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何为霸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0本章字数:1981字

    苏秦听完江一倩每周行程安排,心中暗自嘀咕:“放着江氏制药不去管理,跑外面瞎混什么?这小妮子完全像是专门挂职拿薪水。”

    新车被苏秦砸碎了天窗,并不影响驾驶与外观,行程近一个小时,总算来到了江海市新城区,江海市新城区是近五年新建的城区,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公里,坐落于长江南岸,其中饱含大大小小企业三百多家,已经发展成全国最为重要的高新产业基地之一。

    江一倩尽管披着苏秦的外套,仍旧被冻得够呛,来到新城区,江一倩轻车熟路,驶入一条八车道的空旷道路,两侧种满了香樟树。

    中医研究院(附院)几个金色大字,映入苏秦眼中,那是一座三十多层的高楼,楼下则是一个十分阔气的院落,院中的树木在路面上都能看得清晰。

    “嘀!嘀!”

    江一倩将车驶至门前,按响了喇叭。

    中医研究院的大门是四车道,旁边有多间门卫室,外面的墙体全是泛着金属色泽的吸光玻璃,很是气派。

    拦在路面上的栏杆始终没有升起,片刻之后,一名穿着门卫制服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

    “门闸坏了,把车停到别处去吧!”中年门卫语气不善,表情看上去像是故意在刁难。

    “什么情况?!”江一倩有点不快,再次按响喇叭,埋怨道:“搞什么鬼!附近路面禁止停车,让我往哪停?!”

    苏秦透过后视镜,见到车尾跟随着一辆雷克萨斯SUV,车中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男人,车辆明显故意放慢,而且一直尾随在后。

    苏秦右眼闪过一道蓝光,视线洞穿门闸装置。

    装置没有问题,那么只能是门卫搞鬼。门卫为什么搞鬼?一定是受人指使。目的何在?必然因为车中的美女江一倩。苏秦瞬间剖析了一切,洞察了一切。

    “江小姐,别按喇叭了,下午我让人来修理!”门卫偷偷瞄了一眼远处缓缓驶来的雷克萨斯,催促道:“赶紧把车开走,找地方停吧。”

    “姐,你稍等。”苏秦冲江一倩微微一笑,推门下了车。

    苏秦下车的瞬间,后面那辆雷克萨斯突然加速,向前驶来,苏秦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径直向门闸走去,门卫瞬间慌了,连忙上前喝止。

    “喂!你什么人?!这里是中医研究院,外人止步!”

    苏秦笑了笑,说道:“你慌什么?我只是帮你检查一下门闸。”

    苏秦率先一步,走到门闸跟前,护栏是金属制的,只是节点处却有焊接,门卫尚未赶到苏秦面前,苏秦探手在护栏节点摸了摸。

    “嘎嘣!”

    清脆的响声传来,护栏节点断裂。

    “砰!”

    整条护栏掉落地上,再次发出一声脆响。

    门卫顿时一愣,随后大怒,抽出腰间的橡皮棍,冲上前来吼道:“你小子找打是吗?!竟敢破坏门防!!”

    “出什么事了?!”

    门卫一声怒吼,门卫室再次冲出三个门卫,一个个虎背熊腰,长得都比之前的门卫要凶恶。

    橡皮棍向苏秦头上抽来,苏秦抬手一掌,切在门卫的手腕,橡皮棍直接从门卫手中被击飞,门卫顿时抱手痛呼:“有人闹事,快来人!!”

    门卫使坏,被苏秦看破,他岂能轻饶,更可气的是这看门狗竟还恶人先告状。

    “啪!!”

    苏秦扬起一巴掌,狠狠地抽在那门卫脸上,门卫被抽翻在地,其余三个门卫立刻冲上前来。

    苏秦本打算将这几个看门狗一块收拾了,先给这群人立个下马威,以后才好在这混。

    “苏秦!!”江一倩从车中出来,瞪了他一眼,微微摇头暗示道:“别在这惹事!”

    苏秦扬起手指,指着那几个门卫,一脸狠厉道:“从今以后,这门卫室归老子管!以后都把眼睛给我擦亮点!妈的!!”

    门卫被苏秦气势所震,被骂得一愣一愣的,苏秦折身返回都没回过神。

    江一倩年轻漂亮,又刚上岗不久,而且没人知道她的底细,很多人经常刁难她,她早就习以为常,苏秦闹了这么一出,也算为她出了口气。

    江一倩正打算开车进入院中,雷克萨斯车内的男人手捧着鲜花,突然走了过来。

    “一倩小姐!”

    “冈本?”江一倩蹙眉望向那男人,面带疑惑。

    苏秦第一眼见到这男人,便觉得不爽,原来竟是个小日本!西装革履,刚毛锃亮整齐,人模狗样,又手捧鲜花,瞧着样子是要泡妞啊!这狗日的门卫,怕是被这家伙收买的。

    姓冈本的男人面含笑意,上前接近江一倩,这男人比苏秦还要高半头,身材魁梧,眼中有股杀气,筋骨强劲,指关节粗壮,苏秦一眼分辨出,这家伙还是个练家子。

    苏秦举步拦在那男人与江一倩之间,轻易就将鲜花夺入手中。

    “你……”冈本颇感意外,一脸敌意,怒视苏秦道:“把鲜花还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江一倩眉目间充满了对冈本的厌恶,苏秦笑了笑,没再多看冈本一眼,嗅了嗅那束鲜花,捂着鼻子说道:“好臭好臭!倩姐,这花你要收吗?”

    江一倩神情木然,摇了摇头。

    苏秦将鲜花随手仍在地上,弹了弹冈本的西装,冲冈本冷笑道:“西装不错,可惜糟蹋了。”

    冈本勃然大怒,拳头握得啪啪作响,怒气便要动武。

    苏秦来者不拒,神色中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直视冈本。

    “冈本!”江一倩叫住冈本,神色淡然地说道:“我对你没兴趣,还是别浪费心思了。”

    “听清楚了吗?”苏秦冲冈本伸出中指,目露厉色道:“叫你滚啊!!”

    “苏秦!”江一倩瞪了他一眼,娇斥道:“上车走啦!”

    苏秦与江一倩上车,驶入院中,留下几个门卫议论纷纷,冈本望着地上的鲜花,目露凶光,狠狠地说道:“江一倩,我一定把你搞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