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我们不了解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3本章字数:3068字

    那黑影可能没想到我会跟着跳下来,落地之后他刚刚站直了身体,我就已经扑下去了,直接扑在了那黑影的身上,然后我俩同时翻在了地上。

    就在我跟那黑影爬起来的这个过程中,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一张很丑的脸,这人竟然是陈皮。

    “卧槽,尼玛。”当看清楚是陈皮之后,我直接就骂了一句,紧接着上去一下子揪住了陈皮的衣领,“怎么是你?”

    这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陈皮才是内鬼,他出现在这里是想要贱眀的命吧?还是说他一直在跟踪我们?

    陈皮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

    这时候楼上的王宁和王冰他们已经下来了,问我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松开陈皮的衣领点了一支烟说,“你就是那个内鬼吧?当初看到鬼,也是你骗我们的吧?”

    “什么?是他?”王冰一听就瞪起了眼睛,“我就觉得这狗日的有问题,什么他能看到鬼,他才是真正的鬼吧?”

    “鬼肯定有,但不是我。”陈皮面无表情地说。

    “那你三更半夜的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干什么?”我沉着脸质问陈皮。

    陈皮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就用他那死鱼眼看了我一下说,“我跟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一样。”

    “恐怕不一样吧?”我眯着眼睛说,“我们是明目张胆的来的,而你却半夜偷偷出现在这里,之前还悄悄摸到我房间外面,我发现你之后你又直接逃跑,你解释一下,到底想干什么?”

    “摸到你房间外面?”陈皮皱了皱眉头说,“我刚来,根本不知道你住哪个房间,至于我为什么要逃跑,你一开门就直接攻击我,我能不逃跑?”

    这时候贱明插嘴了,他看了看陈皮说,“陈皮,大家同学一场,你来我家我当然欢迎,可是你这半夜三更的出现在这里,而且事先没有通知我们,加上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大家都比较敏感,你总要解释一下吧?”

    陈皮点了点头说,“正如你所说的,大家都很敏感,我也一样,所以我没有事先通知你们,而且选择在这个时间段来,就是想暗中了解一下你们的情况,你们也说了,我们之间有内鬼。”

    “这么说你是在怀疑我们几个?”王冰瞪着眼睛问了陈皮一句。

    “我暂时保留对所有人的怀疑。”说完陈皮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们可能没发现,有什么在推动所有人的死亡。”

    “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陈皮侧过头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那个阴神愿望诅咒,所有人许下的愿望都在一个一个的实现,而且所有人的愿望实现,都绝非偶然,我估计有什么,应该是我们之间的内鬼,知道了所有人当时在神婆那里许下的愿望,它在帮助我们实现愿望,也就等于在加快我们的死亡。”

    说实话以前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陈皮说出来,我仔细想了一下,从死去的大鹏到唐强,再到秦墨,他们每一个人的愿望实现似乎真的都不是偶然,就好像无形中有一双大手在帮他们铺垫,让他们去实现愿望,然后死亡。

    毫无疑问这双大手还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甚至掌握着我们的命运。

    最后我们也没有再质疑陈皮,贱明给他安排房间住了下来,但我同样保留对陈皮的怀疑。

    由于大家睡得晚,所以早上起的也就很晚了,我起床的时候差不多都十一点了,吃过饭之后贱明就带着我们在村子周边四处转了转,这地方环境挺好的,空气也新鲜。

    亚星也和我们在一起,其实这时候我最搞不懂的就是亚星,贱明大学追了她三年,她都没答应,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想的?竟然想通了。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可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加上贱明的愿望就是和亚星在一起,这就让我不由得要去联想,我甚至在想亚星是不是诚心想害死贱明?

    可能我想得有点多。

    陈皮忽然放慢了速度,和我并排走在一起说,“你有没有觉得,亚星变得更加苗条了?”

    一听这话我有点懵,看了看陈皮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陈皮从来不谈论这种话题的。

    “你别想多,我只是觉得她有问题。”陈皮面无表情地说。

    “有什么问题?”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陈皮眯着眼睛看了看前面说,“她已经死了。”

    “什么意思?被人伤透了?心死了?”

    “不是。”陈皮摇了摇头说,“我就感觉,那好象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会动的尸体。”

    “你家的尸体会动?草。”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陈皮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但是我没有想到,陈皮说的竟然是真的。

    后来我和王冰单独把贱明叫到了一边,跟他说了一下关于那个愿望诅咒的事情,我说让他不要和亚星在一起,不然他一定会死。

    贱明也知道我是为了他好,并没有因为我说的话太直而生我的气,只是叹了口气说,“亚星怀孕了,她说那个男的不要她了,如果我不要她,那就没有人会要她了。”

    “她怀了谁的孩子?”我一听连忙瞪着眼睛问了一句。

    “不知道。”贱明摇了摇头说,“她没跟我说。”

    “那她不打算把孩子打掉吗?”我有些差异的问贱明。

    “她说想把孩子生下来。”说到这里贱明有些黯然。

    王冰终于听不下去了,在贱明在脑门上抽了一巴掌说,“我说你是犯贱呢还是煞笔了?人家被甩了才来找你,而且是被别人玩剩下的,还怀了个孩子,并且要生下来,你就这样戴一辈子的绿帽子,给人家养孩子吗?”

    贱明也不生气,搓了搓脸说,“我也不想,可是我爱她,你们知道的,就算戴一辈子绿帽子,我也要照顾她。”

    听到这里我就说不出话来了,也许贱明这种爱情我不太懂,但我感觉,要是换了我,我真的做不到,我没那么大度,也没那么死心眼。

    至于我对小薇的执着,那是因为她也爱我,这是建立在双方都相爱的前提下,像贱明这样,其实我觉得他真有点脑残了,感觉根本不值得。

    当然我们不能体会他那种感觉,也许他觉得是值得的吧。

    我拍了拍贱明的肩膀说,“你要照顾她当然可以,那是你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可是愿望诅咒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如果和她在一起,你会死的,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当然想过。”贱明落寞的笑了笑说,“我现在觉得,人活着,其实就是在赎罪,我每天都在揪心,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其实想想,死了也许是一种解脱,死了我就不会再难过,不会再纠结,不会再伤心,到时候有没有人照顾亚星,也就跟我没关系了。”

    贱明说的多少有些绝望,我这时候才真正明白了,他不是不介意,也不是他大度,他只是无法抛却对亚星的那种感情,但是又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两点就成了一个对立,冲突之下他最后的抉择竟然是死亡。

    我能感觉得到,贱明已经活在了绝望之中。

    第一次我竟然感觉那么无奈和难过,我以前总觉得,事在人为,人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但现在,就贱明这件很简单的事情,他心里想不开,就没有人能改变什么。

    贱明说完就过去陪亚星了,他在亚星面前,表现的还是那么开心。

    王冰递了一支烟给我说,“也许我们不懂他的爱情,就好像我不懂你的执着,人真是一个复杂的动物。”

    “当然。”我接过烟笑了笑说,“不复杂的动物,怎么能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现在我和王冰知道了结局,本来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了,但贱明却非要让我们多玩几天,说想回味一下大学时期的感觉。

    我跟王冰想了想,也就留下来了,第一是为了满足贱明最后的要求,第二我们想看着贱明怎么死?看能不能从中找出诅咒的破绽或者什么。

    这个说起来其实真的很残忍,但这就是事实。

    陈皮也没有离开,和我们一起留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贱明在家里做了一桌子好菜,我们也好好的喝了一场。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就是特别想喝酒,可能是因为贱明的事情给我带来了太大的压抑和触动吧,今天我完全是放开了喝,也不怕喝醉。

    贱明的心情肯定比我们更差,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想喝醉。

    最后果不其然,贱明第一个喝多了,直接喝趴下了。

    我喝的也有些醉眼迷离,这时候我就看到亚星一个劲的在吃东西,她今晚吃了很多很多,但看样子好像还没有吃饱一样。

    我就纳闷了,一个女人怎么能有那么大的饭量?

    下意识的我看了看亚星的肚子,也就是这一眼,看得我头皮直接炸了起来,本来有点醉意,现在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亚星的肚子,竟然变大了,而且还在动,那种感觉,就好象她肚子里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顶她的肚皮一样,隔着衣服都能很清晰的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