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鬼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3053字

    栖月崖并不算太高,江离脚程又快,江超和二狗两人紧赶慢赶跟在他后面,片刻时间就到了崖顶。

    这个山崖呈鹰嘴状,在鹰嘴下面有个黝黑的深洞,朝外幽幽的吐着寒气,终年到头冷风不断,那数百具骸骨就被埋葬在此,里面还有不散的怨灵在游荡,只不过被封印了没法出来。

    活人要进入这洞中,需要在身上系上绳索,再把绳索绑在悬崖边的巨石上,小心翼翼的乘着绳索滑下去。

    我之前听说南方的少数民族有“崖葬”的传统,亲人死之后,把他们装在棺材里,再把棺材通过工具运输到悬崖顶。在悬崖上凿孔钉木钉,把棺材放置其上,人站在悬崖下面能看到棺木,这种棺材叫悬棺。

    不过崖葬基本上只在贵族中盛行,因为实行崖葬比较费事儿,对人力和财力都要求不低。把几百人的尸骨同时弄到悬崖的洞穴里的,我还没听过。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洞穴里的阴气和戾气简直大的让我都有点心惊肉跳。我做了个看起来合理的推断,费这么大事把这些尸骨埋在这里,可能是为了镇压,防止产生尸变。

    这悬崖虽然不高,崖顶的山风却很大,把地上的小石子都吹得团团乱滚,柔弱点的人站在上面估计都立足不稳。江离会功夫,用了个“千斤坠”,双脚不丁不八的站着,稳如泰山,二狗虽然壮实,却没练过,下盘没那么稳,被山风吹的踉跄了下。

    “小心点!小天还在你背上呢,掉下去你俩一起摔死!”江离厉声喝道。他这表情倒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有点着急。

    联想到他昨晚对我说的,“我对他很重要”,这是什么意思?我虽然修炼了点鬼术,但相信这点能耐还不会被他看在眼里,我实在想不出来他有什么理由留着我。

    “吼个屁啊!你死了我都死不了!”二狗是个火爆性子,本来就看江离不顺眼,他是个聪明人,隐约觉得我出事应该跟江离有关,被江离一吼马上炸毛了。

    他把人偶放在地上,撸起袖子,“姓江的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吃素的。敢吼你爷爷,你会治鬼又怎么样?咱俩练练?”

    没想到他俩要在这悬崖上干架,江超忙出来打圆场,“哥,樊樊,不是什么大事,拌几句嘴而已,不至于。我们还是快点下去,炼金蚕王吧。”

    江离不再说话,朝二狗轻蔑的望了一眼,“跟上”。

    话音刚落,他竟然一纵身,朝悬崖跳了下去!

    这悬崖少说也有几百米,他是活人,又不会飞。虽然传说修炼到了地仙境界后,肉身也能凌空飞行,但在这末法时代,我估计没人能达到这地步。

    江超“啊”的叫了声,趴在悬崖上往下看,却没有见到预想中的江离一直往下坠的情景。找了半天,他发现江离已经进了洞穴。

    原来刚才江离头下脚上的仰面朝天落下去,但是脚尖死死勾着悬崖顶一块凸出的石头,用了个倒挂金钩,身子一荡,就轻轻巧巧的飘落到了洞口。

    “真特么骚包,下个洞还要玩这花活。”二狗没好气的骂了两句,但自付没这个身手,还是老老实实的从包里掏出一大捆粗如拇指的麻绳。这麻绳被浸了桐油晒干,非常坚固,拿刀子割也得割半天。

    江超和二狗顺着绳子也溜了下来,江离早守护在了门口。

    “超超,你走前面开路吧。”江离笑了笑。

    “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先进去?”二狗看他越发不顺眼,忍不住呛起来。“让超子走前面帮你挡鬼啊?”

    江离没说话,只是蹲在地上,随手捡起来一块小石头,扣在中指上,然后朝洞穴里面弹了进去。

    “嗖”!被他弹出的石子速度快极,像是上面被绑了哨子般,发出呜呜的破空之声。二狗的眼神凝重起来。他小时候经常玩弹弓,江离用指头弹出的石子,声势比弹弓弹出的石子强的多,要是砸到人脑袋上,非得砸出个血窟窿不可。

    声势威猛的小石子飞了不到10米,刚进入洞穴入口处,好像撞上了看不见的屏障,狂风骤起。空气几乎凝聚成肉眼可见的风刀,从四面八方切割过来。

    不到半秒,那鹌鹑蛋大的石头在半空中被撕成了一堆粉尘。粉尘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狂风吹散。

    “……”二狗额头上渗出了些汗珠。

    “这儿的风水经过几百年的演化已经变异了,寻常人根本进不来。”江离拍了拍江超的肩膀。“超超,只有拥有木石精的你才能进来。”

    “好,我打头阵。你们都跟在我身后。我现在最多能把木石精的力量包裹到身体方圆5米内,所以不要离开我5米。”

    不得不说,江超虽然性子温顺,有时还有点呆萌,不过还是很能扛得住事的。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完话之后嘴巴就紧紧抿起,然后咬破中指,用鲜血在自己双眉间的印堂穴、嘴唇的迎香穴、还有肚脐上三寸的丹田处,各点了下。

    一股若隐若现的灰白雾气逐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结成了茧状,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住。雾气越来越多,这茧子也越来越大,不断翻滚着,最终形态在半径5米左右固定下来,把二狗和江离也都包在了其中。

    三人以江超为首,缓缓向前进发。

    “小心。”眨眼又来到了刚才石子被绞碎的地方。二狗站在江超身后,紧张的提醒他。

    江超也是微微发抖,满脸的汗,但还是义无返顾的抬起了脚,迈了进去。

    风雷之声陡然大作,比刚才扔石子的时候强了十倍!

    刚才的风刀是有形无质,现在的空气乱流完全都有形了。凝聚成团的强烈风压组成了千百柄小刀子,一瞬间齐齐朝他身上扎过去。

    二狗拉着江超的衣角猛地向后拽,但是也晚了。

    “砰砰砰砰砰砰!”

    像是顽皮的小孩把二踢脚点燃了扔到铁桶里发出的沉重闷响响了大约半分钟后,终于平静下来。

    洞口的岩石都被震得簌簌发抖,石灰岩的粉末被震落,把三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的。

    幸好,所有人都没有事。

    木石精的防御能力确实强,那么猛烈的风刀攻击,都没有攻破它的防御。

    “我们进去吧。”江超一马当先,快速走了几步,然后脚下微微一趔趄。这个情况被走在最后的江离看在眼里。他嘴角微微上扬。

    我能感知到一切,但苦于无法说话,无法动弹,这种感觉就像梦魇似的,让我非常不爽。江离并没有发现我醒了,可能他对自己的法术很有自信,也可能确实在正常情况下,我是醒不了的。

    变数在于我梦里看到的那个小男孩,牧。当然,现在我不会把他当做什么小男孩看了。韩雪就是火葬场的老鬼借助年轻姑娘的尸体还魂的,这个小男孩形象可能也只是某个大魔头暂用的替身而已,背后的真身不定活了多少岁呢。

    进入溶洞后,视物马上变得困难。以我的感知能力也只能感受到前方大约一二十米的范围,江超和二狗他们,已经不得不拿出了强光手电,在洞里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这个溶洞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上和头顶,到处是尖利的石笋,有的石笋都有好几米高,尖锐的像是刀尖,掰断了我感觉都能直接戳死人。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不断出现,各种石花争奇斗艳,石幔灿如云霞。

    “好漂亮!”二狗高高举着手电,眼神里全是惊叹。他举着手电不断的照射着,照到一处钟乳石的时候,手忽然抖了下。

    “怎么了?”江超忙问。

    二狗大口大口喘着气,“我……刚在那边的墙上……看到了个女人的脸。”

    江超夺过他手里的强光手电,朝二狗手指的方向扫了两下。

    “没有啊?”

    二狗不信,拿过手电又仔细看了下,那块岩石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想了下,问江超,“你们的封印有效吗?那些鬼是不是又有些跑出来了?”

    世界上有种人被称为“乌鸦嘴”,意思是说他们所说的坏事一定会发生。毫无疑问,二狗就极其具有这种潜质。如果我现在能说话,肯定会让他们快走。

    事实上,他俩现在已经被七八个阴鬼给围住了。

    二狗看到的女人,趴在他背后,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伸出猩红的舌头在舔他的脸蛋。女人脸挺漂亮,如果忽略她完全被砸成了肉酱的胸部以下的部分,还算是个漂亮的女鬼。

    一个手持断剑的猛鬼,现在正站在离江超鼻尖不足10公分的地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的手慢慢动起来,门板一样的巨剑被高高举起。

    两个长得面貌几乎一模一样的侏儒,一左一右的包住了二狗粗壮健硕的小腿。

    “阿嚏!”二狗抱怨着,“我怎么越来越冷了?腿也沉得很,都快迈不开步子了。”

    女鬼的舌头细细密的舔过他的胸膛,脖子,嘴唇。最后,冰冷猩红的小舌头慢慢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