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加油站里不要抽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2994字

    人在刚被吵醒后都是有些恍惚的,看到那女人头,我第一反应是遇到鬼了,当时就是想让那头走开,所以马上把车门往外“砰”的一推。

    看到不少恐怖片,在车里遇到鬼,乘客的第一反应是把车锁死,这不是作死么?你们不知道,鬼都是具有穿墙术之类的神通么?你锁死车门,可能下一个镜头就是一扭身,发现本来在车外的女鬼冲你笑,然后一口把你头咬断。

    “哎呀!”被车门撞到的那个女人头发出了声痛呼,“大哥,你撞到我了。”

    这声音脆生生,挺好听,带着江南的水气儿。我仔细一看,原来不是飞头,而是一个漂亮女人俯身在朝车里面看。

    江超和二狗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睡熟了,二狗还发出轻微的鼾声,江超睡觉却很安静。

    女人的痛呼把郝帅吵醒了。“谁啊?”他揉揉眼从方向盘上爬起来。我气不打一出来,这种小流氓真不靠谱,还自吹是多年的老司机。“让你开车,你看看你开到哪儿了?你自己怎么睡着了?我们被撞死怎么办?”

    看到我发飙,他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裤裆,“天哥,您别气,您别气……”一边说一边用小狗似的眼神望着江超,生怕自己又被阉了。“奇怪,我之前看到油箱里的油不多了,想找个加油站加油来着,不知道怎么,眼皮子就特别沉。”他估计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狠抽了自己俩嘴巴子。

    “你们要加油啊?我们加油站就在旁边。我就是看到你们车子停在这儿半天不动,过来问问。”那女的开口了。她这么一说,我才留意到她穿着中石油工作人员的衣服。摇下车窗往外一看,果然离我们车30多米的地方矗立个孤零零的小加油站。这个站很小,也不像是什么大服务区,连平常加油站能看到的便利商店都没有,就几个大油箱在那儿。

    我刚掏手机的时候看了下,是凌晨2点多。加油站里黑灯瞎火的,模模糊糊能看到几个影子,不知道在干什么。

    嗯?

    空气里好像有股奇怪的味道。我用力嗅了嗅,是油味儿。

    此外,不知道是不是空气污染的原因,我总觉得空气里似乎有些什么颗粒,让我看东西都跟雾里看花一样。按理说我现在神魂强大,方圆200米内的一切事物都逃脱不了我的耳目,现在却像是被干扰了。

    这时,郝帅的牧马人猛地启动,缓缓驶进了加油站。他开的很慢,一边开一边和那个忽然冒出的加油站姑娘油嘴滑舌的搭讪。小流氓出身的他,几句话就把话题扯到了下半身,姑娘也不恼,只是抿着嘴笑。

    我对他这种性格十分厌恶,俗话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照这么说这小子倒是男人中的男人,可惜我也没看出他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我盘算着,要不事儿结束再把他阉了?

    就在我们即将驶入加油站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接着一辆敞篷的小红跑车非常骚包的贴着我们的车过去。小跑开的很快,马上超到我们前面,然后来个急刹车,停在了其中一个油箱前面。

    刚才说了,这加油站很小,能加93号汽油的也就一个油箱。郝帅当时就不乐意了,猛按了几下喇叭,“孙子,你爷我之前教你要学会先来后到,你怎么当耳旁风了呢?”

    这么一闹腾,江超和二狗也被吵醒了。他们伸着懒腰起来,看了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郝帅的话,前面的小跑上有个大汉“蹭”的跳下来,走到我们车前面。他手里拎着根握力器,在我们挡风玻璃下砸了两下。“你丫吃屎了吧?来,下车咱俩唠唠。”

    郝帅刚要下去,江超拉住了他,对那个胳膊上纹了两只hellokitty的大汉说,“没事儿,你们先加油,也费不了几分钟。”

    看到江超认怂,大汉得意的吹了个口哨,“算你识相。”然后回去了。

    “爷爷,你本事这么大,干那个孙子啊!”郝帅一脸愤愤。江超摆摆手,“算了,跟普通人见识什么。”

    我一直打量着这加油站,对他们的纷争不是很伤心。这站人气冷落,这么大半天,除了那个江南小姑娘,就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出来。天色太黑,他们肤色也不白,我几乎看不清他们的五官。说起来,这两个工作人员也太黑了,跟非洲人似的,黄种人里面就没见过那么黑的。

    就好像……被火熏成了炭一样。

    “不能点打火机!加油站里不能抽烟!”江南小姑娘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扭头望去,这个好起来好脾气的小姑娘急了眼,正在训斥那个hellokitty纹身的大汉。

    “草,老子烟瘾上来了,管你这么多。”那大汉看起来也是个大烟鬼,一张嘴满口的黄斑牙。他嘴里叼着个比大拇指还粗的雪茄,左手拎着握力器,右手“啪”的打开了zippo,就要点火。

    “孙子就是这么没素质。人家姑娘说得对,加油站不能吸烟。你把这儿引爆了,你负责?”郝帅下了车,不阴不阳的说道。

    “我草你妈!”被抢白了一通,大汉脸上挂不住,烟也不抽了,抡起握力器就朝郝帅砸去,不过半空中停住了。郝帅手里的匕首抵住了他的肚子。

    “得,不抽就不抽。”这个看起来威猛的大汉也是个色厉内茬的茬儿,马上怂了,把雪茄一吐,朝自己车走去。

    小姑娘余怒未消,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似乎被气得狠了。

    我发现,在她一呼一吸的时候,几粒火星从她嘴里喷出来。

    同时,我闻到了烟熏火燎的味道。

    前面的跑车现在加油也差不多加完了。就在那两个工作人往外收油枪的时候,我看到油枪口滴落下来几滴液体,绿色的。

    前后一想,我现在有点明白了。

    “嗡!”跑车加满油,骚包的围着我们开了一圈,然后驶离加油站。我看了下,车上两男一女。刚和我们争执的大汉在开着车,副驾驶上是个马脸的精瘦小子,在他身上还坐着个穿着暴露的大妞儿。大妞的屁股还在瘦小子身上不停的上下挪动,刚才加油的时候他们好像就在保持这个动作,我感觉一阵恶心。

    “给你妈送葬去!”开出加油站前,那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点燃了嘴里的烟,猛吸了两口,然后扔到加油站里。

    “草!”郝帅箭步上前,一步踩熄了烟,拍拍那小姑娘,“妹子,别生气。这男人啊,臭傻逼很多,像我这么温柔体贴通情达理的可不多。”

    “哼!”之前一直很温柔的姑娘忽然横眉倒竖,指着郝帅鼻子就骂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快滚,快滚!我们这加油站不欢迎你加油!”

    “妹子,我……”郝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聊得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二狗也在车里感慨,“女人,翻脸,真快。”

    我透过车窗看到那两个工作人员慢慢朝我们的车走来。加油站前后左右都没有遮挡物,对流风很强,那两人每走两步,就有些灰被风从他们身上吹下来,好像几百年没洗澡一样。

    “快走!我们这不欢迎你加油!前面10来里还有个加油站,你去那儿加油吧!”姑娘不由分说的把郝帅推到车门边,“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完,她朝那两个工作人员跑去,挡在他们前面。三人似乎起了争执,说了没两句,两人一把推开那姑娘,继续朝我们走来。

    郝帅还想去英雄救美,我打开车门,一把把他拉回来塞到方向盘前面。“人家让你滚了,这么不要脸呢?快点开车!”

    他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悻悻的一踩油门,车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开走了。

    我扭头望去,那两个黑黑的工作人员竟然小跑了起来,似乎要扒上我们的车,却被那个姑娘从后面拉住了。

    郝帅心情不好,车开得飞快,这一带也没监控探头,他把车速开到了150码。

    “这女人啊,真是难捉摸。”他感慨。

    话音没落,一个急刹车,江超的头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你干嘛?”他没系安全带,这么一整很有可能飞出车外。

    郝帅指着前面。

    我们放眼望去,刚才那辆红色小跑现在好巧不巧的也在我们前面。前面是个大拐弯,地形很危险,拐弯下是个陡坡。拐弯处有围栏拦着。

    那跑车跟疯了一样,一路狂飙过去,我估计时速已经突破了200码,甚至还要高。跑车直挺挺的冲到拐弯处,撞破围栏,冲下了陡坡。

    “砰!”一声巨响。

    等我们开到拐弯处,下车往下看,那辆豪华小跑已经被大火包围,熊熊燃烧了起来。车里的三个人一个都没逃出来。

    “呸,恶人自有天收!”郝帅吐了口唾沫,压根没想救人。

    “不是天收,是鬼收。”我的话把他吓了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