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神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2本章字数:3123字

    等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我们一群人不敢耽搁,立马又换乘西安南站到汉中的火车直接赶去了柔儿的老家。

    柔儿的老家是在农村,我们下了火车之后又是公交车又是黑车,最后等到了柔儿老家那个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们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让柔儿带着我们直接去找了村里的那个神婆。

    一路上遇到的村里人都很奇怪的看我们,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毕竟农村这种地方,很少一下子来这么多陌生人。

    神婆就住在村子里靠山脚下的地方,算是村子的最里面了,这村子的生活条件看起来也比较拮据,跟杨家窑那个村子一样,都是那种土砖瓦房,不过这个村子的房子看起来比较稍微好一点,虽然大多数都是陈旧的老房子,但却并不残破。

    到了神婆家的门口,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灯笼,神婆家的大门上面挂着两个灯笼,而且一个是红的,一个是白的。

    柔儿说这是神婆定下的规矩,问神就打着红色的灯笼进去,问鬼则是要打着白色的灯笼进去。

    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一致认为应该打着白色的灯笼进去,因为我们中了诅咒这样的事情,肯定跟神没关系,那就只能问鬼了。

    确定之后柔儿就上去把那盏白色的灯笼拿了下来,然后她打着灯笼当先走了进去,我们则是紧随其后。

    刚刚进了院子,我就看到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婆从堂屋里面走了出来,她手里还拄着一个龙头拐杖,一看到我们就大喝了一声,“滚出去。”

    老婆婆看似年龄大了,但声音却极其洪亮,嗓门也特别大,显得正气十足,无形中就有一股气场,这一声喝得我们全都僵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了。

    “婆婆,我们是来求您帮忙的。”柔儿反应过来连忙说了一句,她也被神婆刚才那一句给吓到了。

    “进来吧,我刚才不是说你们。”神婆说着就转身进屋子里去了。留下我们一群人不知所谓的左看看右看看,也没看到有什么人跟我们进来啊?难道......

    我想每个人都想到了,我们彼此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起来,连忙快步走进了堂屋。

    进去之后我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大白天的这屋子里竟然一点都不亮堂,反而显得很昏暗。

    在屋子最里面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张大方桌,因为桌上点着蜡烛,所以借着烛光我能看清楚那一块的情景,桌子上面点着香火,上面还供着一尊牛头人身的黑色神像。

    再看看屋子里面其他地方,到处都挂满了符咒和一些类似于法器的东西,总的来说这个屋子里给人的感觉有点阴森。

    屋子其实挺大的,但我们人确实有点多,一进来之后就显得有点拥挤。

    看我们进来之后神婆坐在了那张方桌旁边的一把椅子上面,然后她也不说话,就盯着我们一个劲的打量。

    我发现神婆几乎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但她的目光只在两个人的身上有过变化,第一个是白茹,神婆看到白茹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但她很快就把眼神挪了开去。

    第二个则是我,神婆在看到我的时候,其实眼神中也没什么变化,最起码我是没看出来,但她却看了我很长时间,直到最后挪开目光的那一刹那,我才捕捉到了她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困惑。

    神婆拿出旱烟袋装了一斗烟,然后在方桌上面的蜡烛上面点燃,“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这才看着我们说,“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的,既然你们打着白色的灯笼进来,那我就帮你们问问鬼吧。”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整,神婆说问鬼,那就只能点头了。

    神婆看我们没什么意见,就把烟斗放在了一边,然后她从桌子下面拿了一盏油灯出来,点着之后那油灯竟然冒出了绿油油的光芒。

    据说只有尸油燃烧的时候才会是这个颜色,所以我不难猜出,那盏油灯里面添的,应该是尸油。

    神婆扫了我们一眼,然后指了指我说,“你过来。”

    我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走了过去。

    神婆指了指她对面的椅子让我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我说,“等下你要问什么就问,但如果我失控了,你就立刻吹灭这盏引魂灯?明白吗?”

    “明白。”我连忙点了点头。

    神婆也不再说话,一边拍打着桌子,一边就开始在嘴里念一些奇怪的咒语,人也仿佛喝醉了酒一样,整个上半身都晃来晃去的。

    过了大概有两分钟,神婆忽然浑身一震,然后她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柔儿连忙提醒我,“鬼上身了,快问。”

    我这下有点懵了,说实话真不知道该怎么问了,主要是没跟鬼打过交道,而且我也不知道神婆是不是真的被鬼上身了?

    看其他同学都开始催促我,我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那个......你......你是什么鬼?能说一下我们中了什么诅咒吗?要怎么破解?”

    “老家,那......那颗樱桃树。”神婆说话也是打着颤的,而且口齿不清,我勉强就听明白这几个字。

    不过就是这几个字,也足以让我感觉到震惊了,神婆没有看过那段视频,她肯定不知道小薇家里的那颗樱桃树,所以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神婆真的被鬼上身了。

    “你是小薇吗?你家的那颗樱桃树怎么了?”我有些激动的问了一句。

    “问重点啊,要怎么破解诅咒?”那些同学都急了,一个个开始提醒我。

    我这时候也不敢耽搁了,连忙问神婆,“我们都中了诅咒,你能告诉我们要怎么样才能破解诅咒吗?”

    “诅......诅咒无解,无......无人生还。”神婆打着颤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她开始拼命地攥自己的拳头。

    我一看不对劲,连忙又问了一句,“怎么可能无解呢?你就给我们指条明路吧?”

    “你们都要死。”神婆忽然脸色狰狞的吼了一句,然后她猛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直接被吓了一跳,情急之下连忙一口把那油灯给吹灭了。

    神婆浑身又是一震,然后她的身体抽搐了几下,慢慢的趴在了桌子上面。

    我转头脸色难看的看了看其他人,不是我不问,关键是问了也问不出什么。

    这时神婆抬起头来了,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还有些颤抖地说,“你......们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是问鬼能解决的了。”

    “那婆婆,您有办法救我们吗?”柔儿可怜兮兮的问神婆。

    神婆沉吟了一会说,“办法是有的,不过你们中的诅咒,我无法破解,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来克制。”

    “要怎么克制?”其他同学一听都面露喜色,纷纷询问了起来。

    神婆摆了摆手,然后起身对着那牛头人身的神像祷告了一番,又围着桌子吟唱起了古老而又神秘的咒语。

    随着神婆的念叨,那牛头人身的神像竟然轻微的震动了起来,感觉仿佛要活过来了一样。

    这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整个屋子里被一种诡异的气氛所笼罩了。

    我感觉胸膛里面仿佛被塞了一块砖头一样,开始非常压抑,压抑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终于神婆停止了吟唱,然后她转身看了我们一眼,很严肃地说,“你们都过来对阴神虔诚的祷告,然后在这里许下你们的愿望。”

    我们都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许下愿望,但所有人还是照做了,全都过去对着神像虔诚地拜了拜,然后每个人在心里许了一个愿望。

    神婆说让我们把自己许下的愿望牢记在心里,但是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时候就有人忍不住了,问神婆说,“婆婆,那我们许下的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神婆沉着眼睛看了发问的那人一眼说,“如果愿望实现了,那就说明你的死期到了。”

    “什么?”听到这句话我们都变了颜色,虽然每个人不知道彼此许了什么愿望,但我想肯定每个人都许了愿,听到神婆说这话,不由的我们要动容。

    白浩当先沉着脸问了神婆一句,“婆婆,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到我们许下的愿望,都不能实现不成?”

    “最好是不要实现。”神婆面无表情地说,“我刚才让你们许愿,并非是真的要许愿,而是给你们下了一种名为阴神愿望的诅咒,凡是实现自己愿望的人,灵魂都会被阴神收走,对你们来说那也就意味着死亡。”

    “你这老巫婆,为什么要给我们下这么恶毒的阻咒?”有人听完立刻就开始骂了起来。

    也有人抱怨说神婆不早点说,要是早说他就许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愿望。

    神婆冷哼了一声说,“要是提前告诉你们,诅咒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至于我为什么要给你们下阻咒,这是为了克制你们之前中的诅咒,本来你们必死无疑,但现在,就各安天命吧。”

    神婆这话说出来之后,就没有人再抱怨了,毕竟比起之前那个随时都会死掉的诅咒来说,现在好多了,最起码只有愿望实现了才会死,只要愿望实现不了,我们就不会死。

    我不知道别人都许的什么愿望,但我许下的那个愿望,对我来说其实非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