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窗外的黑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3本章字数:2644字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我知道王宁喜欢我,可是我如今已经成了杀人犯,不论怎么样,就算当时我是身不由己,都难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事实,我在不受自己控制的情况下杀了人,虽然这就是事实。

    王宁眼眶里含着泪看了我半天,然后她挥泪转身跑了出去,瑶瑶连忙跟了出去。

    这下我就放心了,有瑶瑶跟着,王宁肯定不会出什么事。

    王冰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看了看小花,又看了看我说,“现在就我了,你也不用演戏了,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把秦墨给杀了?”

    我松开了小花的手,冲她歉意的笑了笑,小花也红着脸出去了。

    我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详细的跟王冰说了一下,听完之后王冰皱着眉头说,“合计着你本来是去救秦墨的,结果最后他死在了你手里?”

    “对。”我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王冰递了一支烟给我,自己也点了一支,抽了几口,然后皱着眉头说,“你说的话我肯定相信,当时你杀掉秦墨,应该是被那女的用什么邪术给控制了,可关键是这玩意没有说服力啊?警察肯定不会相信这玩意的,加上当时还有人在场,他们亲眼看着你杀掉秦墨,想要浑水摸鱼恐怕都不行了。”

    我叹了口气说,“听天由命吧,我现在只想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最后的愿望就是找回小薇的那张皮,和她的骨埋在一起,这是小薇给我最后的托付。”

    王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只要我们找到证据,找出能够证明这一系列的死亡都是诅咒的证据,到时候我就可以请最好的律师,并且托关系把你的罪行减轻,甚至有可能是无罪。”

    我知道王冰是在安慰我,我亲手杀了人,怎么可能无罪?就看到时候找出有力的证据证明我当时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看是不是可以减轻罪行。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我现在肯定不能让警察抓住,不然我就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我和王冰商量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一起去找贱明,因为他是下一个将要死亡的目标,第一我们不能看着他去死而坐视不理,第二我也想通过保护贱明,来找出这个诅咒的关键所在,也许会发现什么。

    决定了之后我们也没有耽搁,王冰当即就开着车子赶往了贱眀那里。

    贱明的老家在沧州,属于河北管辖,离这边可不近,足足一千多公里,我们开车过去也要十几个小时。

    瑶瑶坐在副驾驶座上,所以后面自然是我和王宁坐在一起,王宁到现在似乎还在生我的气,一直都没有跟我说话,直到车子离开市区上了高速,她才掐了下我的胳膊气鼓鼓的问我,“你不是要留下来当上门女婿么?怎么又要去沧州?”

    “去找一个老同学啊,完了再回去。”我满不在乎地说着。

    现在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就只能继续装下去了,这样王宁才不会对我抱有任何幻想,我已经没有未来了,可她有,我不想害了她。

    一路上大家就变得相对无言了,我因为昨晚没睡好,所以就靠在座位上睡了一觉,等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窗外的世界整个陷入了一片黑暗,只能看到时不时划过的黑影。

    我问王冰现在到哪里了?他说才走了一大半的路程,还早着呢。

    这会我也睡不着了,清醒着时间就开始过得非常慢。

    熬到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沧州,可是离贱明的家还有一段路程,我们也没有去过贱明的家,给他打了电话他说让我们把车开到南皮县一个叫西三里村的地方,他在那里接我们。

    等我们到地儿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我们打了电话没一会,贱明就出来了。

    这村子生活条件看着是挺好的,家家都是小洋楼,贱明家里也是。

    这会大半夜的,我们下了车贱明就直接带着我们去了他家,说是先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他带着我们四处转转,让我们看一看他家乡的风景。

    我心想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看风景?人都要死了,不过这话我没有说出来。

    到了贱明家里之后贱眀给我们安排了两间房,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总之既然他这样安排了,我们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王冰自然和瑶瑶睡一个房间了,所以我只能和王宁睡,不过看样子王宁也没什么意见。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我和王宁关了门之后也挺尴尬的,我不知道怎么睡,就从床上那了条毯子说,“要不我睡沙发吧?”

    “跟我睡一起我会吃了你啊?”王宁气鼓鼓的说。

    她这么一说我也不好意思了,索性就和王宁睡在了一张床上。

    这床挺大的,双人床,所以我就睡在边上,和王宁拉开了一点距离,主要是我怕挨在一起等会我忍不住和王宁发生点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我肯定不能和王宁发生什么关系,不然那就把她害惨了,到时候我去坐牢,王宁还要为我守寡。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王宁,要是换了别的女的估计感觉没什么,可王宁这小妮子我是知道的,她太执着了,到时候真能为了我守寡。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脑袋也是一团糟,躺了没一会王宁自己过来缩进了我怀里,搞得我挺尴尬的,拒绝又不忍心,不拒绝又感觉不太好。

    我身体僵硬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王宁则是缩在我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我心里多少有些悸动,毕竟我是正常男人,面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不过我一直都在抑制这种念头。

    坐了一天的车,可能真的太困太累了吧,这种情况下我竟然睡着了。

    不过就是那么几秒钟,我刚刚睡着,忽然就无缘无故的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那种感觉很奇怪,我说不清楚,应该是潜意识里感觉到了某种危险吧,总之不由自主的我警惕了起来。

    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好像有某种危险在靠近。

    我侧头看了看窗户,窗帘没拉,外面还有月光透进来。

    本来我想起身去拉窗帘的,谁知刚刚坐起来,我忽然就看到窗户外面有一个黑影闪了一下。

    我眼神顿时就是一变,连忙轻喝了一声,“谁?”然后我就飞快的下床打开了房门。

    我探着脑袋在外面的走廊里看了看,整个走廊都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了有一个黑影。

    王宁被我刚才吓醒了过来,连忙爬起来问我怎么了?我摆摆手说没事。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么短的时间,人肯定不可能从窗口的位置跑到走廊的尽头下楼,要么就是那人直接越过护栏跳了下去,要么就是我刚才看到的根本不是人。

    想到这里没来由的我感觉脊背有点发凉,于是连忙退回了房间,并且顺手关上了房门。

    就在我刚刚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次轻微的响动,有点像人的脚步落地的声音。

    一瞬间我就反应了过来,连忙猛地拉开了房门。

    一开门我就迎面看到了一个黑影,正站在对着门的走廊里面,而且离我很近。

    来不及想太多,我直接一脚就对着那黑影踹了过去。

    那黑影速度特别快,在侧身的同时用手对着我踹过去的脚就那么一推,我踹过去的力度就被完全卸到了一边,而且搞得我还是一个踉跄,要不是扶着门框,我就直接趴在了地上了。

    就这踉跄了一下的功夫,那黑影已经抓着走廊的护栏一下子翻到楼下去了。

    我不知道怎么想的,脑门一热,竟然也跟着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