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囚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13本章字数:3153字

    我僵在原地没反应了,眼睛一直盯着亚星的肚子。

    很快其他人也发现了我的异常,都顺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种场面很奇怪,除了喝趴在桌子上睡过去的贱明,剩下的我和王冰,还有陈皮几个人,全都瞪着眼睛盯着亚星的肚子,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还在那里自顾自的吃。

    王冰终于忍不住了,捅了下我的胳膊小声说,“她肚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怀了孩子也不是这个样子吧?”

    “肯定不是孩子,你看那东西一直在撑她的肚皮,感觉都要撑破肚皮出来了一样,正常的孩子在母亲的肚子里能是这个样子吗?”我也小声的回了王冰一句。

    说完我连忙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贱明,想让他起来看看,可这时候贱明醉得不省人事,我推了他几下也没半点反应。

    “现在怎么办?”我们剩下的人都有点半尴不尬,王宁就瞪着眼睛问了一句。

    “贱明,你他么快点起来看看你女朋友的肚子。”王冰说着用力推了贱明一下。

    这一推贱明是被推醒了,但他还属于晕晕乎乎的状态,忽然就向后一仰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可能是因为靠的太猛,连椅子带人就向后翻了下去。

    失重的瞬间贱明也惊醒了过来,连忙下意识的伸手胡乱去抓,正好就抓到了亚星的椅子靠背,结果他自己没稳住,亚星的椅子也被他拽翻了,亚星整个人同样连人带椅子后仰着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动静搞得挺大的,我们几个都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看情况。

    亚星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而且她的肚子上,竟然出现了大片的血迹,穿的衣服都被染红了。

    因为我们几个之前就看到了亚星的肚子里有东西,所以这会看她肚子上出现大片的血迹,潜意识里就感觉那东西应该撑破肚皮出来了,我们一时之间也不敢上前。

    贱明当然不知道这事情,爬起来就下意识的去扶亚星,我一看连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给扯了过来。

    这下贱明酒意似乎有些清醒了,看到亚星肚子上的血迹,顿时大叫了一声“亚星。”然后就猛地扑了过去。

    我扯着贱明的衣领没有松手,陈皮也闪身拦在了贱明的面前,沉着声音说,“别过去,她已经死了。”

    “你胡说什么?”贱明大叫了一声,然后猛地推了陈皮一把。

    陈皮竟然纹丝不动,看得出这家伙下盘很稳,力度似乎也很大,这让我不得不对陈皮刮目相看。

    贱明还想扑过去,陈皮已经侧开了身,指着躺在地上的亚星说,“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喜欢的人,她早就已经死了。”

    “你胡说,她不可能死的,死的人应该是我......。”贱明忽然疯了一样大叫了起来,并且向着躺在地上的亚星扑了过去。

    我一下子愣是没抓住,不过贱明还没有扑到亚星旁边,就被陈皮一把捏住了脖子,直接摁在了桌子上。

    我跟王冰几个人看的都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大家都是同学,感觉陈皮太粗鲁了。

    贱明还在挣扎,可惜他的挣扎是徒劳的,陈皮那只手就仿佛铁钳一样,将他摁在桌子上他就再也挣不脱了。

    “你真以为她怀了孕被人抛弃了?她怀的是鬼胎你知道吗?”陈皮说着冷眼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亚星。

    这时候我明显看到亚星的肚子上凸了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要钻出来了一样。

    我们几个人全都瞪大着眼睛看着亚星的肚子,不过没等那东西钻出来,楼下忽然就冲上来好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他们全都戴着奇怪的头盔,完全看不到脸,手里也拿着造型怪异的机枪,上来就直接把我们几个人围了起来。

    我以为这些人是抓我的,毕竟我现在是杀人犯,被围住之后我忍不住大喊了一声,“谁他妈报的警?”

    没有人说话,王冰和陈皮他们看了看那几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又看了看我,全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等我说第二句,就有一个人在我后脑勺上来了一枪托,我只感觉一阵剧痛伴随着天旋地转,然后就直接翻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我脑袋里面有些空白了,也听不到声音了,不过我还没有完全晕过去,就看着其中一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对着躺在地上的亚星开了枪。

    那枪里面装的竟然不是子弹,是激光枪。

    我看见一道白色的光束从枪口上射了出去,直接连在了亚星的肚子上,我能看到亚星的尸体在震动,贱明则是长大着嘴巴在吼叫,不过我听不到声音。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总之等我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大很空旷的屋子里。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疼,脑袋特别疼。

    我连忙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起来我就傻眼了,因为这个很大很空旷的屋子里,竟然不止是我一个人,而是躺了一群人。

    我放眼忘了过去,躺在我旁边的有王冰、王宁、瑶瑶、陈皮、刘天宇......等等,全都是我同学。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们竟然全都被抓到了这里,关键是这也不是监狱,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封闭的大仓库一样。

    我连忙过去摇晃了王冰几下,很快他就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的问我这是哪里?

    我说我也不知道,然后就开始喊其他人。

    很快其他人一个一个都被我们喊了起来,所有人都显得很茫然,没有人知道我们是怎么来的这里,也没有人知道这里是哪里?

    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整个世界都炸开了窝,有人开始大喊大叫,有人开始咒骂,甚至有人上去踹那扇大铁门,嘴里喊着放我们出去之类的。

    我虽然脑袋疼得厉害,但还算镇定,就问其他们在昏迷之前都遇到了什么?

    最后得出的答案跟我们是一样的,所有人都是遇上了一些带着奇怪头盔的军人,然后就被抓了起来,至于他们怎么昏迷的,都不知道。

    我这还算好点,虽然脑袋疼得厉害,但我知道自己是被枪托砸晕过去的。

    最后我们几个人跑过去拉了拉那扇大铁门,根本拉不开,想来是从外面上了锁的,再看看这个大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出口,几乎等于是完全封闭的,我们根本出不去。

    王冰连忙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打电话报了警,可是那边问起我门被关在什么地方,王冰也说不出来,就说让他们给手机定位,这样就能找到我们。

    那边说让我们等一会,电话也没挂,可是过了几分钟那边却回话说根本定位不到,我们这一块地方似乎存在什么干扰,无法进行手机定位。

    王病还想说什么,大铁门那里忽然传来了响动,于是他连忙挂了电话。

    紧接着我们就看到大铁门缓缓的移了开来,不过看样子我们还是出不去,因为大铁门的外面还有一层铁栅栏。

    可即使是这样,大铁门一移开所有人就扑了过去,全都冲到铁栅栏那里大喊大叫了起来。

    很快旁边就冲过来几个带着那种奇怪头盔的人,拿手中的电棒直往涌到铁栅栏跟前的人身上点,好几个同学都被电的躺在地上抽噎了起来。

    这下没有人敢靠近铁栅栏了,也没有人敢乱叫了,都退在铁门不远处眼巴巴的望着外面。

    过了没几秒钟,铁门外面就走过来一个人。

    当我们看清楚这个人的长相时,所有人都傻了,包括我。

    这个人竟然是刘月月,她神经出问题杀了人,后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又被转移到了未知的地方,怎么现在,她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是以这种方式。

    我有点不可思议,甚至难以接受的感觉。

    刘天宇一看到刘月月就大叫了起来,“月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没事吧?”

    说着刘天宇还扑到了铁栅栏跟前,可是紧接着就是好几根电棒点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刘天宇就躺在地上抽了起来。

    刘月月这时候看起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异常冷酷,都没有正眼看一下任何人,包括我和倒在地上抽搐的刘天宇。

    “你们听好了,如果不想死,就配合一下。”这是刘月月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冷的不带丝毫人类感情。

    我们也没有人敢接话,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刘月月,我想这时候不光是我,恐怕所有人都难以接受,刘月月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和王冰默默的过去把刘天宇拉了起来,这时候刘天宇也不说话了,因为他看清楚形势了,这个刘月月,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刘月月了。

    看我们都安静了下来,刘月月才再次冷声开口说,“乔恩博士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们宣布,所有人都只需要安静的听,不要反驳,也不要吵闹。”

    说完刘月月还从旁边一个戴着奇异头盔的男人腰间拔出来一个手枪,看样子等下谁要是吵闹或者反驳,她随时都会开枪。

    我倒是不怎么害怕,就是感觉刚才刘月月说的那个什么博士,有点耳熟。

    我还在想这个名字到底在哪里听过呢?铁门前面忽然就走过来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

    看到这里我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我也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个乔恩博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