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六十万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3091字

    酒店的服务员都跑出去看车祸现场,我却是头也不敢回一下,我不想,也不敢去看那种场面了,因为我知道那个惨剧就是我的原因造成的。

    我在酒店开了一间房,特意把房间要在了十三楼,这是酒店最高的一层了,潜意识里我就想离地面远一点,因为这样离车祸现场也会远一点,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很显然已经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

    到了房间之后我反锁了房门,然后连忙跑到窗户那里去看了一下楼下的车祸现场,虽然我害怕看到那个场面,但不由自主的我还是要看看,因为我想知道这次车祸的内幕。

    当然我也知道这个内幕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警察已经赶到了车祸现场,拉起警戒带将现场封锁了起来,救护车也到了,不过只能载尸体了,因为的哥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彻底挂了。

    至于那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基本没什么事,她已经被戴上手铐押上了警车,因为离得远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感觉她应该还没有反应过来。

    看到这里我收回了眼神,不过就在收回眼神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有人在看我,那种感觉太强烈了,我连忙低头向着楼下的人群中扫了过去。

    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离得太远我看不清她的长相,但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非常熟悉,不错,刚才就是她在看我。

    一转眼的时间,这个女人消失在了人群中,不见了,我连忙瞪大着眼睛在人群中仔细的搜寻,可是已经没有她的身影了,这个女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了起来,我连忙拉上了窗帘,然后远离了窗户的位置。

    我有一种直觉,我被什么东西缠上了,而且这东西肯定是来自于那座别墅。

    缓和了一下之后我开始梳理思绪,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假设这是一个女鬼,她最开始既然在那座别墅里面,那就意味着这个女人是死在别墅里的。

    以此类推的话,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那个老头子的上一任老婆,或者是某个情人,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在了那座别墅里面。

    可是有一点,她为什么要缠上我?

    想到这里我立刻掐了烟,然后拨通了白茹的电话,我现在需要找她证实一下。

    电话接通之后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白茹,“你家别墅里面是不是死过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

    白茹回答得很干脆,说没有,还问我怎么问这样的问题?她似乎很不理解。

    我觉得白茹应该是在骗我,就问她老头子以前的老婆,或者有没有其他情人死在那座别墅里之类的。

    后来我想了一下,跟白茹问这样的问题,其实真的很不合适,一般人绝对会把我臭骂一顿,但白茹没有骂我,也没有生气,这个她倒是看得很开,不过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因为白茹一直说没有。

    后来看问不出什么,我只好挂了电话。

    接下来我开始盘算,我忽然改变了主意,我不想去那栋别墅里面了,我想等白茹姨妈过了,让她直接拿着钱来酒店里面找我,理智告诉我,我真的不应该再去那栋别墅了。

    而且现在,我开始对白茹产生怀疑,当然我并不是怀疑她会不给我钱,我只是怀疑她隐瞒了我一些事情。

    我在房间里待了整整一天,没有出过门,就连吃饭,也是打电话让酒店服务员送上来的,我不是懒,我只是不想走出这个房间,那样我会觉得随时都存在着危险,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外面等着我似的。

    我以前不会这样杞人忧天的,但这几天发生的一些事情,搞得我太过紧张了,我甚至觉得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变成神经病。

    不过想想事成之后我可以拿到六十万,我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一点睡意也没有,于是我搬了一把藤椅,关了灯,坐在落地玻璃跟前欣赏着外面的夜景。

    香港这个地方,白天和晚上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白天虽然人来人往,但你感觉这个世界好像都是死的,可到了晚上,只要你看着不断闪动的五颜六色的灯光,你就会发现整个世界都活了。

    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后来我想明白了,白天每个人都把自己伪装了起来,你看不到他们的真面目,所以你感觉每个人都好像行尸走肉,但到了晚上,在夜色的掩盖下,那些禽兽就会撕开自己的伪装,表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这时候你看到了他们的本性,看到了人性,所以你感觉这个世界是活的。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坐在十几层高的楼上,看整个城市的夜景,不像以前,我只能住在十几平米的廉价出租屋里面,除了狭窄,就只剩下阴暗。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但现在我不会去抱怨,因为我知道,抱怨是没有用的,公平,是自己给的。

    我渴望有钱,我又开始想我那六十万,后来想的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我又做了一个梦,但这次不是噩梦,而是美梦,我梦见自己拿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六十万。

    这时候我醒了过来,睁开眼,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眼前茶几上的一个行李包,那是我的行李包。

    下一瞬间我直接就从藤椅上跳了起来,我的行李包是放在白茹家的别墅里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连忙转身扫视了一下房间里面,因为没有开灯,房间里显得很昏暗,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不过眼前茶几上这个行李包却很显眼,外面透进来的灯光照恰好照在了这里。

    下意识的我伸手拎了一下行李包,很沉,这里面装的绝对不是我以前的衣服,肯定还装了别的什么东西。

    我连忙拉开了行李包的拉链,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行李包的钞票,一沓一沓的用纸带捆着。

    第一反应,我感觉自己梦还没有醒,于是我狠狠给了自己一把掌,“啪”的一声,我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梦,真的有人把钱送到了我面前,这一行李包的钱,估计就是六十万左右,只是不知道这钱到底是谁送来的?

    我能想到的当然就只有白茹了,因为在香港这个地方我只认识她一个人,也只有跟她一个人有一笔交易,而且这笔交易完成之后她要给我的钱,正好是六十万。

    那么问题来了,关键是我跟她的交易还没有开始,她为什么要提前给我所有的钱?难道不怕我拿着钱跑路吗?

    还有,她怎么把钱送进这个房间来的,而且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之前可是把房门反锁了的。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朝门口望了一眼,房门是关着的,因为屋子里太昏暗我也看不清楚房门是不是依旧反锁着,不过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背对着我的人。

    我浑身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之前刚看到行李包的时候,我打量过房间里面,虽然屋子里很昏暗,但如果有一个人的话我自信还是能够看到的,可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有,这才一转眼的时间,房间里多了个人,毫无征兆,而且我没有听到那怕一丝响动。

    我瞪大着眼睛,盯着房间里背对着我的那个人,完全僵住了。

    借着窗户透进来的灯光,我大概能够看出来,这是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睡衣,头发披散着,她的背影,给我的感觉非常熟悉。

    难道她就是缠着我的那个女鬼?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手脚冰凉,如果真的是缠着我的那个女鬼,那么她现在现形了,这就意味着,我要死了。

    那个人影缓缓的转过了身来,她的动作,显得有点僵硬,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怪异感,当然这时候我更多的是恐惧,而且恐惧在升华。

    直到看清楚她的脸,我才稍微缓和了一点,竟然是白茹,她这时候出现在我的房间,不知道是想给我惊喜还是惊悚。

    其实我有点恼火,因为我刚才真的被吓到了,不过看看眼前茶几上的这一行李包的钞票,我又恼火不起来了。

    我往前走了两步,更加清晰的看到了白茹,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且脸色,很白,白的就跟陶瓷一样。

    我本来准备问白茹一句的,但看到这里,我的声音全都被压缩在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了,这明显不对劲,白茹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她现在的样子,像极了我第一天晚上住进别墅里的时候看到过的她的样子。

    那天晚上白茹的反常,我本来都快淡忘了,我以为她是梦游了,可现在又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我再也不会那样认为了,因为再怎么梦游,她也不可能半夜从别墅里梦游到这里来,而且还给我带来了六十万。

    我僵在了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茹,她也歪着脑袋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感觉无比的心慌和恐惧,就好像这一刻看着我的,不是白茹,而是另一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