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养鬼术和五鬼搬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2884字

    这种程度的阴鬼,还不能控制自然元素,打出的法术之类都是幻象。套用句俗话,信则有,不信则无。我谨守心神,火球到了我鼻尖前面自动湮灭,化为无形。火球对我没用,我的拳头对他却有用。我比他高,居高临下的一拳打在他天灵盖上,把他的脑袋都打到了腹腔里。

    这鬼性子暴烈,头都缩到身体里了,还舞动双手来抓我,不过我不打算给他cosplay刑天的机会。

    一步上前,黑虎掏心,把他左胸抓出个大窟窿。再来个力劈华山,他的上半身被我完全击碎,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不动了。几秒后化为飞灰消散。

    救下二狗后,我再去看郝帅,发现他已经翻白眼了。虽然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而且是他要强出头当英雄,不过我们还需要司机,没办法我又如法炮制打死了另外一个厉鬼,救下了他。

    两个厉鬼被杀后,加油站里的怨气一下子减少了十之八九,一切恢复了正常。我也重新回归了自己肉身。

    “谢谢前辈。”二狗给郝帅做了好久人工呼吸,他才醒过来。醒来后他先冲江超致谢。他从来没看过我动手,以为这里最凶悍的是江超。

    江超刚要开口,我摆摆手,他就没再说话。

    “你怎么打算?”我问站在我面前的女鬼张怡然。她学着民国时候大家闺秀的礼仪给了施了一礼,颇有些轻松之感。“我只是对没有公德的司机愤怒,而张哥和强哥他们,却是滥杀无辜,这一年多来,他们害了不少过路司机了。我劝阻过他们,他们却不听我的。”

    女鬼张怡然说,每次到初一十五阴气重的时候,就会有司机闯入这片闹鬼的区域。他们给车的油箱里加满鬼血,司机上路没多久,刹车和仪表盘会完全失灵,然后死于非命。这事儿也非她本意,现在终于能解脱了。

    “前辈法力高深,希望能搭救我。”不知道女鬼是不是都修炼有媚功,这个生前清纯的妹子现在也是媚态百生。因为现在还在地缚灵的地界,郝帅他们都能看到张怡然。看到她求我搭救,虽然不明所以,郝帅也冲我哀求道,“天哥,你帮帮她吧!”

    我没理他,冲张怡然说,“我可以带你走,帮你解除地缚灵的痛苦。不过你以后要当我豢养的女鬼,听我驱策。”

    我修炼的是养鬼术,豢养一群猛鬼帮我战斗才是正经事,而不是每次都要我自己魂魄出窍,去打头阵。

    这个女鬼虽然不是很厉害,但好在够听话,性子好,我驯化起来不用费大气力。

    “我愿意!”张怡然盈盈下拜,“以后愿听主人驱策。”

    我啼笑皆非。“你是唐朝还是宋朝人?”

    她一怔,“我是1990年生人。”

    “那就不要学电视剧里的腔调。你主人我呢,喜欢爽快。以后有人威胁我,你就帮我上去咬她。”我这种三俗的表达方式遭到了江超的白眼,二狗和郝帅倒是挺喜欢。

    凝聚了半天精神,我一指头点在张怡然头顶。

    她身躯微微一震,像是在承受痛苦,不过片刻后就恢复正常。

    密宗里有“灌顶”。高明的上师,传功的时候,不用文字,不用语言,把手放在弟子头顶,就能把自己脑海里的所学统统灌输到对方体内。我刚才也差不多,只不过不是把我的知识传过去,而是把我的意志传过去,在她心里刻下了个卖身契似的烙印。

    留下这个烙印,她就不能背叛我,需要全心全意的保护我。最重要的是,我们以后性命相连。我死了,她也要魂飞魄散。

    对于她的好处就是,第一,她可以不用当地缚灵了;第二,我也可以给她撑腰;第三,只要我不死,她也不会消失;第四,我修为提升,她也能跟着沾光。

    这么一算,当我的手下貌似也不是什么坏事儿,除了相对失去自由,还是蛮好的。

    不过,自由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世间就是个大牢笼,谁不是囚徒?

    打完烙印,契约也算结成了。我在韩朝方电脑里的视频学的是养鬼术,刘晓莉的视频则是五鬼搬运。这两门法术都有个“鬼”字,也有相通的地方,比如都是利用鬼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不同点更多。

    五鬼搬运主要强调的是“搬运”,小鬼只是途径,修为高深之后也可以不用小鬼,自己实现搬运。五鬼搬运法的奥妙之处在于不管什么鬼,都能用这种法术来让它们专精搬运法,而且基本上只会这法术。打游戏的朋友可以理解为一种主动技能,用来瞬移,或者偷东西。

    养鬼术则更像是被动技能,或者种族天赋技能。修炼了养鬼术后,驯服、亲近阴鬼的能力大大提升,和施术者缔结契约的阴鬼,能力也会获得大幅提升。

    张怡然被我种下烙印后,魂魄马上凝聚了不少,身上的阴气也实体化为寒冷的阴风,冻得郝帅连连打了几个打喷嚏。

    她也留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欣喜的往上纵跃。我看着她平底窜起10来米高,然后乘着夜风,一跃飞到了2里地开外,然后又飘飞了回来。

    这样跃起10来米,纵地上千米的飘飞,已经和古代传说里那种积年的老鬼差不多了,也比我未还魂前的实力强得多。

    “谢谢主人!”她非常开心,“现在强子和张哥联合起来欺负我,我也能打败他们了。”望着那座加油站,她露出欣喜不禁的表情,绕着加油站飞来飞去。

    身为地缚灵的时候,她不能离开加油站方圆100米,四周就像有无形的牢笼困住她。被我豢养后,不再是地缚灵,禁制就解除了。

    解除禁制后,我感觉到神魂一阵战栗,大地发出轰隆隆一阵响动,四周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镜子碎裂,之前压抑的感觉一扫而空。随即,冷风吹来,把加油站的燥热扫得干干净净。

    我转身回到了车里,“别喊我主人,以后你也喊我天哥吧。”我舒舒服服的做到后排座椅上,想了下,“郝帅挺喜欢你的,这一路上你就跟在他身边吧。飞累了就坐他大腿上。”

    这句话给郝帅招来了甜蜜的烦恼。随后的几个小时,张怡然跟着我们的大越野车飘飞,色胆包天的郝帅连女鬼便宜也想占,故意把车开得很快,张怡然飞行的速度跟不上,只有到车里,坐在郝帅大腿上。

    他那根不争气的玩意儿马上竖了起来。江超豢养的促进伤口愈合的虫子果然有奇效,不到一夜就把他原本伤口的瘀血吃得七七八八,血流畅通了不少。

    不过有些缝合的地方还没有长好,有了反应后伤口崩裂,疼得他龇牙咧嘴,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我命令张怡然不要动,就那么坐着。同时命令郝帅不准去挠,也不准换姿势,就那么给我挺着。自作孽不可活,自己动了色念就要负责,别尽想美事儿。

    有了佳人在怀,郝帅开车也分外专心。经过一夜折腾,我们也累了,我和江超几人吃完随身带的干粮呼呼大睡起来,郝帅自己开着车。

    等我们睡饱,已经是隔天的清晨了,掐指头算算,从前天晚上10点多从北京出发,到现在清晨5点多,已经过去了将近30个小时。

    行走之前查过,走京昆高速,从北京到昆明也就30个小时,我满以为已经到了,结果掏出手机定位才发现,特么的现在原来是在成都。

    “你搞撒子?”入乡随俗,我会些不标准的四川话,就冲郝帅吼道。“这30个小时了,你才开了三分之二多的路程?”

    郝帅委屈的递给我一袋子五香兔头,苦着脸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前面的高速公路封路了,说是出了连环车祸,我们昨天晚上到这儿,已经堵了8个小时了,想退回去也没办法。天哥你看。”

    我扭头望去,见后面的车也排起了长龙,有些司机实在憋不住,下车就解开裤子尿了起来,还有些一些车主凑在一起斗起了地主,最夸张还有打羽毛球,搓麻将的。

    “连环车祸?怎么回事?”我接过兔头,咬了口,“我更喜欢吃麻辣的。给我几个麻辣兔头,还有钵钵鸡。”

    “有,有!”郝帅一脸讪笑的递给我,然后嘀咕着,“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十几辆车撞在了一起。昨天有大雾,视野不好。”

    说到这里,他语气一变,神神秘秘的说,“我刚听那几个老司机在外面摆龙门阵,说是这不是普通的车祸。据说,在雾里出现了鬼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