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抉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839字

    这时,二楼传来激烈的打斗声,男人的叫喊,以及女人的厉吼,还有金属落地的声音,脚步声,重物敲击的声音。

    最夸张的是,还有枪声。

    “砰!”

    这声巨响,在寂静的火葬场里面显得分外刺耳。

    再顾不得许多,我们一行人沿着楼梯跑上了二楼。这种楼房的楼梯设置是这样的:在楼道最中央有个大楼梯,能从一楼到二楼再到三楼;楼道最两端,也有两个小楼梯,作为紧急疏散等等之用。

    我们从中间的大楼梯三步并做两步上去。这楼层的设置是坐北朝南,楼道则是东西走向的。我瞥见西边的楼梯尽头,有个灰白色的影子一闪即逝,在它身后紧跟着个男人。

    两个影子都快得很,但我还是认了出来。那男人的身影再熟悉不过了,我看了20多年。

    那是我自己的身体。

    “刘海峰!果然是那个厉鬼,用我的肉身来火葬场了!”我一时没想通他来火葬场干嘛,难不成是要偷尸体?不过这不重要,抓到他就一切都解决了。

    “追!”我冲毛子道。毛子点点头,拉着我和江超就跑。

    这时,变故陡生。

    他刚迈了一步,就到了楼梯尽头,正要下楼,这时,从旁边的房间里钻出来两个人。他们都是黑衣黑裤,脸上带着面具。太过于突兀,我没看清面具画的什么,好像是三国的人物脸谱。

    这两个面具男手里分别端着两个盆子,盆里装着腥臭的液体。看到我们过来,两人劈头盖脸的把盆里的液体泼了过来,看来是训练有素的。

    “哗!”我首当其冲,被盆里的液体浇了满身,江超和毛子也被淋了一头一脸。

    痛。

    我身上冒出了缕缕白烟,身体的大部分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溶解。

    我知道那液体是什么了。

    黑狗血。公鸡血。经血。

    还有些尿骚味。应该是掺杂了些童子尿。

    这些都是辟邪、驱鬼、克制阴魂的重要物品。

    黑狗血和经血都是天下最污秽的东西,能污染魂儿。公鸡血和童子尿是至阳的东西,能克制阴鬼。

    这几样东西,用其中一样,对阴鬼就能造成不小的伤害了,更别提把四样东西混合在一起了。

    这种四合一的液体泼在阴魂身上,就像把王水泼在普通人身上。

    我当场就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痛,身子像是积雪遇烈日一样消融。

    毛子也受伤不轻,他身上的皮肉这次是真的烂掉了不少,粉嫩的脸蛋也红肿鼓胀,肿起来老高,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像是被人胖揍了一顿。

    “吼!”他怒吼一声,瞬间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面前,手爪伸出,就探到了那黑衣人胸口,手一伸,一搅,再一掏出,手里已经握了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被掏心的黑衣人哼也不哼的倒下,毛子把那颗热心塞到嘴里,三两下嚼完。他真的是生气了。

    另外一个黑衣人吓得把盆子扔了,不过他马上从怀里又掏出几个玩意儿,对着毛子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那玩意儿黑黑的,有人的巴掌那么大,上面带着强烈的阳气。这黑色东西砸中毛子,毛子像是被石头击中一样,痛苦的弯下了腰。

    黑驴蹄子。

    这玩意儿是克制僵尸的至宝,对于阴秽的东西也有克制作用。相传八仙里的张果老骑的是毛驴,自那以后普天下的毛驴都沾了仙气,它们的蹄子阳气炽烈,用黑驴蹄子打阴鬼就好比用大石头打人。

    这还没完,那黑衣人手一抖,几串铜钱出现在他手中。看到黑驴蹄子对毛子有克制作用,黑衣人貌似也镇定了许多。他翻掌就要把铜钱放在毛子天灵盖上。

    钱能通鬼神,本身就是灵异之物,而且,金钱是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东西之一,被千人拿万人摸,尤其这种古代的铜钱,流传到现在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了,脏的厉害,不知道被多少死去的人贴身带过,肮脏程度比经血有过之而无不及。

    道门有种法术,叫厌胜法,专门就是用污秽之物来克制敌人。黑狗血,经血,铜钱,都是世上顶尖儿污秽肮脏的东西,就算是修道者的阴神碰到这几样东西,也得绕道走。魂儿被污染的厉害了,受伤还是小事,更严重的可能会道基全毁,成为废人,或者干脆走火入魔,魂飞魄散。

    有些粗通道术的江湖术士,擅长用障眼法骗钱骗人,所谓的障眼法其实也就是幻术,让你产生幻觉。破解他们的法术很简单,一盆黑狗血就行了。

    除了污秽的东西能破阴鬼和道术,至阳的东西也能破阴鬼,比如童子尿、公鸡血。这些东西对阴鬼的杀伤力比污秽物还要大,但是破不了人练的道术。

    黑衣人把铜钱按在毛子脑门上,毛子顿时汗流浃背,双膝跪到地面,发出巨响,水泥地面都被震塌了两个小坑,屋顶的灰尘簌簌落下,把所有人都弄了个灰头土脸。

    钱通神,又汇聚了千万人的贪念,打在鬼身上,有万斤重。佛门护法韦陀,兵器是柄黄金杵。黄金杵拿在手里,轻如鸿毛,打在鬼神身上,重如泰山。

    遇到小鬼,拿枚古钱放在他头顶,能让他倒地不起,怎么也站不起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我们打个照面,到两人泼脏血,毛子杀人,再到黑衣人拿黑驴蹄子、铜钱,加起来也就10秒。

    我被四合一的污血破中后,身体全部化了,10秒多之后才复原。这时我发现,我身体已经非常淡了,淡的几乎看不见,两条腿也没有了,只剩下上半身还在悬浮着。

    接连的受伤,让我的魂魄已经受损严重,如果不是牧的功法太神奇,我早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纵然如此,我也消耗不起了,再受一点伤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江超刚被血泼中,眼睛里进满了血。他这时才用衣服把眼睛擦干,去打量周围的情景。他是人,这黑狗血经血之类的泼在他身上,只会起到恶心他的作用,而不能造成任何杀伤力。

    看到黑衣人拿铜钱镇压毛子,江超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一扬手,用指甲对着黑衣人弹了弹。他的指甲留得很长,平时把练好的蛊毒藏在指甲里,需要用的时候弹出就行,很方便。

    绿色粉末状的蛊毒沾到了黑衣人的身上,他立马倒地,接着用手不停的挠身子。“这是什么东西,哈哈,太痒了,哈哈哈!痒!痒!”

    一开始他还是嘻嘻哈哈笑着,但过了几秒钟,那笑声就变成了哀嚎。“痒死我了!受不了了!痒啊!”

    我不知道这种痒能达到什么程度,看他用手不停在身上抓,抓的鲜血淋淋还不停手,指甲都抠到了肉里。

    “放了我,放过我!”黑衣人用头去撞墙壁,涕泪横流,“难受啊,我好难受!”

    他撞得越来越猛,简直是要故意寻死一样,把头都不当做自己的。

    “砰”的一声巨响,黑衣人的额头鲜血汩汩流出,他眼皮一翻,晕死了过去。

    毛子现在十分惨,小脸煞白,浑身上下都是汗,简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他浑身上下都是伤,被黑驴蹄子和污血造成的伤口遍布全身,像是被人砍了几百刀,血肉外翻,有的地方是白白的嫩肉,有的地方则露出的是鲜红的血肉。

    江超看得也胆战心惊。他从背包里掏出一盒药膏,扭开盒盖,是瓶墨绿色的膏药,清凉的草药香味渗人心脾。我闻到这味儿,感觉神魂似乎都壮大了些,精神为之一爽。

    “这是我们祖传的伤药,对人受伤有奇效,对鬼……”他斟酌了半天,“对非人的物种,不知道效果好不好。你试试吧!”

    这时,一束霎白的手电光射了过来。

    “是谁在那儿?举起手!”一个保安模样的人快步走过来,他左手举着手电,右手拿着电警棍模样的棒子,还在往外掏电话。

    火葬场晚上是很诡异,但也得安排一两个守夜的。发生了这么大动静,又是枪响又是打斗的,不来个把人倒是不正常。

    “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江超举起手,在准备说辞,不过他实在不是那种善于说谎的。

    就在他组织语言的时候,毛子已经窜出去了,一个起落到了保安面前。

    他现在浑身浴血,伤痕累累,脸色更白的不正常,看起来倒是有了厉鬼的样子了。

    那保安眼神貌似不很好,毛子窜到他怀里后,他还把脸往前凑了凑,看看跳到他怀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蜀黍,你好。”他亮出了獠牙。

    保安的手电掉到了地上。身子直挺挺倒下。

    半分钟后,被咬断了喉管的他已经被狼吞虎咽的毛子吃得只剩下个骨架了,这小子发起疯来简直不是人。不,他本来就不是人。

    我感慨一声,之前被他可爱的外表和萌萌的表现感染,以为他就是个小孩子,但现在目睹他吃人,我才想起来,他骨子里本身就是鬼童+蛊童的合体,这两种生物都是邪恶无比的,怎么可能生出来一朵白莲花?

    “你……你……”江超气得发抖,指着毛子“你你你”了半天。他刚才一个没留意,毛子就干脆利落的窜出去咬断了保安的喉咙,他想制止也来不及。

    “我真是后悔刚才救了你!以后你死活跟我无关!”最后,他铁青着脸说出了可能这辈子最重的话。“扬天,你听着,我答应帮你找尸身,就一定会做到!但是你要是执意和这个恶鬼混在一起,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我叹了口气。这一天是我已经料到的,但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

    他真要让我选的话,我选谁呢?

    这个问题我不敢去想。

    江超救过我,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早死在江心远手下了。当初他听到我可能有危险,当即就从云南赶到了北京,我虽然薄情,但也重义,这份恩德我记得。

    毛子是邪恶的恶鬼,但不得不说,他的行事方法十分符合我胃口,而且,他把我当做爸爸看待,而对这个刘晓莉和陈捷的孩子,我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最重要的是,他很厉害。我以后的各种艰难险阻,可能要靠他来度过。这么想当然很自私,但人都是自利的生物,有些话你不说出来,不代表你不会去想。即使你刻意压制住自己的想法,但是潜意识是很难控制的,我不想自欺欺人。

    我朋友本来就不多,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现在对我最重要的人了。然而,这两个人却是势如水火,看起来没有合解的可能了。

    江超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

    “现在你就做个决断吧。”

    他从怀里掏出两根线香,用火机点燃,自己拿了根,让毛子也拿了根。

    “我现在听不见你,看不见你,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我和这个恶鬼,你选一个吧。”

    “你选谁,就把另外一个人手里的香吹灭吧。”

    两根线香燃烧着,那火苗像是初升的太阳一样,刺痛了我的眼睛。

    两团火焰,分别被目前对我非常重要的两个人拿着。

    而我,要在他俩中间做个抉择。这个抉择可能会影响到我日后的许许多多事情。

    江超面无表情,敦厚可靠的他站在那里,像座岩石一样,静静等待我做决定。

    毛子身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血,他用舌头轻轻舔着自己的胳膊,满不在乎的捏着香。

    我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