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噩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2715字

    我头皮一下子就麻了,连忙松开了手里拽着的头发,整个人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最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再看看下水道口的那一团头发,竟然又从下水道口进去了,也不知道是被水流冲进去的,还是头发自己钻进去的,总之我感觉这头发好像有生命一样,我眼睛直接就瞪圆了。

    这时候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刚才一折腾,我围着的浴巾直接散开了。

    我连忙手忙脚乱的扯着浴巾遮住了那里,但推门进来的白茹还是看到了,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盯着我那里看了一眼。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东西可真是第一次被女的看到,我尴尬的直想钻进下水道里面去。

    “你怎么了?洗个澡这么久?比女人还墨迹啊。”白茹若无其事的说了我一句。

    “没......没事。”我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然后连忙爬起来就跑出去了。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下水道口的那一团头发竟然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冲进下水道里面去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依然很紧张,情绪无论如何也缓和不下来,我感觉这地方真的太诡异了,一次两次可能是我神经过敏,可这接连出现奇怪的事,我真有点害怕了。

    好在就今晚一晚上了,做了该做的事,我明天就可以离开了,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离开以后,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洗手间里面已经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知道是白茹在洗澡了,想想她充满诱惑的身体,我竟然有点期待和兴奋。

    屋子里一如既往的冷,围着浴巾我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于是我过去把床上的被子扯了过来,准备裹在身上。可是刚刚拎起被子,我忽然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有点硌脚,低头一看,却是床侧面的那块木板盖子又掉下来了。

    “呼......。”我脚脖子上忽然传来一道冷气,感觉像是有人对着我脚脖子吹了一口气一样,我惊得一下子退了好几步。

    站稳之后我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我真的有点按耐不住了,这块木板我是用胶带粘了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掉下来?

    我连忙从桌上拿起手机,然后打开手电筒对着床底下照了一番,还是什么都没有,这木板盖子到底怎么掉下来的?

    我又用手机手电筒照着木板仔细看了看,忽然发现木板上有一个淡淡的血手印,非常小,就跟婴儿的手那么大,而且很淡,不仔细看根本很难发现。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果然有什么东西从这床底下进去过或者出来过,只是我没有发现或者说我根本看不见,我感觉这别墅里似乎有鬼。

    不行,我不能继续呆下去了,我应该马上离开这里。

    这样想着,我刚刚站起身,准备去拿自己的行李包,白茹已经进来了,这时候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如同薄纱一样的睡裙,而且里面是真空的,我甚至都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春光。

    忍不住我就多看了两眼,只感觉口干舌燥,下面也有了反应。

    我那种迫切的想要离开的心情,一下子被欲望冲淡了很多,想想反正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晚上了,就再坚持最后一晚上,到时候做了该做的事,我可以拿到剩下的四十万,而且拿钱也拿的心安理得。

    白茹进来之后顺手关上了房门,然后过来直接就上床了,她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看了我好一会,有几次想说什么,最后却欲言又止。

    我等了一会没耐心了,就坐在床边问她,“现在怎么弄?”

    “你先上来吧。”白茹咬着嘴唇说,说完她低下了头。

    我没有犹豫就爬上了床,白茹看我上来直接躺下了,钻进了被子里,我也硬着头皮钻进了被子里,躺在了白茹的身边。

    接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我不敢主动去碰她,也不敢动,就那样躺在白茹身边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白茹也不动,也不说话,跟我一样看着天花板。

    等了半天,我说要不把灯关了吧?

    白茹轻“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了反应。

    我伸手在床头摸着开关摁了下去,“啪”的一声轻响,屋子里一下子就陷入了漆黑。

    我感觉白茹往我这边挪了挪,跟我的身体挨在了一起。

    最后我鼓足了勇气,开始摸着黑吻她,她也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回应着我。

    我有些激动,或者说是着急,可我没经历过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凭着本能的反应做出一些举动吧。

    后来我忽然感觉手上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于是我连忙伸手在床边摁下了电灯的开关,屋子里一下子就亮起来了,我把手抬起来看了一下,只见手上沾了不少鲜血。

    这无缘无故的手上沾了这么多鲜血,我真有点被吓到了,连忙问白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破了?”

    白茹一听坐起来看了看下面,脸色难看的说,“怎么提前了?”

    “什么提前了?”我瞪着眼睛问了她一句。

    “我那个提前来了?”白如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那个来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瞪着眼睛问了一句。

    “是啊,算算日子明明还有三四天呢,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提前了。”白茹说着露出一副沮丧的样子。

    “那怎么办?”我一下子傻掉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过去了再说啊。”白茹说着从旁边扯过餐巾纸擦了起来。

    “不是?这......。”我一听顿时急了,“过去得一个星期吧?”

    白茹点点头说,“差不多吧,我先去洗一下。”说完她就出去了,我则是僵在床上没了反应。

    开什么玩笑?一个星期?我他么一天都不想多待了好不好?

    不行,我肯定不能在这里带一个星期,我真的呆不下去了,实在不行我觉得我是要跑路了。

    我连忙下床去包里摸了摸,那二十万还在,明天如果有机会,我就带着这二十万跑路,剩下的钱我也不要了,我这样想着。

    我坐在床上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这一切感觉是那么的梦幻,有时候真的感觉像做了一场梦,我好像还在梦中。

    一支烟刚刚抽完,白茹进来了,她穿的还是那件睡裙,不过里面穿了内衣,进来之后她直接爬上了床,然后钻进被子里说,“今晚我跟你睡吧,这几天先培养感情。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想培养个蛋蛋啊,来那个了还要跟我一起睡,这不是成心折磨我吗?

    我躺下之后白茹就钻进了我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我是一点幸福的感觉都没有,只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白茹没一会就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能够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可是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真的完全没有半点睡意。

    就这样清醒了不知道有多久,最后我还是睡着了,这一次睡着之后,我竟然做了噩梦,梦境里面的情况我感觉很模糊,但潜意识里我非常恐惧,而且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催促我,让我快跑。

    我就在梦里不断奔跑,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最后我竟然看到了小薇,她七孔都流着鲜血,站在我对面看着我,我想过去离她近一点,可是不论我怎么向前跑,她都始终和我保持着一样的距离,那种感觉,好像我和她在对着时空相望。

    最后小薇竟然看着我,双手伸到她脖子后面,把自己的皮剥了下来,露出一张鲜血淋漓的脸......

    “小薇......。”我大叫着从梦中惊醒了过来,整个人都条件反射般的坐了起来,我粗重的喘息着,心脏跳得非常快,也非常有力,感觉心脏好像要从胸膛跳出来了一样。

    屋子里一片漆黑,我伸手摸了摸旁边白茹的位置,竟然是空的,没有人。

    我心下当即就是一惊,连忙伸手在床头去摸电灯的开关,可是这一摸,我没有摸到开关,竟然摸到了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感觉像是一个人头,而且好像没有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