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张洋自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2本章字数:3076字

    “卧槽,你到底明没明白?”王冰骂了一句说,“诅咒消失了是好,可是失去了这个诅咒的克制,我们看那段视频录像所中的诅咒就体现出来了,我们很快就会死的。”

    王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同时也把我的思绪带入了另一个环节之中,如果说诅咒是真的存在的,那么王冰刚才说的事情就很有可能发生。

    神婆死去,阴神愿望诅咒消失,我们看过那段视频所中的诅咒,也就会重新出现在我们身上。

    我忽然感觉自己又被笼罩在了死亡的阴影之中,当然不只是我,应该是所有人。

    可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这个同学聚会分明是他们给我设的局,他们又怎么会中了诅咒?

    也许是我的思想太偏激了,我忽然觉得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毕竟那个视频还是我的帐号发到群里的,而且如果真的是他们设局害我,也断然不可能自己都中了诅咒吧?

    现在最让我困惑的就是白茹的事情,这个聚会当天就出现了,而且跟我们在一起好几天的女孩子,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没有这么人?我可不认为自己真的精神分裂到虚构出这样一个人来,而且在我的意识里这个人竟然存在了好几天。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么就是所有人都在骗我,要么就是白茹在那几天给我制造了某种幻觉,让我一直觉得她跟我们在一起。

    可是这也不对,那次同学聚会上所有人看到白茹的时候都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她真的跟小薇太像了,而且后来展辉还跑外面来叫过白茹,被我骂了一顿,在走廊里面我和白浩还因为白茹的事情有过碰撞,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并不是幻觉。

    越想我就感觉越迷糊,最后我唯一能想到的还是所有人都在骗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这件事情,除开这个,我几乎连一个不合理的可能性也想不出来了。

    最后我带着满心的疑惑,再一次赶去了金龙大酒店。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不知道王冰他们干了什么,或者去哪里旅游了?总之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每个人都显得很憔悴,脸色也很差。

    到了这时候很多同学已经开始受不了了,连续几天的担惊受怕和死亡阴影的笼罩,搞的人心惶惶的,有的同学都已经快崩溃了,也不管会不会死,就嚷嚷着要回家,甚至有些女孩子都哭得不行了。

    我一到酒店就遇上这样的场面,也有些手足无措,虽然因为白茹那件事情搞的我现在不信任他们了,但这些毕竟都是我同学,也算是老朋友了,我并不希望他们出什么事。

    我跟王冰还有白浩他们安慰了一番那些嚷嚷着要回家的同学,其实他们也清楚,这东西跟回不回家没有关系,中了诅咒,逃到哪里都会死。

    好不容易把那几个同学安抚了下来,然后我们一群人就聚在一起开始讨论怎么想办法破解诅咒这件事。

    现在神婆已经死了,虽然目前我们不知道神婆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想想肯定跟她帮我们克制诅咒有关系,所以也没必要找下一个神婆了,而且神婆这种人,并不是哪里都有的,有真本事的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最后商量来商量去,也想不出一个办法,感觉我们好像就要这样等死了一样。

    就在我们一群人愁眉苦脸的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小五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有些惊慌失措的喊道说,“不好了不好了,张洋的房间里面怎么有血水流了出来?”

    一听这话我们全都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跟着小五跑了出去。

    等来到张洋的房间门口时,我第一眼就看到了门缝里面流出来的血水,门还是关着的,也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竟然有这么多血水流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一句,“张洋人呢?”

    “应该还在里面,今天他一直都没有出来。”王冰脸色难看的说。

    我一听就知道坏事了,连忙踩着满地的血水上去推房间的门,可惜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根本推不开。

    我连忙让小五下去找酒店的服务人员拿钥匙上来,小五一听不敢耽搁,直接就向着楼下跑去了。

    没一会酒店的一个女主管跟小五跑了上来,那女主管一看眼前的情景,吓得都快晕了,哪里还敢上去开门?

    我直接过去就从她手里把一串钥匙给夺了过来,然后找到对应房间号的钥匙,直接打开了房门。

    门刚打开的那一瞬间,门口的血水直接如同小河一样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很多人都被吓得忍不住退了开去。

    我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趟着满地的血水就冲了进去。

    屋子里到处都是血水,拖鞋都在地上飘着,满屋子的血腥味极其刺鼻,即使这么多水也没有冲淡多少。

    我大概瞄了一眼,屋子里看不到人影,而且照血水流动的方向来看,应该是从洗手间流出来的。

    看到这里我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于是当先就冲进了洗手间。

    第一眼,我就看到了洗手间的浴缸,里面满满的全是血水,而且那些血水还在沿着浴缸的边沿往外面溢出来。

    同时我看到了浴缸里面还漂浮着一个人,那人正是张洋。

    我连忙冲了过去,抓住张扬的胳膊把他从浴缸里往出来拽,这一抓住他的胳膊我才发现,皮肤已经被泡胀了。

    我连忙伸手探了下张洋的鼻息,已经没有呼吸了,也不知道他死了有多久了,不过张洋的身体还是温的,可能是浴缸里的温水浸泡的缘故。

    我连忙把淋浴喷头从浴缸里拽了出来,同时关掉了淋浴开关,这东西一直开着,怪不得会有这么多的血水。

    这时候王冰他们也进来了,我们几个比较胆大的男生一起把张洋的尸体抬了出来,他的左右手大动脉全都被割断了,看样子应该是自杀的,伤口上到现在还在往外面滴血。

    王冰应该是见多了这种死人的场面,所以他表现的还比较镇定,也比较理智,当即就打电话报了警。

    我现在对于这样的场面其实也算不上害怕,毕竟比这更加恐怖的场面我都见过了,可是看着死去的张洋,我还是感觉很难释怀,他毕竟是我同学,而且是一个老实人,比较胆小怕事。

    我想应该是这几天连续上演的惊悚把张洋折磨的神经崩溃了吧,他受不了了,所以就选择了自杀。

    屋子里的电脑上面还在播放着那首我最熟悉的歌。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汪峰的《存在》。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可是在这时候听着,却有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怎么就觉得,歌里面唱的人,那么像我们。

    我和王冰他们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等在外面的其他人脸都已经被吓白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问我们张洋怎么样了?

    我也没心情跟他们描述里面的场景,直接就走了出去,让王冰他们去说了。

    酒店里面整个都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呆在里面,感觉无法承受那种气氛。

    我径直来到了酒店的外面,站在马路边点了一支烟,靠着那根电线杆默默的抽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就是在这里抽烟的时候白茹从里面出来的,就连后来发生的一切我都历历在目,可是那些家伙却说没有这个人,逗我玩呢吧?

    想到这里我气得忍不住用脚踹了踹电线杆。

    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现在只有你还可以相信。”

    我听完猛地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刚才说话的人,竟然是陈皮,说着他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了陈皮一句。

    陈皮面无表情地说,“自从那天他们看了那段视频录像,所有人都变得很奇怪,我想诅咒不光会让人死亡,也许还会有其他的副作用。”

    “比如让你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忽然变的话多了起来是吧?”我说着递了一支烟给陈皮。

    陈皮接过了烟,点燃之后抽了一口,然后用他那只死鱼眼看着我说,“我平时沉默是因为没有什么必须要说的,我也不需要交流,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都中了诅咒,想要活下去,不是一个人就可以。”

    “那你为什么选择相信我?”我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我和陈皮真的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什么关系,这种情况下他选择相信我,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陈皮别过头去看了看酒店门口,确定没有人出来之后,才沉着眼睛说,“这一个星期你不在这里,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可我是一直看着他们的举动的,我发现每个人有时候都会变得有些反常,或者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这使得我很难再去相信他们,我觉得他们有些时候应该是被诅咒给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