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秦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1本章字数:2356字

    三十多人拿着砍刀围攻苏秦,竟被打得如此凄惨,一旁的山鬼早已吓傻,可惜他没带枪,否则早就向苏秦打了黑枪。

    苏秦陪这群混混玩了一会,毫无趣味,早已生厌,反手握着砍刀,扣住一名混混,将刀架在其脖子上,摁倒在一旁的车上,混混吓得全身发抖。

    “老大,老大,救我啊!!”

    周围的混混已伤残多半,剩下的混混都不敢主动进攻苏秦,只是没有山鬼的命令,都不敢擅自退开,此刻一个个在旁操着砍刀,却都不敢上前,等待老大发话。

    苏秦嗤之以鼻地冷笑,冰冷的刀刃在混混的脖子上划过,在脖子上留下一道细微的血痕,混混吓得全身发抖,竟当场吓尿。

    “四弟,闹够了吗?!”

    不知何时,一辆奔驰商务停在附近,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毛领皮衣,走到了人群外面。

    “洋哥!!”在场小弟,包括青眼、山鬼,全都冲这男人点头哈腰,生怕不够恭敬。

    苏秦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眸光一寒,一脚将压在车上的混混踢翻在地。

    “秦洋!”苏秦目光冷厉,凝望着刚刚赶到的男人,握紧了拳头,冲他走去,厉声说道:“你总算肯露面了!”

    “再怎么说,你我也算是兄弟!”秦洋皮笑肉不笑,冷冷地打量着苏秦,用教训的口吻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个小狼崽子,野性难驯。就你这样,只知道打打杀杀,谁愿意嫁给你?”

    秦洋的话暗含深意,苏秦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明白。

    “哼!”苏秦冷笑了一声,厉声说道:“你的手段又能高明多少?欺行霸市,抢占民房,欺压穷苦人,你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光彩吗?”

    秦洋充耳不闻,兀自叼了一根烟,一旁混混立刻过来恭敬地为他点着,秦洋猛吸一口,将一口烟气吐向苏秦,冷笑道:“有三哥一口,就有你一口,何必与自家人过不去?”

    苏秦深知以自己目前明面上的实力,根本斗不过秦洋,只好强自隐忍着心中的新仇旧恨,暗自握紧了拳头。

    “自从我父母当年被你们一家害死,我就不再是你们秦家人!”苏秦冷冷地瞪着秦洋,厉声骂道:“少他妈跟我虚情假意!!你以为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得到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你们真能过得踏实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们加倍偿还!!”

    秦洋一阵狂笑,脸色突然一寒,阴阳怪气地说道:“如今我四弟真是长本事了,数典忘祖啊!你如今一事无成,就靠着你外公那个老不死的维持生计,你还以为自己是有钱的阔少呢?!你最多算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实话告诉你,你外公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有谁为你撑腰。”

    “秦洋!!”苏秦怒气升腾,几乎忍无可忍。

    “对了!”秦洋又故作姿态,阴阳怪气地说道:“别说我这个当哥哥的不照顾你,如今大秦集团的几个建筑工地,正缺少几个项目经理的位置,你如果愿意,随时找我。”

    在旁的青眼和山鬼听到这兄弟俩的对话,都云里雾里,大致也明白了两人之间存在恩怨,也就不为得罪苏秦而担心什么了。

    “你觉得这有意思吗?”苏秦冷笑。

    “这是我的名片。”秦洋从怀中取出一张名片,随手仍在苏秦的脸上,再次阴阳怪气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你没和邱岚上过床吧?他以后可是你嫂子。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过一段,所以结婚当天,我就不邀请你了,免得你尴尬。”

    “我操!!”

    苏秦终于忍不住怒火,冲上前一拳轰出。

    秦家人个个习武,秦洋也不例外,向后撤身,躲开一拳,随即从腰间掏出手枪,指在了苏秦的额头。

    苏秦强忍着怒意,总算停下了手。

    秦洋冷哼了一声,脸色一寒,冷声说道:“苏秦,我告诉你,别他妈不知好歹!!就凭你?还想翻天?!我想让你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死!以后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苏秦瞪着秦洋不停地冷笑,猛然探身上前,一只手按住对方的手,将枪口贴着自己的额头,吼道:“来呀!!你他妈有种开枪啊!!”

    秦洋被苏秦口中手,竟然无法挪动,咬着牙用两只手用力掰,还是无法掰动。

    “好!很好!!”秦洋怒极,点头冷笑,目光一厉道:“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秦洋狠狠地扣动扳机,可惜却无法扣下,手指都被苏秦拧着,根本用不上力气,又见苏秦面带凶厉瞪着自己,顿时脸色煞白。

    “哼!!”苏秦冷笑一声,一把将秦洋推开,不屑地说道:“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苏秦?你以为我还会任由你们摆布欺辱?!”

    秦洋这时才知道,自己根本杀不掉苏秦,若在这里动手,只怕自己胜算不大,周围这群虾兵蟹将,根本都是白送的货色。

    秦洋随手将手枪扔向江中,冷笑着说道:“四弟这几年果然没有白白浪费,看样子是苏计哲那个老东西给你安排了很好的出路,让你在这七年里韬光养晦,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苏秦听到秦洋的这番话,突然联想起七年前杀人之后,突然被特殊机构招走,自己一直都很纳闷,这句话倒是点醒了他,让他如梦方醒。

    “七年前,难道还是外公救了我?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秦洋看出了苏秦神色中掩藏的吃惊,当即冷笑道:“看你这表情,似乎那老东西没告诉你,你真以为你的命会那么大?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是白给的。而你,永远那么幼稚,永远只能活在这世界的浮华表面,却看不透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个世界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包括你的邱岚!”

    秦洋似乎看透了苏秦,深知他的弱点,这一句话,无端再次刺痛苏秦内心最为薄弱的东西。

    “滚!!!”苏秦冲秦洋怒吼一声。

    激怒苏秦,这正是秦洋想要见到的,当即秦洋哈哈大笑,说道:“你自己留在这,好好吹吹这江上的寒风,好好清醒清醒吧!!”

    秦洋一甩手,山鬼、青眼等一众人,全都跟着离开。

    邱岚是苏秦的初恋,苏计哲是苏秦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这两个人都是他的软肋,此刻得知这一切,他痛恨这一切,痛恨自己无法挽回的过往,痛恨这个世界的不公。

    “啊!!!”

    苏秦站在护栏边,朝着江面大声嘶吼,发泄心中的愤恨。

    “为什么?!为什么?!”苏秦为邱岚留下了两行泪水,随着这两行男儿泪,他已经将那段初恋再次封藏,眼神再次变得澄澈,表情又回答了之前的淡定从容。

    “苏秦,你又发什么疯?!”江小染从车内走了出来,被冻得缩头措手不停跺脚,催促道:“姐姐打电话来催我们了!你赶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