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江离VS江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4本章字数:2949字

    是昨晚和江离聊天的神秘人的声音。

    这声音骄横跋扈,自有股豪气,我听了一次就不会忘记。

    “外敌入侵!警戒!警戒!”

    寨子里的喧哗声响做一团,四处都响起了敲钟声。

    “糟糕!有敌人入侵?”江超猛地站起来。敌人来袭,是头等大事,他作为家主的继承人,无论如何也有挺身而出的责任和义务。

    望着那十个还在孵化的金蚕,江超脸上露出抹惋惜之色,不过这表情一闪而过。他咬咬牙冲二狗说,“樊樊,金蚕王先不练了,跟我出去!”

    二狗也知道事态紧急,他想了下,“要不你出去救寨子,我在这儿看着这些蚕,等孵化成功了我去找你?”

    “不行!”江超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这里阴气太重,没有我的木石精,光是阴气就能要了你的命,何况那些厉鬼……”

    他用手去指旁边的阴鬼。说也奇怪,本来那些虎视眈眈围着他们的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干干净净。

    来不及多想,江超一把拉过二狗就朝外跑,二狗则紧紧攥着我的蓍草人偶。

    “既然来了,那么早出去干嘛?别打扰了外面的好戏。”江离的声音忽然响起。

    随着他的这句话,整个溶洞忽然剧烈的抖动起来。

    “别打扰外面的好戏……外面的好戏……好戏……戏……”

    声音经久不散,被层层反射,回声越来越大。受声音冲击,岩石坍塌,石屑四散,大块大块的岩石掉落下来。

    江超拉着二狗箭步跑着,躲过了头顶砸下的巨大石笋。

    30步,25步……还差20步就要奔到洞口的时候,一块足有两个人那么高的巨岩陡然砸在江超面前!

    他百忙之中往后急退,堪堪躲过了被砸成肉酱的命运。

    然而,这块从天而降的巨岩也把出路彻底堵死。洞口本来就不算大,这巨岩怕是有几千斤,二狗使出吃奶的力气推了半天,也没有推开。

    “江离我草你妈!老子早看出来你不是好人!有种你滚出来,躲在暗处当缩头乌龟干什么?”二狗破口大骂起来。

    “如你所愿。”他身后的一颗石笋忽然如水波般抖动起来,接着,江离缓缓从石笋中走出。他手持尖锐的石刀,猛地朝二狗后心扎去。

    “小心!”江超一把拉过二狗,百忙之中抽出甩棍,“当”的一声挡下了石刀。

    “哥,你真的对家族也有了异心?要和三叔一样吗?”江超的表情很是哀伤。他把二狗挡在身后,斜斜的拎起甩棍,指向江离。

    江离把石刀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口,他眯着眼睛笑了。“超超,你是在教训我?”

    “不敢。”江超眉头紧皱,“家族里的其他人对你不好,这个我也知道,但我们毕竟还是一家人啊。”

    “家?”

    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江离摇摇头,“我没有家。”

    懒得再废话,江离双脚一错,身体像是游鱼一样到了江超面前。“我已经受够了虚伪的说教,也看腻味了你这张人畜无害的脸。”

    他手里的石刀瞬间刺中了江超的脖子,江超根本来不及反应。

    “死吧。”

    ……

    石刀碎裂成数十块,掉在地上。

    刚才石刀刺来的时候,江超身上闪过丝灰白之气,把石刀震碎。

    “木石精?哼,就是乌龟壳罢了!”

    江离不屑的哼了一声,他手往旁边的石柱一抓,又一柄尖利的石矛在他手中生成。凭借神出鬼没的身法,江离又一次逼近江超身边,“唰唰唰”连刺数十矛,每一下都直刺江超眼睛。

    江超干脆来个以不变应万变,一只手架在眼前,一只手捂住咽喉,其它部分干脆不管了。几十刺下来,他的双手被震得隐隐发抖,但好歹没有受重伤。

    “江家的这个乌龟壳还真是牢固。”江离停止了攻势,砸了砸嘴巴。

    洞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大,江超破天荒的露出了无比愤怒的表情。

    “江离,既然你不把我当弟弟,我也不把你当哥哥了!”他把甩棍往地上一抛,“我无论如何要出去,救姥姥!”

    “哈哈!有趣!”江离倒是一愣,随即抚掌大笑起来。“超超,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有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只会卖萌呢!”

    他眼神中竟然闪出一股热切,“来吧,让我看看我的弟弟会怎么对付我?”

    江超退后一步,站到二狗身边,“樊樊,是不是觉得憋得难受?”

    “是!”二狗朝地上啐了口,“他娘的,老子真想揍扁这个王八蛋!”

    “好!”江超凑到他耳边说了两句话,二狗愣了下,盯了江超一眼,随即点点头,“听你的!干!”

    这话说完,他嘴里就被江超塞了枚看着像鹅卵石一样的东西。二狗用力往下咽,好不容易把这个鹌鹑蛋大小的东西吞到肚子里。

    他的身体马上起了奇异的变化。整个身子的皮肤迅速被灰白色的鳞片覆盖,鳞片长出来后,疯了一样的蔓延,把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这鳞片呈现灰白色,稍微一动簌簌的往下掉石粉,看起来和岩石一模一样。

    现在的二狗完全看不出来像是人了,连上下眼皮和嘴唇都被石块包围,酷似穿上了身石头战甲。

    江超盘膝坐在地上,快速用地上的碎石摆出了三个“品”字形的阵法,又拿出随身的火机,点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拔下来的二狗的头发,点燃。

    毛发烧焦的味道马上窜出,火苗在溶洞里升腾起来。

    “揍他!”

    江超手一指,二狗马上大踏步向前,两个巨大的拳头握在一起,恶狠狠的朝江离头上劈下!

    他本来就比江离要高,身上披了层石甲后更比江离高了一个头,这招居高临下,声势倒也威猛。

    “有意思!”江离笑了下,抡起石矛直刺二狗的拳头。

    重物撞击的闷响响起,二狗退后一步,但江离手里的石矛也碎了一块。

    看到自己能够硬捱江离的攻击,二狗放声大笑,“小丽,来吧宝贝,让哥招待招待你!”

    他得势不饶人,仗着自己防御坚固,完全不顾要害,把两个拳头抡得像是王八打架一样,暴风骤雨的朝江离击去。

    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他这么完全不成章法的强硬攻击,一时间江离倒是真没法奈何他。石矛刺在二狗身上,虽然也在他的脆弱部位留下了些伤痕,但是完全阻挡不了二狗疯狗似攻击的劲头。

    “去你大爷!”他一拳抡出,江离侧身躲过,身后那颗生长了上百年的石笋被二狗一拳打碎。

    “去你大爷!”

    “去你大爷!”

    每骂一句去你大爷,他的拳速就快一分,打到最后竟然也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楚哪拳是哪拳。

    江离躲避了片刻,背靠一根石柱稍作休息,那根平坦的石柱忽然起了变化,生出尖锐的石刺,倏忽间把江离的身体刺穿。

    那边,江超脸色煞白,手里燃着的毛发已经完全烧干净,身前的九堆石块“噗”的一声,同时化成了齑粉。

    与此同时,江超吐出了大口淤血。

    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膛,江离眼中竟然闪过一抹笑意。他点点头,“弟弟,这手段不赖。我现在倒是有点欣赏你了呢。”

    他的身影渐渐变淡。“可惜,这只是我的一个分身而已。我的本体,你猜现在在哪儿?”

    “你们先在洞里呆着吧,等会儿,一个老朋友再来招呼你们。我先把要紧事儿办了。”

    说完,江离的身子像是泡沫一样碎裂。

    费了这么大事只打败了江离的分身,二狗和江超的表情都不好看。那块巨岩还矗立在两人面前,一时半会儿还出不去。

    二狗身上的石头战甲在渐渐变淡,江超吐出口淤血后脸色倒是好了点儿,他对二狗说,“我的法术要失效了。”

    “等等,你再坚持下!”望着面前的巨岩,二狗忽然把拳头放在胸前,用力掰了掰手指。

    “等等……你该不会是……喂!”

    在江超的惊呼声中,二狗像头发情的犀牛一样,猛冲向了巨岩!

    他越跑越快,巨大的石头脚掌踩着地面,发出如同敲鼓一样的“咚咚咚”的巨响。每跑一步,他脚下就留下深深的脚印。

    等到离那块堵门的岩石还有十来步的时候,他猛地跃起,用头狠狠撞了过去!

    地动山摇的晃动过后,石屑四散,天光透了进来,清冷的山风也灌入洞穴,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去你大爷的,老子当初混校园的时候就以头硬出名,打架的时候别人拿酒瓶抡我,酒瓶破了我头都没事。咳……”

    撞破挡路的巨岩后,二狗身上的石甲完全剥落。他的额头被撞出了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鲜血汩汩流出。笑了几声,他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