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托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1本章字数:3160字

    在飞机上我也没有睡意,就时不时的跟四喜聊几句,我旁边还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女的,打扮有点杀马特的味道。

    可能这女的有洁癖吧,她总是捂着鼻子,而且时不时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搞得我挺尴尬的,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几天没洗澡,身上有馊味?

    后来看那女的上洗手间去了,我连忙转头问了一下四喜,“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

    “有吗?”四喜说着抽了抽鼻子,然后把我的胳膊拉到他跟前用鼻子闻了闻。

    这一闻四喜忽然变了颜色,脱口就说,“臭了。”

    “什么臭了?”我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身体在发臭,有股坏肉腐烂的臭味。”四喜说着连忙推开了我的胳膊。

    我是真被四喜这句话给吓到了,连忙把胳膊凑到自己鼻子跟前闻了闻,可是我什么也没有闻到,我小时候得过鼻窦炎,嗅觉几乎没有了,除非那种特别呛的味道我才能闻到,所以就连现在我身体开始发臭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放下胳膊侧头看了四喜一眼,脸色难看的问他,“现在怎么整?我的身体该不会腐烂掉吧?”

    “说不准。”四喜摇了摇头,又摸着眉心补充了一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心情却彻底沉重了起来,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的身体真的腐烂了,那种结果我简直不敢想象,我宁愿死掉。

    没一会那女的回来了,我只好跟四喜换了一下座位,让四喜坐在了那女的的旁边,这样她应该会好受一点,有时候鼻子灵还真不是一件好事。

    我和四喜到达香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出了机场,直接是两眼一抹黑,虽然我一个多星期以前才来过一次香港,但真没记下什么路。

    我跟四喜只好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想着第二天再去那栋别墅找我的命,可是我们没想到,住进酒店的当天晚上,就出了事了。

    为了方便起见我跟四喜就开了一间房,虽然开的是双人房,但那酒店服务员看我们的眼神还是怪怪的,一副遇到玻璃的样子。

    我也没有理会别人怎么想,这时候根本没那心情。

    到了房间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和四喜坐了一天的飞机,一路奔波,都有些累了,所以洗了个澡之后,就各自早早的睡了。

    四喜睡着的比我还快,几乎头一放枕头上他就去找周公了,我因为心里有事,一下子睡不着,虽然很困,迷迷糊糊的,但心里总是非常警惕,感觉快要睡着了,又莫名其妙的惊醒了过来,这样反复几次之后,我反而清醒了不少,睡意也完全没有了。

    我半撑着身子伸手去摸床头的香烟,准备抽一支,可是刚刚撑起身子,手都还没有摸到香烟,我忽然就僵住了,因为借着窗户透进来的灯光,我在床头旁边看到了一个白色人影,离我甚至都不到两米的距离。

    我想叫四喜来着,谁知一张嘴,我才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那种感觉,好像我变成了哑巴一样,不论我怎么拼了命的去喊,就是完全发不出一点声音,而且我的身体也不能动了,浑身都仿佛灌满了铅一样,肢体沉重的完全不能挪动分毫。

    僵持的功夫那人影一下子就来到了我旁边,她俯视着我,我仰头看了过去,竟然是小薇,她正披头散发,双眼无神的看着我。

    “等下倒过来睡。”我耳边忽然传来这样一个幽森森声音,紧接着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我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在做梦,这个梦给人的感觉竟然那么真实,清晰的好想亲身经历一样。

    我连忙坐起来看了看屋子里面,没有看到人影,这下我可以确定刚才是在做梦,而且属于梦魇。

    我转头看了看对面床上的四喜,他睡得很安详,而且睡着了都不会发出一丝声音,连呼吸都听不到,不过我能看到他确实睡在床上。

    我稍微有点心安,于是下床去拉上了窗帘,然后继续躺了下来,可是刚刚躺下,我忽然想到了刚才半梦半醒之间听到过的那句话,那个声音告诉我,让我等下倒过来睡,应该是小薇告诉我的,她在提醒我什么。

    虽然刚才那只是一个梦,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倒过来睡了。

    这一次我压根就没睡着,闭着眼睛装睡呢,忽然就听见屋子里有很轻的响动,我睁开眼扫了一圈,因为拉了窗帘,屋子里反而黑的看不到东西了。

    我想着门是锁了的,应该没人能进来,所以也就没有理会,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这次闭上眼睛之后我忽然感觉有人在看我,那种感觉很强烈,于是我又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对面床上的四喜,这时候他应该醒了,因为我在黑暗中看到了他睁得很大的眼睛,而且他的头似乎也抬起来了一点,不过依旧没有任何声音,感觉他好像在侧耳倾听。

    我还在纳闷四喜大半夜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听什么呢?谁知下一秒,我脚上忽然传来了钻心的剧痛,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用铁钩子猛地扎进了我的脚上一般,我直接就惨叫出声了,与此同时我猛地用脚胡乱踢踹了出去。

    剧痛慌乱之中,我感觉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于是我连忙坐起来看了一下,只见床头前面的地上,差不多与床齐平的位置,凭空多出了两个红色的光点。

    我头皮一下子就炸起来了,这是小鬼的眼睛,我见过不止一次,所以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它来找我了,而且看样子是要置我于死地。

    这些信息在我脑海中电闪而过,根本容不得我做出任何反应,那两个红色的光点忽然上升,然后猛地像我飞了过来。

    我可以想象,是小鬼跳了起来,向我扑过来了。

    下意识的我连忙后仰用手挡在了面前,护住了自己的脸,这时候睡在对面床上的四喜终于动了,他猛地坐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总之我听到了“嗖”的一声破空声。

    紧接着我就看到扑向我的那两个红色的光点,下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其中一个红色的光点在半空破灭了,另一个光点则是飞了回去,落地之后也不见了。

    刚才四喜应该是扔了什么利器,那小鬼的一只眼睛被扎破了,连带着小鬼也被带飞了出去,它现在应该是把剩下的一只眼睛转到了我所看不到的位置,所以那个红色的光点消失了。

    我连忙强忍着脚上的剧痛,爬起来猛地伸手摁下了床头的电灯开关,“啪”的一声,屋子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就在屋子里亮起来的那一刹那,恍惚中我看到了小鬼的背影,已经到了阳台上,一眨眼就从窗户出去了。

    不过小鬼临出窗户的那一瞬间,破空声再次响了起来,借着灯光我看到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飞了出去,紧接着四喜从床上跳了下来,三两步就冲到了阳台上,他站在窗口看了看,然后就关了窗户回来了。

    这时候我已经脚疼的说不出话来了,就紧紧地咬着牙关,额头上也开始冒冷汗。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右脚的脚面上直接出现了一个坑,一大块肉都被扯掉了,下面白森森的骨头都露了出来,不过奇怪的是,伤口并没有流血,只有些许血丝,看起来红惨惨的,那个样子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脚。

    四喜过来俯身用手指头戳了戳我的脚说,“你这肉都坏死了,怎么还会疼?”

    他这一戳我又疼的叫出来了,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他么哪里知道?”

    四喜直起身沉思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我说,“亏得你有倒过来睡的习惯,不然这抓破的,可就不是你的脚了。”

    我心想我有个毛线的习惯啊,要不是小薇托梦救了我一命,这会我脑袋已经开瓢了。

    当然小薇托梦这事情我没有跟四喜说,一来我觉得没有必要,二来我也不想让四喜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也许他可以救我,但肯定不可能任何时候都能救我,就像今天晚上,如果完全靠他的话,我已经挂掉了。

    四喜从包里找了一个巴掌大的青铜盒子出来,里面是一些红色的浆糊一样的东西,他说是朱砂,给我脚上的伤口上面涂了一些,别说这东西还真有用,涂上之后我的脚就不那么疼了。

    我找了些布条把脚随便包扎了一下,收拾完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四点了,我和四喜也没有再睡觉,就呆在房间里开着灯沉默着抽烟。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楼下忽然传来了警笛声,我和四喜琢磨着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于是我俩下楼去看了一下。

    我的右脚现在完全不敢放在地上,只能一只脚跳着走,四喜只好扶着我。

    来到楼下酒店大厅的时候,警察已经在勘察现场了。

    我第一眼就看到吧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面,躺着一具尸体,看穿的衣服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应该是值夜班的,一个女服务员。

    她的脑袋已经成稀巴烂了,脑浆和鲜血涂的沙发靠背上到处都是,那个场面说不出是残忍还是恶心,总之看了第一眼,我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了,只感觉胃里都是一阵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