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夜里的惊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2845字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手脚都开始发凉,都说冲动是魔鬼,这句话果然不假,我真的不应该如此冒冒失失的再次跑来这座别墅里来,我忽然感觉我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如果白茹只是想让我来到这座别墅,那么她的目的显然并不是借种,这样想的话,她来姨妈也有可能是假的,只是故意在我面前演的一出戏。

    现在不管白茹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觉得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无论如何,我不能在这座别墅里过夜。

    想到这里我就直接下楼了,我准备离开,可是刚刚走到楼梯口,白茹又从楼下上来了,她看到我之后就对我一个劲的使眼色。

    我能够看到白茹眼神中的慌乱和恐惧,可我不明白,她到底在恐惧什么?

    愣神的功夫白茹已经走到了我跟前,她直接搂住了我的胳膊,然后拉着我向楼上走去。

    本能的我想反抗,可是白茹使了个眼色,我不好意思挣扎了,也不敢挣扎了,主要是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这样任凭白茹拉着我一路到了二楼的房间,她很小心的关上了房门,然后拉着我坐到床上,才把嘴唇凑到我耳边轻声说,“你什么也不要问,就呆在二楼,千万不要下去,不然你今天会有危险。”

    “什么危险?”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心里却是冷笑了起来,她这明显是想把我留在别墅里,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我怎么可能如她所愿?

    白茹搂着我的胳膊,把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我老公已经没有耐性了,他让我早点和你那个,然后可以放你离开,但现在你要是走的话,他一定会杀了你。”

    “杀了我?”我冷笑了一声,然后转头问她,“你觉得我怕死吗?”

    白茹看着我不说话了。

    我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然后慢悠悠的说,“我就是一个穷小子,那种活在世界最底层,也活在世界最边缘的人,我不怕死,可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有钱人,尤其是你老公,他可是香港富豪,坐拥上亿家产,你最好让他别惹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我想他的命可比我的命值钱吧?”

    说完我舔了舔嘴唇,故意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这番话当然是说给白茹听得,意思就是让她别威胁我,也别吓唬我,更不要想着用这种幼稚的手段就能把我留在别墅里。

    白茹听完之后沉默了,顿了半响,她忽然轻轻地啜泣了起来。

    我一看脑门上直接就黑线了,跟我来这招?可偏偏我又最看不得女人哭,于是我只好伸手搂住了她,然后一边安慰她一边问她到底哭什么?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白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靠在我怀里说,“你以为我不想离开吗?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如果能逃得掉,我早就跑了,可是没用的,他不愿意,我们谁也走不出这座别墅。”

    “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都是他强迫你的?”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白如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还有这种事?”我说着站了起来,然后拉着白茹的手说,“走,今天我带你离开,我倒要看看他一个老头子怎么阻止我们?”

    “不要。”白茹一听连忙拉住了我,然后带着祈求的目光说,“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然你会死的,而且我也会被你害死的。”

    “真有那么严重?”这时候我也不由的重视了起来。

    “有。”白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摸着我的脸颊说,“你就在别墅里安安静静的等几天,等我那个过去了,我们做了该做的事,我一定保证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答应你的钱我也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但这几天,你一定要听我的,千万不要犯傻,不然我们都会有麻烦。”

    看白茹说的煞有其事,我却是怎么都有点不相信,第一我不相信老头子能把我怎么样,第二,我怎么感觉白茹绕了这么大弯子,还是想让我留在别墅里面,这到底是她的意思还是老头子的意思?我怎么感觉白茹还是在吓唬我,她一定是在吓唬我。

    还有刚才她说到钱也会一分不少的给我,她明明已经给了我六十万了,为什么还要这样说?难道那六十万不是她给我的?

    我陷入了极度困惑的状态,我忽然感觉,我似乎把很多事情都看的简单了,这事情远比我想象的复杂。

    白茹看我不说话,摸了摸我的额头说,“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吧,我去做饭,等会做点好吃的慰劳你。”

    说完白茹就出去了,我则是继续陷入了沉思的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我就是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我也想不起来,感觉思维就好像一根揉成一团的线条,我找不出线头,所以也理不顺思绪。

    没一会白茹饭做好了,满满一桌子菜,不过依旧是我和她两个人吃。

    白茹还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对于这玩意我是一点都不懂,因为我几乎不喝酒的,不过想想应该价值不菲,可惜我没有那福气,喝在嘴里还是感觉很难喝。

    最后我只好兑着饮料勉强喝了一点,白茹则是喝纯的,而且看起来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吃过饭以后白茹就去收拾碗筷了,我则是靠在沙发上无聊的换着电视频道,过了没几分钟,我忽然感觉非常困,困得连眼皮都太不起来了,最后电视都还开着,我则是睡着了。

    这一觉我感觉睡得很漫长,我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最后我竟然又梦到了小薇,她一直跟我说一句话,“你不应该来的......。”

    在梦里小薇依旧是那副脸色苍白的样子,而且她一直重复着那句话,这让我感觉非常恐惧,最后我脑海中几乎就只剩下这种声音在回荡。

    就在这时候,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爬起来之后我连忙伸手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不过我感觉我并不是睡在沙发上,而是睡在床上。

    最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穿衣服。

    我连忙伸手去摸床头的电灯开关,可是手伸出去之后,还没有摸到电灯的开关,我的手忽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我浑身都仿佛触电了一样,惊得大叫一声,瞬间把手抽了回来,然后猛地退到了床里面靠墙的位置,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仿佛要冲破我的胸膛跳出来了一样,刚才那只手,感觉很小,而且冷冰冰的,就跟死人的手一样,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快要被吓死了,我忽然很后悔留在这栋别墅里,我甚至后悔再次回来,我为什么没有拿着钱早点离开?这一刻我真的既恐惧又后悔,我感觉这是我做的最愚蠢的事。

    我在黑暗中僵持着,眼神扫视着床头的位置,刚才就是那里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房间里太黑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这让我更加恐惧了起来,我宁愿看到刚才那个抓住了我手的东西,即使它是鬼。

    “砰砰砰。”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知道是白茹,她应该听到了我刚才的大叫声,可是我不敢回应,她敲了好几下我都没敢应声,因为我知道屋子里有东西。

    终于房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啪”的一声,屋子里亮了起来,是白茹开的灯,她站在床头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不......不是梦,不是梦......。”我一边颤抖着说,一边拼命地摇头。

    “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白茹一边说着,一边爬上了床,伸手摸我的脸颊。

    我连忙一把甩开了她的手,然后一边穿衣服一边颤抖着说,“我要......要离开这里,再待下去我会疯掉的,我真的会疯掉的。”

    几下子我就穿好了衣服,然后下了床,这期间白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跪在床上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她,也不去想她在想什么,穿好衣服就直接慌慌张张的向外面走去,现在我只有一门心思,那就是赶快离开这里,我觉得再待下去,我真的要死掉了。

    这么想着,我刚刚走到房门口,整个人忽然就僵了一下,然后我瞪大着眼睛,歇斯底里的尖叫着退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