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天眼通和天耳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2994字

    屋里晦暗不明,几盏残灯如豆。

    我试着动了动身体,身上剧痛,然而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

    “你醒啦?”江超关切的扶住我,给我递来杯温开水,我接过杯子一饮而尽。久未进食的身体像是荒芜的沙漠,拼命吸吮着每一滴水分。

    江超拍着我的后背,“慢慢喝,别噎着。饿了吧?我给你下了面,现在端来。”

    他开门去了厨房,我放下水杯喘息着,片刻后,再世为人的感觉才清晰起来。

    屋里没开灯,在地板上放着七盏油灯,摆成北斗形状。传说,人的双肩、头顶各有三盏灯,代表人的元气,灯灭了,人也就死了。因此在各门派的法术里,为活人吊命,为新死之人招魂,都要借助油灯这种法器。当年诸葛亮在五丈原续命,也是点燃了七七四十九盏灯,可惜最后功亏一篑。

    一个小时前,那个忽然冒出的剑仙把我们像是小鸡一样玩弄在股掌之间,抓走了毛子。毛子在最后关头救下了江超。随后,江超带着我的尸体和魂魄回到了家,帮助我还魂。

    三日还魂,终于功成。

    经历了这三日的魂魄出窍,既而又再恢复人身,我感觉魂魄已经和之前大大不同了,看这个世界,有了全新的体验。

    “唰唰唰”。

    这是楼下,微风吹过草丛的声音。

    小区的草坪离我的房间足有50米,此刻草丛中的动静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一只蚂蚱趴在草叶上,双腿发力,朝另外一片叶子扑了过去。那颗草叶上晶莹的露珠被震动,顺着叶子滴落下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摔起一地玉碎。

    我屏住呼吸,凝聚精神,把心神放在更远的地方。

    200米开外的小区门口,小贩们已经推着三轮车开始卖菜。鲜嫩的小黄瓜顶花带刺,油麦菜水灵灵的,刚出炉的大馒头松软烫手。

    一个黑心小贩收了个老太婆100块钱,手迅速的在挡板下面掉了包,再拿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张假币。“大姐,这钱我找不开,你看看有没有零的吧!”

    一切尽在我心底。

    这种感觉很奇妙。我人呆在屋子里,然后周遭的声音,我想听就能听到,周遭发生的事,我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佛门里面有五眼六神通。五眼是天眼,肉眼,法眼,佛眼,慧眼。六神通则是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智证通。

    我现在的情况,就和修炼了天眼通,天耳通相仿。

    只不过,佛门里的天眼通,天耳通大成的话,世间万物尽在眼底,诸般声音尽在耳畔。我现在尽了最大努力,也就是把方圆200米以内的情况掌控,离最高境界还差的很远。

    即使这样,也远超常人了。

    我盘膝坐在床上。

    观想自己在登上一座宝塔。

    塔有九层,我逐层往上攀援。

    一层,两层……直到九层。

    到顶后,纵身往下一跃……

    魂儿霎那从肉身飘飞了出来。

    这是道术里面的宝塔观想法,是最流行的神魂出窍观想法。道术里魂儿出窍的法子很多,九层宝塔观因为相对简单,所以是流传最广的。

    我足不点地的飘在卧室半空中,静静望着床上我的肉身。

    此刻肉身瘦得像是一具骷髅,皮包骨头,煞是可怖。所有的精血仿佛都被吸走了一样,整个人完全干瘪下去。

    相反,我的魂魄却充盈壮大,比昨天足足凝练了有十倍不止。

    道门里有“金丹”“结丹”的说法,这丹并不是真的在肚子里结成个丹药,而是指人对气血的把控到了匪夷所思的能力,能够锁定全身精气,把精气凝固,封在丹田里。这样做的好处是,爆发力能增强十倍。打个比方,寻常人的精神就好像是乱七八糟的铁丝,分布在身体各处,到了结丹境界,就是把这些铁丝打磨成弹簧。弹簧的体积比散开的铁丝小很多,但是弹簧能迸发出强大的力量。

    肉身枯萎,就是因为全部的精气过于凝练,无暇再供给肉身。不过问题不大,等神魂回壳后,肉身就会恢复正常。

    我忽然想到了前几天死的那个程序员,有了个大胆的推测。他难道也是经历了三日还魂,身体才变成那样?只不过,可能出了什么差错,导致魂儿永远回不去了,肉身过久失去魂魄的滋润,这才真正枯萎。

    类似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八仙里的铁拐李,原名李玄,本来是个英俊无比的道士,因为修炼有成,获得了神魂出游的能力,就吩咐自己的小徒弟看守自己的肉身,自己魂游七天七夜后就回来。结果小徒弟守到第六天,家里老母死了,同乡催他回家。徒弟看师傅六天都没有醒,怕是已经死了,就大哭一场,把师傅肉身烧了,提着行李回家。

    李玄神魂回来后,发现肉身没有了。他当时并没有修炼大成,还需要肉身为依仗,万般无奈下,只得附体在一个又老又丑的跛子身上。起初千般不愿意,后来证道后,悟出了肉身只是臭皮囊的道理,也就没有再换身子。

    这么说起来,其实铁拐李应该是最有名的借尸还魂的例子。

    我想到了江心远。如果程序员韩朝方当真也是修炼了三日还魂,那有可能他的魂儿被江心远控制,回不了壳,导致肉身枯死。这么一想倒也合情合理。

    外面应该已经是早上7点左右,太阳已经出来了。只不过我卧室安装了厚厚的窗帘,现在窗帘被拉得死死的,显得屋里很暗。

    我忽然有些蠢蠢欲动,想看看自己能否置身在大太阳下。

    阴魂是不能见日光的,鬼暴露在太阳下,就会消散。

    道门把修炼大致分为几个境界,阴鬼,阴神,阳神。再往上还有境界,但是高深莫测,我也不懂。阴神可以夜游,而阳神可以日游,自在在日光下活动。

    我想看看自己到了什么境界。

    在这想法驱动下,再按捺不住,我朝窗外飘去。

    坚固的水泥墙却挡不住魂儿,我很顺利的就穿墙,到了楼房之外。

    今天的风并不大,也就四五级,吹在我身上却像是快十级的大风。肉身是渡海之舟,尘世是大海,魂儿相比肉身,还是脆弱的。

    夜晚的风是阴风,白天的风则带着炽热阳气。普通的魂魄,大白天不用说被太阳晒,被这风一吹,估计就要被吹散了。

    幸而,我现在魂魄比之前强大了十倍,风虽大,只不过让我行走艰难了些,却不至于被吹散。

    真正对我威胁最大的,是太阳。

    今天的温度应该也就在30°上下,对活人来说只是略有些晒,对我来说,却简直是像是被放在桑拿房里烤,还是那种木头桑拿室,不断有人拿瓢往炭火上浇水那种。

    这也是托了神魂强大的福,对林洁瑛她们来说,暴露在日光下,就不是桑拿室的事儿了,而是几千度的锅炉。

    我想试试自己的极限,任由阳光晒在我身上。过了八分钟后,我感觉头晕眼花,眼冒金星,身体有了融化的迹象。

    这时,卧室里传来江超的惊呼。“小天,你怎么了?”

    心念一动,我马上回了窍。

    他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我,“你的身体……”

    江超擅长的是蛊,对于道术修炼并没有从小就研究这些的我懂得多。我简单给他解释了下,满足了这个好奇宝宝刨根问底的心理。

    经过刚才的试验,我大致确定,我现在处在阴神和阳神之间的境界。

    能够感知200米内的任何情况。

    神魂能在大太阳下坚持10分钟左右。

    大概可以一个人徒手格毙30个左右的阴魂。

    这是我对自己目前实力的预估。至于有没有其他能力,还没来得及试。

    “对了,”江超指指门外,“刘海峰那个女朋友也跟着咱们回来了,她说死说活的非要见你。你见不见?”

    我想了想,“让她进来吧。”这眼镜妹要见我?我也有点好奇。我跟她素无瓜葛,难道因为她死鬼男朋友上过我的身,她也把我当成男朋友了?

    不到20秒,那个高大眼镜妹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现在才有空打量她。她除了高,近视之外,其实也是个大美人。小麦色的皮肤,身上洋溢着健康的神色。

    而且,很直爽。

    “我叫孙一仟,是刘海峰的女朋友。”她开门见山的介绍。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示意她快点说。

    她之前一剑把我劈成两半,我是想过教训她。不过随后想想看着自己男朋友在面前魂飞魄散,也挺可怜的,我也就不打算和这种女人计较。

    我现在只想多吃点面。江超做的鸡蛋面很好吃,淋了点小磨香油,上面还撒了些香菜,更是拌了许多老干妈的麻辣鸡油调料,还有大大的鸡块粒,别提多香了。我三天三夜没吃东西,着实饿坏了。

    “我怀了你的孩子。”她的第二句话让我把嘴里的面都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