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金佛滴泪,纸树开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3本章字数:3028字

    王宁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边被我拽着不情愿的跑,一边还问我,“你急什么?”

    我这时候也没心情跟她解释,我想刚才那个应该就是猫上吊无疑了。

    四喜说我千万不能看到的三种现象,如今我全看到了,这就意味着我的大限已经到了,我想接下来应该就要出大事了。

    我跟王宁还没有跑到四喜家里,路边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很多狸猫,一个个盯着我和王宁看,并且发出那种非常凄厉的叫声。

    猫的眼睛在晚上看起来直接是红色的,而且透着红光,尤其是它盯着你一动不动看的时候,那眼睛更是红的有些妖异,我一看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王宁看到这种情况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跑得比我还快。

    直到跑进四喜的家里,我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王宁也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进了院子就问我,“那些猫怎么回事?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恐怖?而且这村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猫?”

    这个其实我也感觉很奇怪,现在村子里都已经没人了哪来那么多的猫?

    我只能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至于猫上吊这事情,我没有跟王宁说,怕吓到她。

    那些猫竟然也跟着我们到了四喜家门口,不过没有一只猫进来,全都在外面一个劲的盘旋,而且发出凄厉的惨叫。

    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被惊动了,一个个从屋子里钻了出来,问我出什么事了?

    我摆摆手说没事,让他们进屋去别出来。

    我也回到了屋子里,外面的猫叫就让它们叫去吧,反正又进不来,只不过吵得人有些心烦罢了。

    对于四喜这个院子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四喜说他给这院子布下了风水局,我想只要我不出去,应该不会有事。

    不过想想明天就要离开了,我肯定不能让所有人都留下来陪我,可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其他人都回去,这我恐怕也待不住。

    要是村子里有人还好,可偏偏这村子一个人都没有,让我一个人住在这种深山荒村之中,说实话我真没那个胆量。

    我这时候纠结的问题,其实很快就不是问题了。

    我们在屋子里一直待到了半夜,也没有人睡觉,毕竟外面那些猫吵得,实在睡不着,有的人甚至都拿卫生纸把耳朵堵了起来。

    我坐在炕前边的一把椅子上一直抽着烟,王宁则是杵着我的肩膀斜靠在我身上,这会她也没了那股好奇和兴奋的尽头,显然被之前那种场面给吓到了。

    我不知道是点燃第几根烟了,总之我舌头都已经抽烟抽麻了。

    就在我刚刚点起一支烟的时候,王宁忽然揉了揉眼睛,然后用胳膊肘推搡了我一下说,“快看?那个黄布包裹怎么还会动?”

    她一说我连忙向着香案上面的那个黄布包裹看了过去,谁知这时候黄布包裹竟然真的轻微晃动了一下。

    我“刷”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时候我真有点被吓到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这玩意出了意外,那就麻烦大了。

    仔细一看之后我忽然发现香案上面少了点东西,金佛不见了。

    “金佛呢?”看到这里我顿时怒喝了一句,然后连忙上前两步走到了香案旁边,看了看香案上面,金佛确实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里我真的又惊又怒,连忙转身冲着所有人喝了一句,“谁他妈把金佛拿走了?想死是吧?”

    我这一声怒喝显然把所有人都给吓到了,很多人都是一脸害怕和茫然的看着我,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金佛肯定是被人给拿了。

    也不知道那个煞笔,这简直是害死人不偿命的节奏,没了金佛的镇压,我想这鬼婴很快就会出来的。

    我这时候又急又气,就沉着脸大声喝了一声,“谁把金佛拿走了?快拿出来,不然会害死所有人的,那玩意可没有这么多人的命值钱。”

    说完之后我扫了一圈,竟然没人吭声,看样子这拿了金佛的人是不准备交出来。

    这时候我真怒了,直接过去从王冰手里把匕首要了过来,然后我反握在手里说,“现在我开始数数,三声之后如果拿了金佛的人还不交出来,我就开始搜,搜到了是谁拿的,我砍他一只手。”

    王冰这时候也有点懵了,摸了摸脑门说,“到底啥情况?那金佛难道真的是金子做的么?我还以为是假的,谁把那玩意拿走了?”

    其他人显然也很疑惑,看王冰问了出来就好奇的看着我等我回答。

    鬼婴这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不过这时候我可没心情跟他们解释,我直接就开始数数。

    “3。”

    “2.”

    喊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扫了一圈,还是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有反应,全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最起码我是没有看到任何人露出心虚的样子。

    “1。”我说完就让王冰过去一个一个搜所有人的身和随身带的包,那些同学当然都没什么意见,这时候他们也不敢反抗,可那三个王宁叫来的司机就有些不服了,其中一个说,“我们是来接人的,又不是来做贼的,你们搞的这是哪一出?”

    我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你最好配合点,这玩意可关乎着所有人的性命,如果你成心坏事,别怪我先把你解决了。”

    我这话说出来那司机就不敢出声了,毕竟这深山荒村的,就算杀了他们也没有人会知道。

    接下来没有人敢出声了,就等着王冰一个一个的搜,可是搜了一圈,也没有把金佛给搜出来。

    这时候我真的有点急了,连忙转头看了看香案上面的那个黄布包裹,里面已经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很显然鬼婴要出来了,如果再找不到金佛,我觉得我们今晚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一着急我也有些六神无主了,还好王宁眼尖,忽然指了指桌子底下说,“那个是不是你要找的金佛?”

    我低头一看,那金佛果然躺在桌子底下,于是我连忙过去趴下把金佛给掏了出来,然后擦了擦上面沾染的尘土,重新供在了桌子上。

    金佛摆好之后我还给上了香,跪拜了一番,其他人都看得直瞪眼,感觉我好像有些做作了,但我知道这是有必要的。

    做完这一切,我冷眼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这金佛好好的摆在桌子上,肯定不可能自己跑到桌子底下去,所以我敢肯定是有人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把金佛扔到桌子底下去的,而且这个人一定知道金佛所起到的作用。

    很显然,我们一起有一个内鬼,想要害死所有人。

    我想这个人,应该就是小薇跟我说过的,那个不是人的存在,也许就是鬼,它现在混在我们当中,可我根本不知道它是谁。

    我现在也不敢睡觉,就一直盯着香案,今晚我必须好好看着金佛,不能让那个内鬼再有机可乘。

    看了一会,我刚刚点了一支烟,忽然就发现那金佛的眼角流下来一滴泪,一滴金色的眼泪。

    看到这里我叼着烟整个人都僵住了,金佛滴泪,真的出现了。

    我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凑近确认了一下,那金佛的眼角真的流出了一滴泪,我没有看眼花。

    我的奇怪举动显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王宁首先跟着凑过来看了看,然后她一下子瞪大着眼睛就惊呼了出来,“这佛像竟然流泪了?”

    其他人都只是感觉惊奇,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却是心知肚明,如今金佛滴泪,这是预示着鬼婴要出来了。

    四喜曾经说过,鬼婴想要出来,除非金佛滴泪,纸树开花,当时我还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没想到现在金佛真的滴泪了,如果接下来纸树开花的说法也应验的话,那鬼婴必将破封印而出。

    我不知道杨半仙说过的乾坤倒转,魔乱苍生会是一种什么情况,但就眼前如果鬼婴真的出来的话,我们这些人恐怕就难逃一劫了。

    “快看。”王宁忽然惊呼了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连忙抬眼望了过去,只见桌子上四喜做的那棵纸树,竟然抽出了枝丫,开始长高了起来,树叶也一片一片冒了出来。

    在那树叶之间,还有几朵白色的花朵也都慢慢绽放了开来。

    看到这里不光是我,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纸树竟然真的开花了,那开出来的花,长出来的叶,都同样是纸质的。

    愣了几秒钟我忽然反应过来了,连忙招呼其他人让他们离开屋子。

    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刚才那种诡异的现象,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全都迅速的从屋子里退了出去。

    我最后一个走出屋子的,临出去时我还看了一眼香案上面的那个黄布包裹,好端端的,可是我刚刚走出屋子,陈皮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老三,别动。”

    我背上忽然沉了一下,同时脖子上也感觉到了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