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陆地剑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2559字

    看着自己的属下被眼镜妹肆意屠戮,身为主子的韩雪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奈何古剑厉害,连韩雪也不敢轻攫其锋。

    不过,眼镜妹自己作死,背后露个大破绽,她肯定不会放过。

    “唰!”韩雪手爪暴涨,一尺多长的幽幽骨爪直插眼镜妹后心。被插实了,心脏都要被摘出来。

    这时,一直在地上抽搐的刘海峰忽然动了。灰黑的影子从我的尸体里飞出,正正的撞在韩雪身上,把她撞了个踉跄。韩雪怒喝一声,狠狠抓在刘海峰的魂魄上,刘海峰这个猛鬼也极其凶悍,拼着命不要,硬挨了这一爪,飞起一脚踹在韩雪小腹上,把她踹飞了10多米。

    “海峰!”眼镜妹这才发觉背后的情况,惊呼一声,搂住了刘海峰。

    刘海峰现在很惨,浑身上下像是被硫酸泼过,密密麻麻的都是伤痕,魂儿的颜色也在快速变淡。

    “仟儿……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说完这句话,刘海峰慢慢在眼镜妹手里分解了。这个形容可能有点难懂,你可以想象下海边的沙堡,在海浪冲击下分崩离析的样子,就和那差不多。

    “海峰!”眼镜妹整个人都崩溃了,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周围的厉鬼们看到有机可乘,潮水般的涌上来。

    “仟姐!”围在她身边的几个小流氓倒是有情有义,看到眼镜妹失魂落魄,连阴鬼上来也不知道躲闪,自发的站在眼镜妹身前保护她。

    三人手里的铜钱、黑驴蹄子不要命似的洒出,暂时打退了阴鬼的攻击。可是这些东西都是消耗品,他们也没有哆啦a梦的次元袋,没法从里面无穷无尽的掏出,洒了一会儿,铜钱和黑驴蹄子都用完了。

    厉鬼一拥而上,直接把三个人撕碎了,比五马分尸还要碎一点儿。

    “啊!”其中一个小流氓的断掌砸在眼镜妹脸上。血腥味儿总算让她从失去男朋友的悲痛中清醒了点儿。看到三个同伴都惨死,眼镜妹疯了样的站起来,拿起了古剑。

    “死!”

    门板似的古剑横挥,把冲到她面前的六七个厉鬼齐齐腰斩。

    “死!”

    再竖着一劈,从空中俯冲下来要咬断她脖颈的吊死鬼被从中切成了两片,连吊死鬼独有的标志——垂在嘴边的猩红长舌也被从中整齐的一分为二。

    “死!”

    “死啊!”

    母老虎不好惹,发了疯的母老虎更是连鬼都怕。

    刚才是潮水般的涌上去,现在群鬼却是潮水般的往后退。纵然他们智慧不高,还是本能的感受到了恐惧。

    不过这种大开大合的打法十分消耗体力,她毕竟是女人,纵然悍勇,也有极限。片刻后,眼镜妹的呼吸开始紊乱,挥剑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啊!”随着声凄惨的喊叫,眼镜妹的右臂掉了下来。刚才几个积年的猛鬼趁着她动作减缓,拼了命上前,合力把她握剑的右臂给斩断。

    “上!”这个时候,我和毛子终于动了。古剑厉害,对火葬场来的百鬼有伤害,同样对我和毛子也有伤害。

    毛子对付这群死鬼,还是游刃有余的。他催动身法,像是旋风一样在鬼群中穿插来去,每到一处,就收割走一个鬼的性命。

    我也老实不客气的冲上前。喝了毛子的鬼血后,我的魂儿不仅恢复了,力量也比之前大了不少,虽然比毛子还远远不如,但是自己一个对付两三个鬼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江超,则是快步上前,捡起了古剑。古剑对鬼有巨大杀伤力,对他却无用。只是眼镜妹握古剑的手握得十分紧,就算胳膊被砍下来,那截断臂还是紧紧握着剑柄。江超掰了两下没有掰开,他强忍着恶心,勉为其难撕下身上的衣服,用布把断臂包住,然后握着断臂,朝韩雪冲了过去。

    刘海峰临死前那一脚也十分狠,韩雪本来就是强弩之末,又被狠踹了下,到现在才颤颤巍巍的爬起来,随即就见到了持剑冲到她面前的江超。

    再望向远处,她召唤来的帮手正在被毛子屠戮着,饶是她修炼了几十年,经验丰富,又能对小辈放下身段,现在也有点慌神。

    “不要杀我!不要!”她尖声叫了起来。

    江超略一犹豫,韩雪眼神陡变,双手快速在胸前打出几个法诀,吟唱起来。

    这声音绵绵密密,若有若无,宛如女子叹息,又像老枭夜啼,还似百鬼夜哭,野狐拜丘,千转百回,荡魂摧魄。

    正是那天晚上在王家大院,差点把我搞得魂飞魄散的索命鬼音。

    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她重伤,刚唱了没两句,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吟唱马上被打断。

    眼神略有涣然的江超在歌声停止后,神情逐渐变得清明。“你这种恶鬼,还是不要再害人了。”长剑高举,就要给予雷霆一击!

    “干爹救我!干爹救我!”在最危急的关头,韩雪忽然像是得了失心疯,不再管江超,反而是抬头望着空空荡荡的房顶大叫。

    “干爹法力无边!”

    “干爹法力无边!”

    我料理完缠着我的鬼,也已经到了韩雪近前,看着她在鬼叫。

    毛子也杀光了所有的厉鬼,浑身浴血,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至于眼镜妹,在右臂被割断后,又遭阴气入体,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目前厂房里还清醒的,只剩下韩雪,江超,我,毛子。

    除此以外再无他人,我也没有感受到有潜伏在附近的人的气息,她在鬼叫什么?当真是因为快死了,所以神智错乱,瞎喊一通吗?

    江超吸了口气,古剑猛的劈下!

    这时,一道白光猛地刺破车间大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到江超面前,挡下了这几乎必中的一剑!

    “哐当”一声巨响,江超手里的古剑从中断裂!

    这柄古剑本就是老物件,锈蚀的不成样子,只是因为煞气重,所以才能斩鬼,但是和完好的兵器对拼,就不行了。

    一个寻常人拿柄不锈钢刀,或者拿个电锯,能轻松的把这柄剑损毁。

    半截断剑落在地上。受到猛烈的撞击,江超的虎口也破裂,鲜血渗了出来。

    什么情况?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韩雪必死无疑的时候,这道突如其来的白光救下了她,而当我看清楚这道白光是什么的时候,更是猛的吃了一惊。

    毁掉古剑后,白光貌似也消耗不少,光芒淡去,现出原形。

    这是柄精致的小剑。剑身通体呈现象牙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的,看起来晶莹剔透,没有杀气,反而像是精致的工艺品。整柄象牙色的小剑也就半尺来长,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柄长一些的匕首。

    然而,就是这件工艺品似的小剑,突如其来,救下了韩雪,并且一举毁坏了几千年前的青铜古剑。

    恐怖!

    小剑静静的悬浮在半空,停在韩雪面前。

    看到这柄剑,韩雪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她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干爹法力无边!干爹法力无边!干爹救我!”

    这柄剑莹润柔和,发着淡淡的光芒,和阴鬼之类的阴气、鬼气完全不同,但是却让屋里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江超从包里取出伤药,把裂开的虎口洒上一层药粉,吸了口冷气。

    毛子的表情从来没有这么严肃,他盘膝坐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摆了个五心向天的姿势。我不知道他在干嘛,但是能看出来,这应该是他面临大危险时候的御敌姿势。

    他们都看出来,我自然也看出来了。这柄剑的主人,恐怕拥有着匪夷所思的能力。

    我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个词。

    陆地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