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霸气砸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1本章字数:2261字

    汤雨情是人鱼酒吧的老板娘,人称汤一姐,众所周知,她是唐氏集团阔少唐飞的女人,江城黑白道上任谁都要给她三分薄面。

    如今汤雨情被苏秦灌醉,醉酒后的她风情万种不说,竟醉倒在苏秦的胯下,这个情形的出现苏秦是始作俑者,顿时激起了看场打手们的愤怒。

    “汤姐不行了,先废了这小子,免得飞哥来了不好交代!”

    在酒吧看场的一众打手,纷纷上前,准备向苏秦动手。

    苏秦面带醉意,单手将胯下的汤雨情拎起,拦在怀中,环指着周围那群打手,这群打手生怕伤了汤雨情,却都不敢动手。

    “混蛋!撒手!!放开我!!”正在此时,酒吧内冒出一个女孩的挣扎声。

    恰是江小染被几个小流氓调戏,江小染毕竟是个女孩,被几个小流氓纠缠,在局促的空间内,很难挣脱。

    “跟老子装什么装?!来这里的女人,有几个是好鸟,老子是看你有几分姿色,别给脸不要脸!”

    小流氓抬脚跨在江小染的座位,用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旁两个流氓在旁哂笑,三人都有点醉意,显然是喝高了。

    这个举动引起了苏秦的注意,随后酒吧内许多人的目光随着苏秦都向角落的这一幕望去,都觉得这几个流氓有点不识趣,竟敢在这个节骨眼闹事,等于没把汤雨情放在眼中。

    江小染脾性不小,虽然被小流氓调戏,很难挣脱,仍旧怒道:“拿开你的脏手!!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小婊砸!”小流氓不以为意,用手拍打着江小染的脸道:“你喊啊,你喊啊!你越喊老子越兴奋。”

    一群流氓放肆地大笑着。

    “苏秦!!你个王八蛋!!!”江小染真的急了,眼泪已经含在眼圈里,充满了委屈,几乎哭了出来,吼道:“你快来救我呀!!”

    小流氓更加猖狂地大笑,骂道:“苏秦是什么鸟?!你男朋友?!把他叫来,老子一起搞!!”

    小流氓扬起巴掌,便要狠狠落在江小染的脸上。

    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被一人狠狠地按在桌上。

    “噗哧!!”

    苏秦不知何时冲上前来,拿起刀叉,将那动手流氓的手掌钉在桌面。

    “啊!!!”

    小流氓发出杀猪般痛呼,顿时醒了酒,大声骂道:“狗日的!!”

    另外几名小流氓顿时一愣,苏秦一巴掌抽翻一人,又一脚踢飞两人,几个流氓瞬间被打翻在地,惊惧地与苏秦狠厉的目光相触,用力蹬脚本能向后退。

    为首调戏江小染的流氓抬头望着苏秦,见他目光凶厉,顿时吓得浑身哆嗦。

    苏秦尚未再次动手,江小染一脚踩在那流氓的手面,用力拧动,痛得那人直叫唤。

    “臭流氓!!”江小染扬起巴掌,狠狠抽了那人一嘴巴,又冲他啐了一口,骂道:“这一巴掌还给你!还有,他不是我男朋友!!”

    江小染还不解恨,从桌面拔出刀叉,狠狠地插在那流氓的肩膀,又一脚狠狠地将其踹翻在地,这才解恨。

    “滚!!”江小染瞪着一帮流氓,娇斥一声。

    几个流氓吓得撒腿就逃,躲进了人堆里。

    苏秦笑着摇头,这小妮子出手竟然比自己还狠,向她竖起大拇指。

    此时,酒吧被封,客人们都躲在一旁,酒吧内的打手足足十多人,纷纷向着苏秦这面围拢过来。

    江小染心知苏秦又惹了祸,有了之前的两次经历,她在苏秦身边竟有一种安全感,面对这种阵势,完全不害怕。

    江小染望了苏秦一眼,打趣地说道:“苏哥哥,没想到你比我还会惹祸。”

    苏秦扫视了围上来的那群打手,将身边的江小染按下,坐在位置上,举步迎向那群打手,悠闲地整理着衣袖,冷笑道:“堂堂人鱼酒吧,输不起吗?输不起就别在这混!我只是点了一杯雨中晴天而已,有必要搞的这么隆重吗?”

    一名青年打手扬起手中的砍刀,指着苏秦道:“小子,雨中晴天是飞哥的专属,你他妈算老几?!凭你也想喝汤姐调制的雨中晴天?!”

    “跟他废什么话?!”卷毛精瘦打手目露凶光,叫嚣道:“敢来人鱼酒吧砸场子?!兄弟们,抄家伙,清场!!”

    卷毛打手显然是这帮打手的老大,随着一声令下,十多名打手一拥而上,纷纷踩着桌椅板凳,冲上前去,挥着手中的砍刀,向苏秦招呼而来。

    另外一拨人将酒吧内的客人全部‘请’到一旁,任何人不准干涉。

    人鱼酒吧的名头在江城很响,背景不一般,在这的常客都非常清楚,见到酒吧内出现这一幕,全都在旁看戏,等着苏秦被乱刀砍死。

    江小染见这帮打手凶神恶煞,手中的砍刀都是真家伙,一方面为苏秦和自己的处境担忧,另一方面却又兴奋不已。

    “苏哥哥,他们人多势众,算上我一个!”江小染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小染,还用不着你出手,坐这儿瞧好吧!”苏秦嘴角浮现一抹邪笑,单手将江小染按下坐在位置上,目光扬起,透着一股狠厉之色,沉冷地说道:“跟小爷动真格的?那小爷就陪你们玩玩!”

    江小染对苏秦有信心,才会如此兴奋,若真被三五个大汉围攻,必然吃不消。

    此刻,苏秦独自一人冲上前去,每踏出一步,都给人一种霸气十足的感觉,江小染在刹那间,甚至有点崇拜这个痞子一般的保镖。

    苏秦冲进打手群,身影瞬间被淹没,只见不断有人扬起手中明晃晃的砍刀冲杀进去,场内尖叫痛呼声不断。

    战团之中,苏秦单手扣住一人的脚腕,在头顶甩动一周,周围逼近的打手瞬间被扫倒在地,更有几刀砍在被苏秦扣住脚腕的那人身上。

    单手提着人的脚腕当武器,这得多大力气?!

    击退这群打手的围攻后,手中‘武器’失去价值,被苏秦直接扔飞,撞击在吧台的酒柜,一阵嘈杂的响声不绝于耳。

    酒吧正门在此时突然开启,围堵在通道的客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众人齐齐向门前望去,却见两个壮硕的黑人在前开道,身后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披着毛领大衣,叼着香烟,走进酒吧。

    “飞哥!!”打手们齐齐低头打了声招呼。

    汤雨情被灌下解酒的药物,已经渐渐苏醒,见唐飞赶来,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在两名打手的搀扶下,向唐飞打着招呼道:“飞……哥,你怎么来了?”

    唐飞见汤雨情形象狼狈,醉态妖娆,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当即露出疼惜的表情,一把将汤雨情揽入怀中,又为她披上外套,抬起眼眸,凶狠的目光落在苏秦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