咐道。

    “是!”这帮人都训练有素,得令后马上执行,两个人一组,朝小巷口跑去,然后四散而开。过了不到十分钟,四组分别回来了。

    “报告大姐!没有!”看起来王琳平时十分有威信,这群汉子身上煞气都很重,应该都是背负人命的,在她面前却像是小绵羊一样。

    “琳琳,回来吧。仙子说那来的人不止一个,十分厉害。这个会所这几天先别来了,我们赶紧走。”一个好听的男子声音从屋里传来。王琳悻悻的收枪回去。不多会儿,两辆轿车悄悄从后门开了出来,几乎是悄无声息的驶出了小巷,开向地安门大街。

    我和江超、毛子在门前的垃圾桶里,把这一切都看到了眼底。刚才王琳开门的一瞬间,毛子用搬运法把自己和江超搬运到了垃圾桶里。我是阴魂状态,王琳看不见我。屋里刚才和我们斗法的人看来伤势不轻,否则能感应到我们还没走远。

    看着王琳他们驱车离开,江超怀里的寻人蛊也焦躁不安的震动了起来。他把蛊挪动了几个方向,指向王琳他们离开的方位时,那蝉嗡嗡鸣叫了起来。

    这说明,霸占我肉身的刘海峰也是在那个方向。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刚来的时候院子里那些尸体应该是跟着刘海峰一起前来报仇的小弟。很显然,那群人杀到了这个屋里,但那种乌合之众怎么会是拥有微型冲锋枪的这群亡命徒的对手?估计一个照面就被全干趴下了。很意外的,刘海峰没有在其中。难道他是想在半路里打埋伏?

    如果是这样的话,没准一会儿在半道上,刘海峰就会出现,杀王琳他们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我对毛子说,“我们也赶紧走!”

    他摆摆手,示意我等他下。“粑粑,等我一分钟。”说完,闪身进了院子。

    院子里还留下了几个人看门,毛子进去后立马引起了阵鸡飞狗跳。

    “是刚才那小鬼!”

    “开枪,开枪!”

    “枪没用,他不是人,快把狗牵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

    “啊!”

    这阵动静来的快去得也快,不到20秒就结束了,期间掺杂着人的惊呼声,惨叫声,以及恶狗的嚎叫声和悲鸣声。

    浓浓的血腥味随着夜风吹到了江超鼻子里,他脸皮狠狠抽搐了几下。

    毛子笑嘻嘻的翻墙出来,手上和脸上全是血,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牵着江超的手。“超叔,我粑粑让我们赶紧走。”

    江超像是见了鬼一样——噢,确实是见了鬼——他厌恶的把手甩开,眼睛里有了掩饰不住的怒气。“你是把屋里的人全杀了吗?”

    “还有一条大狗和几只猫。”毛子补充道。

    “你!”江超被噎得顿了一下,他的拳头举到半空,最后无力的放了下来。“给你爸说,我帮他找到他的尸体后,等到他顺利还魂,我没法和你们呆在一起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切,没有你又什么大不了,你那么弱,连我都打不过。”毛子不屑的冲他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还在上面拍了两下,充满了挑衅。

    江超气的脸都红了,圆圆的脸涨红了血,跟苹果一样,不过他确实是打不过毛子,所以脸色变化几次后,终究是没有再说话。

    趁他俩说话的功夫,我飞到院子上空瞟了两眼,赶紧落了下来。院子里的景象用修罗地狱形容也不为过。刚才有人用枪打中了毛子,他就反过来把这老宅子里的人杀的鸡犬不留。这小子还真是睚眦必报,从这个角度来说跟江心远完全是一样一样的。

    从内心来讲,我对这种做事方式倒不是很排斥。估计是因为我骨子里也是这样的人。

    闲话不多说,既然刘海峰可能在半路拦截王琳他们,我们也只有跟踪上去。这时候毛子的用处又显现了出来。他一手托着江超,一手拉着我,猛地一发力,就窜出去很远。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看着是迈出不大的一步,但是当脚步落下去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快速变幻,就像是坐高铁一样。一步迈出,回首一望,已经走出了上百米。

    这种法术叫做“缩地成寸”,是修行者用来赶路的法术。传说中水浒传里的“神行太保”戴宗就会这种法术,作法时候在小腿上绑上两个甲马,用精血施法,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明代的大武术家张三丰也会这种法术。据说他在道观里放了个热烧饼,然后下山,去武当山下的集市采购东西,等到从集市回来,烧饼还没有凉。

    跟这小鬼越接触,我发现他身上的奥秘越多,不过这样也好,他越厉害,对我的帮助越大。

    借着缩地成寸法,我们很快就接近了王琳他们的汽车,就在后面远远跟着。夜色深沉,毛子在我们身上布置了一层阴气,和夜色几乎融为一体,也不怕被人发现。

    从王琳他们离开,到毛子杀光院子里留守的人,再跟上他们,说起来很长,其实时间也就过去了一两分钟。那车子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刚刚要开出南锣鼓巷,开到地安门大街上。

    这时,小轿车忽然发出爆胎的声音,几声巨响后,前车的四个轮子瞬间全瘪了。

    紧接着,从街角飞出几个燃烧瓶。燃烧瓶里装满了汽油,正在熊熊烧着,其中一个瓶子不偏不倚的砸烂了前车窗,砸到了驾驶员脑袋上。

    “有人埋伏!快下车!”这群人毕竟都是杀过人的,心理素质很强大,临危不乱,马上纷纷拿起枪下了车。

    “你们在这里干嘛?”正好有两个情侣好死不死的从大街上经过。这个点儿,大马路上几乎没人,这俩人不知道是刚看完夜场电影,还是找小旅馆开房。

    王琳本来心情就不好,没有任何废话,“砰”一枪,把那个探头探脑往车里看的年轻小伙子一枪爆头。

    他身边的漂亮姑娘呆了几秒,骚黄的尿液从裙角留下来,刚要尖叫,被窜到她身后的大汉用匕首干脆利落的划断了脖子。

    “哪个王八羔子打埋伏?滚出来!”王琳冲着漆黑的巷口大吼道。

    回应她的是一声枪响。

    王琳反应奇快,在枪响的瞬间整个人就横飞了出去,子弹擦着她的耳朵,射中了站在她身后的大汉的左胸。那大汉在地上滚了几下,当场就不行了。

    开枪的位置也暴露了对方,王琳这边的人马上齐刷刷掏出手枪,冲来子弹的位置疯狂扫射着。

    “王八蛋,不是你的身子不心疼啊。”我大概摸准了刘海峰是什么想法,反正他已经死了,这个身子是捡来的,能报仇了最好,报不了仇他也没什么损失,所以他可能压根就没想过什么精妙的战术,或者是脑袋瓜子笨,想也想不出来。

    我很愤怒,但是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冲毛子怒了努嘴。毛子会意,把江超和我放在个隐蔽的地方,自己冲了出去。

    “又是那个小鬼!”

    “别过来,啊!”

    屠杀这种普通人,对毛子来说还是很轻松的,从他出现的时候,一照面就杀了俩人。

    这时,那巷口的人也出现了。他一身黑衣装扮,蒙着脸,手里握着黑洞洞的手枪。从巷子口钻出来后,那人飞身跃起,开了两枪,身子斜斜窜到了一辆轿车的底下,把轿车当掩体。

    “砰!砰!”他看起来枪法不错,弹无虚发,两枪取走了两个人的性命。

    那人身手矫健的很,像是猴子一样。我看着他在轿车下面三扭两扭,就到了王琳的身后,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勒住了王琳的脖子,然后把枪口对准了王琳的太阳穴。整套动作像是行云流水一样,一气呵成,我都要给他鼓掌了。

    “王东,滚出来!你妹妹在我手里,不出来我就一枪崩了她!你个王八羔子现在当起了缩头乌龟?”蒙着脸的人说话了。他嗓音低沉,听起来十分的沙哑。

    王琳愤怒的咬破了嘴唇,这个女人也十分剽悍,她的后腿抬起,朝蒙面人的裆部猛踹。王琳脚上穿的高跟鞋,鞋跟10公分都不止,又尖又细,被踹准了,估计蛋碎是跑不了的。我远远的看着都觉得蛋疼,惨叫,“不要啊!”

    好在蒙面人反应极快,他冷哼一声,调转枪托,狠狠砸在王琳后脑勺上,王琳的脚还没踹中,就软绵绵的晕了过去。

    “王东,王八蛋!你把我妹子糟蹋了,现在当缩头乌龟了?我数三声,再不出来我把你妹子一枪崩了!”

    他一直冲着第二辆轿车喊话。那辆轿车自始至终,里面都端坐着个人,一直没有动过,想必就是蒙面人嘴里说的王东。

    在他喊话的关头,周围的大汉也被毛子全都杀了。毛子拍拍血淋漓的双手,冲蒙面人龇了龇牙齿。

    “谢谢你,小弟弟。”蒙面人十分沉得住气,想来也是大风大浪见惯了,他冲毛子点点头,接着高喊了一声,“三!”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二!”他把枪口离王琳的太阳穴又近了近。

    江超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看来他也发现了什么。

    “一!”蒙面人大吼一声,“王东狗日的,给你妹妹送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