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霸气女王撒娇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1本章字数:2504字

    秦洋的冷嘲热讽固然激怒了苏秦,让他短暂陷入伤感的回忆中,然而苏秦在狩天军部训练出极高的素养,又被江小染这丫头呼喝,心情顿时释然。

    夜风北风呼啸,天气阴冷,像是要有一场很大的风雪,江城三面环水格外寒冷。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苏秦开车载着江小染赶回江城的江景别墅。

    苏秦驱车回到江景别墅,附近其它住宅早已熄灯休息,唯独江家别墅灯火通明,此时年迈的老管家仍在别墅外候着,见苏秦开车回来,立刻将院门打开。

    如老管家这般年纪,一般晚上睡得都比较早,让这老人家熬到大半夜等候他们回来,苏秦内心多少有点歉疚。

    “老爷子,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苏秦下车打了声招呼。

    江小染瞪了苏秦一眼,说道:“你还好意思说!”

    “是小染回来了吗?!”江一倩听到院中的动静,立刻从别墅内冲了出来。

    老管家冲苏秦点头打了个招呼,微微一笑,离开院子,走回自己的住处。

    “天气可真冷!”江小染回来这么晚,生怕二姐问罪,缩着脑袋,便要冲进房间,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问道:“姐,家里有什么吃的吗?!我的肚肚好饿喔。”

    江一倩从别墅大厅走了出来,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袍,蹙眉呵斥道:“站住!”

    江小染知道自己回来的太晚,必然又要挨骂,挽着江一倩的胳膊撒娇道:“姐,你最好了,别生气了嘛!我是去给你们买礼物去了。回来晚主要是因为你的保镖,硬拉着我带他在江城转转,一不留神,就回来晚了。”

    “真是这样吗?!”江一倩自然不信,用责怪的目光询问苏秦。

    “呃……”苏秦有点尴尬地挠着头,灵机一动,转换话题道:“倩姐,小染给你买了一件今年冬季最流行的……”

    “小染!!”江一倩狠狠地瞪着苏秦,板着脸回头望着江小染道:“从今天开始,不允许你在离开别墅,在家好好给我待着!哪也不许去!”

    苏秦尴尬的表情僵硬地定格,暗自嘀咕道:“平时看起来挺柔弱的女人,摆起姐姐的架子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凭什么呀?!”江小染一百个不愿意,却又不敢违逆江一倩的意思,继续撒娇道:“姐,别这样嘛!我老实听话就是了,不就是回来晚了那么一点点嘛,还不是你的保镖不称职!”

    “他是他,你是你!”江一倩丝毫不退让,仍旧板着脸威胁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周就是大姐和大姐夫的结婚纪念日,我管不了你,就把你交给大姐!”

    “别呀!别呀!!”江小染顿时急了,一脸苦恼,摇晃着江一倩的胳膊,撒娇着耍起了无赖道:“姐,你最好了,别这样板着脸嘛!我可耐不住大姐没完没了的唠叨!更不喜欢大姐夫那副虚伪的嘴脸!就这一次,求你勒。”

    江一倩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捏着江小染的鼻子说道:“你呀你!再想出去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想留在我这里,必须听我安排,这段时间先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我看你的表现。厨房做好了吃的,你自己拿去微波炉热一热吧。”

    “嗯,就知道二姐对我最好了!”江小染终于妥协,因为江一倩的收留反而欢欣鼓舞,抱着江一倩的脸亲吻着:“么么!!”

    苏秦在旁看见这种亲密的举动,心里痒痒的,真想在江一倩那成熟性感的脸上也亲上一口。

    江小染离开的时候,冲苏秦做了个鬼脸,屁颠屁颠向着厨房欢快地跑去。

    苏秦肚子早已饿得不行,抬步也要上厨房用餐,却被江一倩冷厉的目光扫在身上。

    “回来!!”江一倩双手环抱,冷冷地说道:“这一天你都带我妹妹去什么地方鬼混了?老实交代!”

    苏秦停止脚步,眼珠子在眼眶不停转悠着,想着怎么才能糊弄过去。

    “一身的酒气,还回来这么晚!”没等苏秦编造谎言,江一倩在苏秦背后打量着,厉声问道:“老实说,你们是不是去了人鱼酒吧?!”

    苏秦一阵心惊肉跳,暗道:“这女人,眼睛真够毒的,莫非她也能调动监控画面,监视到自己?”

    “倩姐……”苏秦嘿嘿一笑,想要开口编造谎言。

    江一倩走到苏秦面前,目光与他对视,说道:“我最恨别人撒谎,你如果向我说谎,我立刻辞退你!”

    “不敢!不敢!”苏秦连忙摆手,不敢与江一倩对视,尴尬地挠着头说道:“今天是喝了一点点酒,不过一切都在可控制范围,绝对没有让小染做任何过份的事情。”

    “你还想让小染做什么过份的事情?!”江一倩瞪着苏秦,警告道:“我告诉你,我决不允许你把小染带坏,绝对不允许你对她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如果被我发现……”

    “不会,不会!”苏秦连忙摆手,继而坏笑地望着江一倩道:“若是有其它想法,我也只会对倩姐一个人有。”

    “你……你混蛋!”江一倩一阵羞恼,突然想到了什么,望着苏秦脸色变得黯然。

    苏秦见江一倩似有心事,蹙眉问道:“倩姐,有什么烦心事?”

    江一倩突然一改平时对苏秦的态度,软声问道:“苏秦,你……你从小是在清平镇长大?除了你外公,还有别的什么亲人吗?”

    “倩姐,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苏秦皱了皱眉,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故意打趣地说道:“你是不是还想问我父母的情况?难道打算给我介绍对象,或者自己想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自作多情!!”江一倩瞪了苏秦一眼,又重回之前的神态,严肃地说道:“你正经点,接下来说得这件事,可能与你有关。”

    “什么事?”苏秦满不在乎地问道。

    江一倩略一蹙眉,低沉地说道:“今天清平镇发生了投毒案,波及了一百多户人家三百多人,目前已经有十六人不幸身亡,其中还有几个是姓苏的。”

    清平镇百分之八十都是秦苏两个姓氏,有几个苏姓中毒身亡,这并不稀奇,江一倩本以为这些苏姓人会与苏秦比较亲近,却并不知道苏秦本该姓秦,而且苏秦外公家这一脉大多都留洋海外,留在清平镇且血脉亲近的几乎没有几人。

    “投毒案发生在清平镇?”苏秦略微有些意外,蹙眉问道:“我外公……”

    江一倩见苏秦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苏老先生,恰巧在昨天出国了,今天还特别为投毒案给我打了电话。”

    “外公出国了?!”苏秦顿时一愣,挠了挠头,说道:“外公出国,我怎么不知道?”

    江一倩瞪了苏秦一眼,说道:“对了,你外公今天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好好照顾你,从今以后你任何事情都必须听我的安排。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外公亲自把你交给我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

    “倩姐!”苏秦一脸坏笑,目光紧盯着江一倩道:“你想让我怎么听话啊?揉肩搓背,还是侍寝啊?”

    江一倩目光一寒,瞪着苏秦道:“真以为我没办法整治你对吗?”

    苏秦前一秒还一脸坏笑,当他看见江一倩拿出厚厚一沓熟悉而陌生的情书,以及一个相册的时候,顿时脸色泛黄,举手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