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前往云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3575字

    我打眼一瞧,倒是巧了。这警察是前几天晚上敲开我家门,把我带走的那四五个警察其中之一,在派出所审讯我的时候,我跟他聊的也比较多,加上这警察名字比较有特点,我比较有印象。他叫李道,很怪的名字。年纪倒是不大,20出头,不过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当兵了,退役后托关系当了我们这的片儿警。

    “你不是死了吗?”他一副大白天见鬼的表情。当时他是亲手把我假死的尸体送到医院停尸房的,现在陡然在大街上看到我,要不是当过兵和警察,估计早炸毛了。

    我的大脑急速闪过各种想法。最能自圆其说的就是告诉他我其实当时是假死,后来又活过来,就从医院离开了。但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方案。我身上还背负着杀害陈捷和马建国的嫌疑呢,如果这么说,估计他还要把我带回去继续接受审讯,而我急着救毛子,万万耽误不起。

    最后我决定,装成不认识他,故作镇定的走开。

    “这位警官,你说什么?扬天是谁?”我扭头问问江超和简樊,“你们认识吗?”

    “扬天是哪个王八蛋?这么挫的名字。”二狗笑嘻嘻的,朝江超挤眉弄眼。江超语塞,只是摇了摇头,“不认识”。

    “哥们儿,你认错人了。”二狗上前要拍这小警察的肩膀,小警察闪开,一脸警惕的望着他。二狗悻悻的耸耸肩,扶起我就走。“拜拜警官。”

    “站住!”我们没走出几步,李道大喝道。他小跑几步快速走到我面前,伸出双臂拦住了我。

    “我最擅长记人了,没可能弄错的。”他炯炯有神的双眼死死盯着我,“这发型,这神情……”他伸手指了指我的鼻子,“这鹰钩鼻。世上哪有两个人完全一样的,就算双胞胎也会有细微的差别!你瞒不过我。”

    该死的,这警察倒是对自己十分有自信。

    “不好意思,你涉嫌杀人,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又活了,但既然你没死,那就跟我回去接受调查。”他的表情十分雀跃,我倒是能理解。成功破获一起连环杀人案,对他这种刚入职没多久的新人警察很有好处,而且是在街上亲手擒获了潜逃的嫌犯,更是大功一件。

    “对不起,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已经很不耐烦。看到他上前,我语气转冷,同时狠狠的瞪着他。

    之前说了,眼睛是人身上神魂最凝聚的地方,也是魂儿唯一能突破肉身屏障,直接施法的窗口。

    武学中有种功法叫“目击”,指的是厉害的高手,不出手,单单凭借目光,就能把对手吓得肝胆俱裂,跪地求饶。这倒是暗合了孙子兵法里面“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说起来很玄乎,其实也不难理解,就是用强大的气势击溃对方的心灵防线。小日本的武士道就最讲究精神气势,过招前要不断的试探、挑衅对方,用气势压制别人,真正交手也就几招的事儿。

    我的目光狠狠刺入这小警察的双眼中,他上前抓我的动作迟缓了下来,像是电影慢放似的。

    “你认错人了。回去吧。回去好好睡几天。”我柔声说道。击溃对方心灵后,对方就任由你摆布了。催眠术也是类似的原理,只不过普通催眠师只能让被催眠者主动放松,接受自己的催眠,还得配合怀表、钟摆之类的道具,很麻烦。高明的催眠师能用自己的心灵直接击破对方的心灵催眠,不需要那么多幺蛾子。

    他表情呆滞的点点头,不再抓我,而是逐渐转身,要朝自己的警车走去。

    二狗朝我伸出了大拇哥,“屌。”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他胸口有股气息透出,直刺他脑海。李道迷茫的眼神马上变得清明。他厉声大喝,“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看得分明,刚才让他恢复神智的是他脖子里挂的一个观音菩萨的玉佩。玉佩做工精美,最重要的是,上面带着些香火气。这就厉害了,这不是淘宝或者地摊上随便买来的,而是真正从寺庙里面求回来,而且经过开光的。

    这年头各种大师骗子太多,一件标榜着经过大师开光的挂坠动不动能卖到大几万甚至几十万,但是真正被开光过的却极少,大部分是挂羊头卖狗肉。所谓开光,就是真正有道行的高僧、道长,对物件诵经、加持,使得物件具有灵性。

    末法时代,披着修道人外皮的往往是邪魔鬼怪,真正有道行的人像是大熊猫一样稀少,这种人一般也只顾自己清修,对钱财虽然也需要,但是看的不重,不可能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天天开光东西,所以能得到真正开过光的物件,那是千难万难。

    我想起了我之前戴的玉佩,不知道我姑姑是经过怎么样的千辛万苦给我求到的,没有那玉佩我当晚就死在韩朝方这个厉鬼手下了。可惜,帮我挡了灾后,那玉佩也破损了,失去了灵性,现在还在派出所的监室里放着呢。

    “跑!”迷惑李道失败,为今之计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我撒丫子就跑,二狗紧随其后,江超反应了会儿,左思右想,还是跟着我们跑了起来。

    “你们别想跑,站住!”李道在后紧追不舍。“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我情知他是唬人的,他今天出来执勤,阻止街头斗殴,不可能持有枪,真有的话开枪前一般也要朝天示警,他却只是扯着嗓子喊,没有鸣枪。所以他喊了两嗓子后,我们反而跑得更快了。

    看到旁边有条小巷,我扭头就钻了进去。

    这条小巷宽只有2米多,两侧的楼房高高的,大白天进去也阴风嗖嗖的。我们三个在前面,李道在后面,前后脚进了小巷。

    “没路逃了吧!”追了一分多钟,小巷到了尽头,再也没路去了。李道从怀里掏出手铐,朝我步步逼近。“哼,你这一跑罪名就大了,量刑时候会从重的!不过你小子杀了那么几个人,本来也就是死刑。乖乖束手就擒,我让里面的人对你好点,不让你小子喝菊花茶或者吃香蕉,让你少受点侮辱。”

    “乖乖束手就擒的是你吧!”我冲他眨眨眼。

    “你什么意思?”他一愣神,我的神魂又侵入了他脑海。他脖子里的护身符厉害,马上又把我逼退了出来,只让他有过几秒的恍惚,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砰!”二狗拿过江超的甩棍,结结实实的朝李道后脑勺上砸了一棍。

    护身符能防鬼,但是防不了人,这一棍把李道砸的双眼翻白,晕死过去。

    “你们太疯狂了,竟然袭警。”江超不停的叹着气,看二狗要把甩棍还他,忙不迭的推过去。“这是凶器,赶紧找个河扔了吧。”

    “没事儿,他又没死。”二狗把李道脖子里那个精美的和田玉观音挂坠一把扯下,放到自己衣兜里,“这是好东西,我要了。”

    护身符被取下,李道再无保护。我轻松的侵入他的意识,花了几分钟时间,把他这半天的记忆抹去。等他醒了后,会记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确实挺厉害,但这终究不是正道。越厉害,以后越危险。”出了小巷后,江超还在不停劝着我。

    “我已经没法回头了,超。”我苦笑道。江超脸色一黯,“跟我回老家,我家老祖宗应该有办法帮助你。”

    “希望吧。”我兴趣不大,只希望能救出毛子。那冒牌剑仙虽然不是剑仙,但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的。为今之计,只有找江超姥姥的妈妈问问了。

    很快,我们到了飞机票代售点前。据江超说,他刚才走到门口,还没进去,天上忽然降下飞剑砍他。他百忙之中想到我可能也会有危险,就派出火雀预警。

    我心下感动,用力抱了抱他,“谢谢超。”

    “我们还是先离开北京,赶紧回我老家吧。那冒牌剑仙不具备千里御剑的能力,我估计出了北京他就对我们没办法了。”

    这个结论我也认同,我们马上进了售票厅。这个代售点很小,只有个无精打采的老女人坐在狭小的铁窗户后面,跟那种小旅馆的店主似的。

    “我跟你们一起去,把我的也买了吧。”二狗掏出身份证和钱。我想了下同意了。这小子害死了自己同学,在我家又被飞剑砍,自己养的小鬼也不是很听话,时刻想吃了自己,他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心里估计也害怕,呆在我和江超身边心里会踏实许多。

    江超把我们三个的身份证和钱递到铁窗子里,“买三张今晚到大理的飞机票。”

    那无精打采的女人病怏怏的接过身份证,开始办理。过了没一会儿,她忽然眼一瞪,把我的身份证扔了出来。“消遣我呢是吧?拿张死人的身份证买什么飞机票?再捣乱我报警了啊!”

    我一琢磨,估计是把我送到停尸房后,那边已经开了死亡证明,把我的户籍给注销了。

    这帮孙子,干正事的时候磨磨唧唧,做这种事儿倒是很麻利,生怕我多领了社保金之类的吗?

    没办法,我们灰头土脸的出来。身份证被注销,飞机和火车什么的都坐不了,我们商量了下,决定包辆出租车,直接开到大理去。

    预定车倒是很顺利,如今打车软件很发达,江超拿手机鼓捣了半天,定下晚上10点,一辆专车把我们3人拉上,一路开到江超老家去,江超和他讨价还价了半天,终于敲定。

    这一趟不知道要几天,我们回家收拾行李。因为都是男人,行李也比较简单,我就带了几件换洗衣服,二狗更是绝,衣服没带两件,各种款式的内裤倒是塞了满满一包。每个人都有怪癖,我也没有八卦的多问。

    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那个四五十岁干瘪老男人的声音。“小姑娘发育的不错嘛,让叔叔检查检查身体?”

    接着是“啪啪”两个嘴巴子的声音,以及高跟鞋怒气冲冲的下楼声。

    他的地魂被二狗养的小鬼吃掉了。人没有了地魂,就会失心疯,变得疯疯傻傻,而且没有廉耻心。

    不搭理他,我把冰箱、电视机等等的电源插头拔掉,正要关闭总电闸,屋里的灯忽然“啪”的一声灭了。

    接着,门外那疯癫的老男人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撕心裂肺的大喊起来。

    (第二卷 三日还魂结束。今天晚上8点开始第三卷 巫蛊寨 开始主角和江超、二狗的云南之旅。这卷江心远会重新出场。毛子估计要第四卷再出来,大家想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