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同学聚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2本章字数:3520字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起来之后我感觉很舒服,浑身都充满了活力,那种感觉很清晰,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了,仿佛获得了新生一样。

    我看了看屋子里,发下自己竟然在卧室,而且是睡在床上,我记得昨晚睡着的时候,我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且最重要的是,昨晚那具尸体就放在这张床上,现在却不见了。

    一定是四喜,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我知道肯定是四喜。

    我连忙跑了出去,发现四喜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我就问他,“昨晚我睡着之后你做了什么?那具尸体怎么不见了?”

    “做了很多事,至于那具尸体......。”四喜说着指了指我,“不是在这里了?”

    “你说......?”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

    “看你脚上有伤吗?”四喜打断我的话指了指我的脚。

    我低头一看,脚上完好无损,一点伤口也没有,疤痕也没有。

    我瞬间就反应过来,“你帮我换了一具身体?”

    “不。”四喜摇了摇头说,“这才是你的身体,之前那具身体,其实并不是你的,那本来就是一具死尸。”

    “这怎么可能?”我听的直接是目瞪口呆。

    “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四喜摇了摇头说,“这世间有一种术,叫做移魂术,就是可以把一个人的灵魂,转移到另一具身体上面,其实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我顶着一具别人的死尸,活了那么长时间?”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四喜点了点头,然后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来帮你赎命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说,“但肯定不是为了钱。”

    四喜笑了笑说,“钱每个人都喜欢,但对于我来说,只要我愿意,那东西很容易就会有很多,所以我并不在乎,我之所以来帮你赎命,是因为在这世间,除了我,就只有一个人会移魂术了。”

    “你说的是杨半仙吧?”我插了一句嘴。

    听到这个名字四喜眼角不由得抽了一下,然后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你还知道杨半仙?”

    我被四喜看得有点发毛,有些不自然的说,“上......上次听那个农村大叔说过。”

    四喜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说收拾一下我们回去,我也没有再去问关于杨半仙的事情,但我心里有已经有数了,刚才四喜说的很明显,这世间除了他,就只有一个人会移魂术,那个人,就是杨半仙。

    这也就意味着,是杨半仙把我的灵魂转移到另一具死尸上面的,这个时间我想应该就是上次我在那栋别墅里面晚上睡着的时候。

    如此推断的话,杨半仙和白茹是不是就是一起的?

    接下去我已经不敢想了,那具我褪下来的尸体四喜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也没有去问。

    我和四喜当天就坐上了回大陆的航机,回到兰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四喜在我那里住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我跟着四喜一起去了他的老家,杨家窑,这是四喜要求的。

    我和四喜回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四喜一回到家里就把那个黄布包裹,也就是小鬼的头颅,供在了屋子里的香案上面,金佛也摆在了小鬼面前。

    做完这一切,四喜又用白纸剪了一棵纸树,用浆糊沾在了一根竹竿上面,最后纸树也被他摆在了小鬼的头颅面前。

    我一直看着四喜忙活,也不知道他搞这玩意干啥,难道真想着金佛可以滴泪?纸树可以开花?

    最后四喜把我叫到了香案跟前,然后很认真的问我,“你想不想学阴阳?”

    我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虽然对于玄学这方面的东西我很好奇,但这种跟鬼打交道的事情,我真的不适合,首先我胆子太小,而且我也不想去接触哪个层面的东西。

    四喜叹了口气说,“那就不让你来看管这东西了,但以后如果你命在旦夕的时候,可以来这里避难,这院子的风水是我亲手布置的,可以帮你躲过一劫。”

    “怎么?我命中还有劫数吗?”我诧异的问了四喜一句。

    “当然。”四喜点了点头说,“你的魂魄被转移过两次,这就使得你命格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具体如何我也看不清楚,不过你记住,三种现象你一定不能看到。”

    “哪三种?”我皱着眉头问四喜。

    “第一,不要看到驴骑人,第二,不要看到蛇过道,第三,不要看到猫上吊,如果看到这三种现象,那就预示着你大劫将至,乃是命归黄泉的兆头。”

    “那有办法化解吗?”我追问道。

    “有。”四喜点了点头说,“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来找你,你就自己到这里来避难。”说完四喜又给了我一个红色的香囊,“如果你感觉来不了了,就打开这个香囊,里面的东西能够救你一命。”

    “你是要去一趟很远的地方吧?”我感觉到了,所以就问了出来。

    四喜点了点头,略微有些感慨地说,“我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跟那个人的博弈,已经开始了。”

    我想四喜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杨半仙,他们明明是师徒,到底博得什么弈?

    我不懂,四喜也没有跟我说。

    当天四喜就骑着摩托车把我带到了县城,然后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总之我一个人回到了兰州。

    本来我以为命赎回来,一切就过去了,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像被拉进了一个更深的漩涡。

    当天晚上我又梦到了小薇,而且竟然是在小薇的老家,她就站在院子里那颗樱桃树下面,看着我流泪,让我救她。

    而我,则是无动于衷的盯着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种感觉,盯着小薇看的人,好像并不是我。

    第二天我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了过来,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是王冰打来的电话,于是我接了起来。

    “老三,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你有时间吗?”电话一接通王冰就问我。

    “什么同学聚会?”我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就是老同学嘛,这都两年了,大家都想着聚一聚呢,你可别说不去啊?”王冰给我上话了。

    “行,时间地点。”我也闲着没事干,就应了下来。

    王冰跟我说了时间和聚会的地方,然后又叮嘱了两句让我别迟到啥的,他就挂了电话。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不过离聚会时间还早,那得到下午五点去了。

    我起床洗涮了一番,然后出去给自己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不管怎么说,同学聚会要穿得体面一点,毕竟人都好面子。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就掐着时间去了王冰说的聚会地点,“金龙大酒店。”

    我到金龙大酒店的时候,时间刚好是五点,王冰跟我说定的是台北17号包厢,所以我就直接让服务员带着我上去了。

    进了包厢我一看王冰已经在了,还有几个老同学,虽然基本都是两年没见了,但这几个家伙很热情,看我进去就纷纷跟我打招呼。

    我一边应着一边拿出烟散了一圈,其中一个矮个子瘦瘦的男生接过烟就笑了一句,“三哥现在混好了啊,都抽上软中华了。”

    这家伙以前跟我们一个宿舍的,就属他最小,所以得了个小五的外号,人瘦的很,可是鬼点子多,话也多。

    我笑骂了一句,“混好个屁,这他么来的时候刚买的,充门面的,你不知道三哥好面子吗?”

    “那是,三哥的面子可金贵了,来快点上。”小五说着拿火机过来给我把烟点了起来。

    我抽着烟扫了一圈,问王冰和小五他们,“其他人呢?该不会同学聚会就我们几个吧?”

    “不会。”王冰接过话题说,“其他人肯定还没到呢,现在的人都习惯性迟到,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谁呢?路上塞车好不?在背后说我坏话是吧?”王冰刚说完,包厢门口就传来了这样一个大嗓门。

    一听声音我都不用看人,就知道谁来了,我们班上这样的大嗓门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称大美妞的刘月月。

    都说女生嗓门大肯定长得不咋滴,但刘月月绝对是一个例外,这家伙虽然嗓门大,而且性子野,但人长得确实漂亮,当时我们学校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想推倒她呢,结果最后都被她的断子绝孙脚给吓破了胆。

    据说当时有一个男生还被刘月月的断子绝孙脚给踢进了医院,这件事在我们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说那男生直接被她踢成了太监,当然这肯定是谣言。

    我侧头向着包厢门口看了过去,只见刘月月已经甩着两条光滑洁白的大长腿走了进来,她上身穿的是白色齐屁束腰衬衫,因为穿的短裤实在太短了,所以完全被衬衫给遮住了,以至于第一眼我差点误认为她没有穿裤子。

    刘月月一进来就瞄到了我,我一看就知道坏了,连忙转过头自顾自的抽烟,但刘月月还是大叫着冲了过来,“老三,你丫的还活着,我以为你被情所困,已经想不开跳楼自杀了。”

    说着刘月月直接过来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脖子,把她胸前那两团东西一个劲往我脖子上压,搞得我既尴尬又无语。

    王冰和小五几个人也都看的直翻白眼,对于这家伙,几乎是个男人看了都头大。

    我说“月月你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一边说着我连忙一边把她的胳膊从我脖子上拽了下来。

    接下来其他同学也都陆陆续续来了,刘月月则是拽着我的胳膊一个劲的挖苦我,“你说你丫的可真是够痴情的啊,老娘就喜欢你这一点,其他男的都他么太花心了,可是你当初为什么不对我痴情呢?要是你喜欢的人是我,那现在咱俩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不是?”

    “你饶了我吧。”我推开刘月月苦着脸说,“你这性格我怕被你折磨死,你还是找个能吼得住你的男生吧。”

    “你什么意思?老娘也有温柔得一面好不?”刘月月说着在我的胳膊上狠劲掐了两下,疼得我直龇牙。

    我心想你他么可真够温柔的,不过这话我没敢说出来。

    半个小时后人终于到齐了,当然这只是我觉得,我以为人到齐了,谁知这时候包厢门口忽然又走进来一个人,一个我绝对想不到,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