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四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3184字

    杨家窑这个地方虽然属于天水管辖,但离市区似乎很远,王冰给我的地址就一长串,什么区什么镇的,看样子这地方应该很偏僻。

    坐了三个小时的长途汽车,等到达天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天水和兰州虽然属于一个省,但这地方我却从来没有来过,所以算是人生地不熟。

    下了车之后我就一路打听一路坐车,最后到了一个叫铁炉的乡里,我找人打听了一下,他们知道杨家窑这个村子,不过却没有到那里的车,据说车路是通了,不过是山路,一般根本没车,只有赶集的时候才会有那种农用的三轮车。

    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在乡里找了一户人家,给了他们几百块钱,让这户人家的男人载我去一趟杨家窑。

    给钱当然好办事,这家的男人当即就答应了,把三轮车从车篷里开了出来,然后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他就开着车一路向山沟沟里开去。

    这地方山真的很多,到了乡里之后放眼望去,全都是山,尤其现在车子一直往里面开,走的土路直接就是山沟,两边都是大山,可能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开车的男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大叔,笑起来很朴实,也很健谈,一路上跟我说了很多,也问了很多,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到最后说到了杨家窑这个地方,农村大叔就问我,“你到外山上做撒去哩?外基本上都么人了。”

    农村大叔说的是方言,不过我能听懂,毕竟兰州和天水属于一个省,方言差别不是太大。

    我就跟农村大叔说我去找一个人,农村大叔一听似乎明白了,他说我肯定是城里人,到山里找人,估计是谈了山里的女娃子吧?

    农村大叔这句话忽然点醒了我,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小薇的老家在哪里?想想当时谈恋爱的时候,我竟然没问过这个,刚才农村大叔一提点,我觉得小薇的老家还真有可能就是在杨家窑这个村子。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就想立刻到达这个村子,我可以打听一下小薇,就算她不在,最起码可以找到她家,了解一下情况。

    三轮车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不再沿着山沟往里面开了,而是直接开上了一座大山的盘山公路,这山上的盘上公路可跟大家想的不一样,都是土路,而且那个窄,刚好就是一辆三轮车的宽度,而且边上是没有任何护栏的,如果车翻出去,估计能从山上一直滚到山底去。

    在这样的路上开车,说实话,我觉得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坐着车都感觉提心吊胆的,更被说开了,但看农村大叔却开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紧张。

    二十几分钟后三轮车终于开上了山顶,然后转过一个弯,我就在山坳里看到了一个二十来户人家的村子,房子还都是那种土砖瓦房,很多房子都已经塌了,看样子农村大叔说的没错,这村子确实基本没人了。

    农村大叔把车子停在村口之后,就问我,“你要去谁家?晓得门不?”

    我摇了摇头说,“门不晓得,不过我知道我要找的那人的名字。”说完我转头问农村大叔,“叔你知道这村里一个叫四喜的人吗?”

    “四喜?”听到这个名字农村大叔顿时眼睛一亮,接着憨厚一笑说,“这个当然晓得,四喜在我们铁炉乡基本没有不知道的人,你晓得为啥不?”

    “为啥?”农村大叔这么一说我也来了兴趣。

    其实对于这个人我一直都是很好奇的,因为冥冥之中我感觉他应该可以救我,而且是小薇让我来找他的,这就让我在好奇的同时,又感觉这个人多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一直都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但听了刚才农村大叔那番话,我可以确定了,真的有这个人,而且农村大叔所谓的这个四喜,就是我要找的人。

    农村大叔看我露出好奇的神色,稍微显得有点得意地说,“四喜这个人,在我们这一代真的很出名,他的名望现在几乎赶得上当年的杨半仙喽。”

    “杨半仙又是谁?”听到这里我懵了。

    “这个说来就有点话长了。”农村大叔说着一边指引我往村子里走,一边跟我大概说了一下关于杨半仙的事迹。

    据农村大叔说的,这杨半仙是一个阴阳,而且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阴阳,他不光可以驱鬼除邪,还擅长卜算,甚至精通风水玄术,总之在农村大叔的嘴里,这个人就是无所不能。

    我听了半天感觉农村大叔说的不着边际,连忙打断了他,让他说一说四喜的事情,我现在对于四喜这个人倒是更加感兴趣。

    农村大叔看我没耐性听他讲故事,只好略过了杨半仙的事情,他说其实四喜就是杨半仙的徒弟,而且跟了杨半仙十几年,直到十年前,四喜跟着杨半仙去了一趟外地,他们去了很久,而且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总之最后就四喜一个人回来了,至于杨半仙,当很多人问到四喜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

    “我也不知道。”

    杨半仙的消失成了一个谜,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渐渐的四喜取代了杨半仙,成了当地的阴阳,帮人们驱鬼除邪,做法事,定阴宅阳宅,人们自然也就渐渐的不会再提起杨半仙了,不过很多像农村大叔这个年纪的人,都还记得曾经杨家窑有过一个杨半仙。

    这其中的故事我是没什么兴趣知道,不过听完这些我最起码知道了一件事,四喜是一个阴阳,也就是风水先生,或者大师,总之他就是驱鬼的,而小薇让我来找这个人,显然她预料到了我会被鬼给缠上,或者说那时候我已经被鬼给缠上了。

    没一会农村大叔带着我来到了村东头一户人家,这户人家跟其他人家一样,都是破旧的三面土砖瓦房,一面院墙,大门也是用土砖垒起来的,不过区别就是,这户人家的大门口竟然砌了一面墙,刚好把大门口给堵住。

    看到这里我就感觉特别奇怪,于是问了一下农村大叔,谁知农村大叔说他也不知道,可能研究玄学的人爱好都有些奇怪吧,这个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我跟农村大叔直接进了院子,进去之后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三十岁来岁的男人,他正在给院子南边角落的一些花浇水。

    那男人看到我和农村大叔进来,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他抬眼望了过来,眼神无喜无悲,很是淡然。

    这个男人穿的很朴素,一身农村汉子的打扮,不过他的长相,并不像农村汉子那样黝黑粗狂,反而透着一种书生般的细腻,可以说他长得帅。

    给我的第一感觉,这个人很脱俗,那种淡然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个人的心境,真的达到了那种境界。

    我想这个人是四喜无疑了。

    农村大叔似乎认识四喜,憨厚一笑就迎了上去,一边给四喜递烟,一边笑着说,“他四爸,最近闲的很吗?咋都务上花儿了。”

    农村大叔说的是方言,四爸和四叔是一个意思,务花儿也就是种花的意思。

    四喜接过烟之后笑了笑说,“一出门就是好几天,花儿都快死了。”

    说完之后四喜侧眼瞄了我一下,不过却没有说话。

    我连忙掏出火机上去给四喜和农村大叔把烟点上,两人客套了几句,然后农村大叔就离开了。

    看农村大叔离开之后,四喜忽然舀了一瓢浇花的水,递到我面前说,“尝尝,什么味道?”

    我愣了一下,搞不懂四喜啥意思,不过看看瓢里的水是干净的,于是我拿手指头蘸了一下,放在嘴里尝尝了,感觉也没什么味道。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四喜忽然把一瓢水从我头上灌了下来。

    “......?”我彻底懵了,说实话有点恼火,当然更多的是疑惑。

    紧接着四喜拎起拎起半桶水,整个从我头上灌了下来,下一秒钟我就直接变成了落汤鸡。

    这下我真怒了,瞪着眼睛问了四喜一句,“你什么意思?”

    “冲掉你身上的晦气。”四喜若无其事地说着,说完把水桶放在了地上。

    “大师真是神人,这么快就看出我最近晦气缠身,厉害。”我说着冲四喜竖起了大拇指。

    “先进来吧,晦气是小事,丢了命那可是大事。”四喜说着就转身进屋里去了。

    这句话我没太理解,不过我还是跟了进去。

    屋子里有点昏暗,摆着几件陈旧的家具,墙上还贴着符咒,正对着门里面靠墙的位置,则是摆着一个香案,上面有燃烧的香烛,不过没有神像,墙上只贴了一张黄纸,上面竖着写了一行字,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走神的功夫四喜已经递了一条毛巾过来,我刚刚接到手里,他忽然抽了抽鼻子,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死人?在哪里?”听这话我吓得拿着毛巾都不知道去擦脸上的水了。

    四喜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抽着,抽了好几口,他才侧头瞄了我一眼,说,“我是在你身上闻到的,你已经死了一半,现在,说说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吧。”

    “是小薇让我来找你的。”我脱口就说了出来。

    “小薇?”听到这两个字四喜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眉头也罕见的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