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吞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3039字

    “小妹妹,哥哥很饿,让哥哥吃了你好不好?”我伸出手逗弄她苹果一样的小脸蛋。

    这个动作一做,配合说的话,我忽然觉得自己很猥琐。

    恶人和猥琐男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想到这儿我有点悻悻,缩回了手。我只是很虚弱,需要魂魄来疗伤,而不是要当痴汉。

    别再磨蹭。

    我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神,要把她的魂儿从身体里面勾出来,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吞下肚。拖延的时间越长,我怕我越下不了手。

    “哥哥你在干嘛?”小女孩笑嘻嘻的,丝毫不以为意。

    “毛妮,你怎么了毛妮?”那个辣妈用手掌在自己宝贝女儿面前晃了晃,“跟谁说话呢?中邪了?”她嘀咕着,“难不成见鬼了?找天桥底下的胡瞎子算算去。”

    听到“毛妮”这个称呼,我陡然想起了毛子。

    “粑粑,你照顾好自己。”毛子被冒牌剑仙抓走时的样子又出现在我面前。

    “算了算了。”我意兴阑珊,或许是天意,让这小女孩有个跟毛子类似的乳名,我正好借坡下驴,放弃了这个猎物。

    “哥哥再见!”小女孩被辣妈匆匆忙忙的抱走了,还冲我挥舞着小手。

    我的虚弱感越来越严重,天雷对我的魂魄造成的伤害比我预想的还要大,不马上吞个魂魄,怕是一会儿就要昏死过去。

    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人的目光盯在我后背上。扭头一看,后面是排成了长龙的收银台,收银员正在忙忙碌碌的结账,排队的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夹杂着几个小伙子,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异样。

    难道感觉错了?自从回魂后,我五感大增,“视线”这种本来只是形容词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清晰可感的。

    一个人盯着另外一个人或者东西看的时候,会集中注意力,或多或少会有些神念外放,神念说起来有点玄乎,用科学的解释就是脑电波。有些所谓的异能者,能用目光把铁片融化,或者能隔墙视物之类的,就是他们大脑发生变异,脑电波比寻常人强大了几百倍,已经能够干扰物质。

    这种结果其实也就是修道者所追求的。只不过,所谓的特异功能者,往往是因为突发情况导致变异,自己都说不清楚原因,修道者却有一套完整的体系,人人都能按照这个体系来练出一点成就。

    我现在是魂魄状态,高明的修者或者抹牛眼泪的凡人都能看到我,但我不相信在这个因为火腿出名的县级市能有什么厉害的人,也没人会无聊到去超市买个东西还往眼睛里抹牛眼泪的。

    这时,超市里忽然发生了一阵骚动。这个超市有10个左右的收银台,一字排开,发生骚动的是左数第三个收银台。

    那个收银台的工作人员是个顶多20出头的小姑娘,正在跟一个蓬头垢面的矮个子男人争执。那矮个男人拎了满满一购物篮的东西,里面基本上都是食物。他试图翻越护栏越过收银台,被收银员拦了下来。

    那男人顶多只有1米66,长得也很猥琐,身上脏兮兮的,看起来神智也有点不太清楚,现在正扯着嗓门乌拉乌拉的嚷着,谁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看样子,是个脑袋瓜不太清楚的流浪汉饿极了,跑到超市拿吃的,然后想不付钱溜走,结果被小姑娘拦住了。

    “先生,不结账是不能走的,请你结完帐再离开!”收银员倒是好脾气,对这种人还耐心的解释了半天。

    这时,谁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情绪激动的流浪汉猛地朝收银员吐出一口浓痰,正好吐到了她眼睛上。围观的人都恶心的扭过脸。

    接着,那流浪汉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刀,一刀刺到了收银员左胸,拔腿就跑。

    “你站住!”隔壁收银台也是个姑娘,应该是被刺姑娘的朋友。看到自己朋友被刺,这姑娘倒也英勇,一个箭步跨出去,伸开双臂挡在流浪汉前面。“保安呢?快过来啊!”

    远处几个穿着制服的年轻小保安快步跑过来,那流浪汉看起来也急了,跑到拦路的姑娘前面,一肘击中她肚子,姑娘捂着肚子蹲下,流浪汉窜到她身后,伸手勒住了她脖子,又用明晃晃的刀尖抵住了她喉咙。

    几个保安把流浪汉围在中间,但投鼠忌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流浪汉挟持着姑娘,一步步朝超市出口走去,嘴里还在呜呜啦啦的喊着话。这时候我听出来,他舌头短了一截,不知道是天生哑巴,还是被谁把舌头割了。

    “算了,为民除个害。”我对当什么正义英雄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当恶人还差那临门一脚狠不下心,正好这个不开眼的倒霉蛋出现,我如果把他吃了不会有什么负罪感,虽然他的滋味比那小女孩肯定差远了。

    如果我爸在我身边,一定会教育我,“饿肚子的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肥拣瘦!就该把你送到乡下去锻炼锻炼!你知道你爸家小时候多穷,我爱吃饼干,但你爷爷买不起,赶集的时候去地上收集卖饼干的人留下的饼干末给我吃……”

    仔细想想,我和他不亲近,没准跟他爱忆苦思甜有关。我觉得我爸是典型的格局小,心眼又多的人。

    我正要附体到这个流浪汉身上,用那柄尖刀先割断他的喉咙,然后把他的魂魄吃了,没想到有人抢到了我前面。

    围观的人里,窜出个小伙子,冲着流浪汉走去。

    流浪汉发觉有人过来,紧张的挥舞着刀子比划着。

    小伙子双手在身前乱摆,“别误会,我过路的,你继续挟持,继续。”他说完就走了。

    “切,以为要英雄救美,原来是个打酱油的。”站在我身后的小妞愤愤不平的吐了一句,颇有网络上键盘侠的风采。

    只有我留意到,他挥手的时候,一些若有若无的粉末从他指甲缝里洒出来,溅到了流浪汉脸上,还有些被流浪汉吸到了鼻孔里。

    这种手法!

    我想到了江超。他平时把蛊毒粉末藏在指甲里,要用的时候把指甲轻轻一弹,蛊毒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沾到了对方身上,很方便。

    这个小伙子也是用蛊的人?

    “啊啊啊啊……”就在那小伙子转身走后几秒钟,流浪汉忽然嘶吼起来。他左手勉强掐着姑娘脖子,右手去挠自己的脸。

    这一挠不要紧,几秒之后,密密麻麻的红疙瘩就从他脸上冒了出来。

    这疙瘩又大又亮,看着跟癞蛤蟆一样,让人头皮发麻。疙瘩蔓延的极快,不一会儿就布满了他整个脸,把五官都挤得变形,眼睛都挤成了一道缝。

    “言……言……”他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话,我揣摩应该是痒。

    说话的功夫,他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全长满了疙瘩,脸上的疙瘩开始往外渗着黄色的脓水,又腥又臭。

    “哐当”一声,匕首掉在地上。流浪汉再顾不得挟持什么人质,双手在自己身上挠着,他指甲很长,下手又狠,似乎完全不把皮肤当成自己的,每挠一下都连皮带肉撕扯下一大片。

    围观的人里不少估计都有密集恐惧症,看得浑身发抖,有些小姑娘吓得都哭了起来。

    几个保安趁机上前,把流浪汉压在身下。流浪汉虽然瘦小,兴许是身体太难受,爆发出来的力气却很大,几个年轻人合一起都有点按不住他。

    好机会。

    我趁机上前,双爪齐出,像《射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那样,十个指头扣住了流浪汉的脑壳,猛地用劲儿,把他的魂儿抓了出来。

    这魂儿不出我所料的又脏又臭又难闻,像是垃圾堆里捡出来的。我强迫着自己去回想我爸的话给自己精神动力,闭着眼把他的脑袋塞到了我嘴里。

    流浪汉的魂儿本来在极力挣扎,被我狠狠一口把脑袋咬掉后,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魂儿入体,化作一股阴气在我四肢百骸游走着,我瞬间觉得身上力气增加了不少,刚才那种快要昏死过去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看到果然有效,我也顾不得脏了,闭着眼只顾大嚼。

    那边,流浪汉被我抓出了魂儿,肉身马上停止了动作。几个保安压了半天觉得不对劲儿,其中一个年龄大点的保安小心翼翼的把手指头伸到流浪汉鼻子旁边,又趴在他心口听了下,脸变得煞白。

    “队长,怎么了?”一个小保安上去问。

    队长不答,冲四周挥挥手,“群众们,没什么好看的了,都散吧,我们把这人扭送到派出所。”

    人流渐渐散去,我听到那队长把几个手下召集到一起,小声说,“人死了。大家合计下怎么处理。”

    他们商量他们的,我在旁边吃饱后打坐了片刻,神采奕奕的站了起来。

    这时,那股被人盯着的感觉又起了。

    恢复力量后,我分外敏锐,察觉被人注视,我马上锁定了来源。

    扭头一望,目光正好和刚才那个下蛊的小伙子对上。

    他微微一笑,扭头朝超市出口快速走去。

    我吐出胸中的浊气,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