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收个徒弟当保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1本章字数:2908字

    场外只有两名观众,江一倩与江小染,院中出奇的安静,没有人鼓掌道贺,也没有人奚落嘲讽,只能依稀听见雪落落地的声音,甚至萧战坤都没再痛呼的哀嚎。

    苏秦呲牙咧嘴甩动着右手,活动着手腕,回头走到萧战坤的面前,将手递给了他。

    萧战坤抱着右手,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回首望了一眼苏秦递来的右手,将左手交给苏秦,被苏秦拉着站立起来。

    萧战坤低垂着头,说道:“我,输了。”

    萧战坤说完,转身便打算离开这栋别墅的院落。

    “喂!”江小染抢步走到苏秦面前,呼唤着萧战坤道:“你……你没事吧?好像伤得很严重。”

    萧战坤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只是向身后甩了甩手,有些落寞的继续向院外走去。

    江小染蹙着眉头,嘀咕道:“真是个怪人!”

    苏秦早已用右眼调查了萧战坤的底细,见江小染对这人似乎有点好感,笑问道:“我们的小染不会看上这小子了?”

    “切!”江小染白了苏秦一眼,趾高气扬地说道:“我会看上他?!开什么玩笑?!”

    苏秦神秘地笑了笑,问道:“小染,想不想有个师弟可以欺负?”

    江小染望了望苏秦,摆出一副一脸困惑的样子,煞是可爱。

    “萧战坤,你与地下拳坛签下了生死契,而后有了女朋友,却想毁约。”苏秦抬高语调向正自离开的萧战坤冷笑,说道:“你还真把地下拳坛当作是福利机构了?”

    萧战坤顿时停下了脚步,猛然回头望向苏秦,盯着苏秦沉默了片刻,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先别管我是如何知道的。”苏秦双手负立,走到萧战坤面前,轻轻弹去他肩头的积雪,暗含深意地劝解道:“人呀,不能钻牛角尖,更不要受歹人利用,一旦被利用,再想脱身可就难了。”

    苏秦的这番话,直插入萧战坤的内心,让他神色微微一颤,紧紧皱着眉头,低着头沉思着什么,不再言语。

    江一倩和江小染不明所以,相互对望了一眼,觉得这其中似乎有很多故事,又疑惑苏秦自从跟随江一倩,几乎没有离开两姐妹的视线,他又是如何得知萧战坤的背景与现状?

    萧战坤沉默不语,院中冷风嗖嗖,苏秦见萧战坤光着膀子,只穿着一件背心,内心不禁一阵发寒。

    “小伙子,身体可以呀!”苏秦拍了拍萧战坤的肩旁,摇头苦笑着问道:“穿成这样,真的一点不冷?”

    萧战坤打了个寒颤,这才从沉思之中醒了过来,用疑惑和钦佩的目光打量着苏秦,苏秦脸上人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知道这一切算不得什么,打败他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将一切看得很淡,却又深藏不露,让人生出一股敬畏之心。

    “噗通!”

    萧战坤突然转身,双膝跪倒在苏秦面前。

    苏秦顿时一愣,江一倩姐妹俩也同样诧异地望向萧战坤。

    萧战坤倒头就拜,十分诚挚地恳求道:“你是高人!求你收下我吧!!为我指点迷津,我……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江小染不觉得这场景有什么尴尬,觉得这个晚上很有趣,现在更加有趣,走到苏秦身边,拍着苏秦的肩膀,冲他竖起大拇指,赞道:“真有你的!”

    这句话自然是回应了苏秦之前那句——想不想有个师弟可以欺负?

    苏秦意外是萧战坤太直接了,竟向他行了一个大礼,与此前的萧战坤相对照,这个家伙还真是能屈能伸。

    “萧战坤,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有事求我,跪我是没用的。有些事情,咱们必须提前说清楚。”

    苏秦受了这一拜,却并不领情,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那都是对自己说的,别人跪自己那管个屁用。

    萧战坤懵懵懂懂,不太明白苏秦的意思。

    “你既然求到我,自然要先把你的底牌亮出来。”苏秦提醒了一句,单手拎起萧战坤道:“我不喜欢见男人向别人下跪,先起来说话吧。”

    萧战坤顿觉羞愧无地,然而面对苏秦,却没有太多讲究了,十分恭敬地向苏秦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把一切都交代了。”

    苏秦听这话,倒像是一个罪犯向警局自首一般,觉得这家伙真有点呆头呆脑,无奈的摇头说道:“说吧。”

    “这次我找你比试,其实是江城武道院用钱雇佣我来的,其他的国术高手,听说踢馆的是华夏人,都不愿意出手。”萧战坤羞愧地低下头,叹气懊悔道:“我真是走投无路了,这才做了这样的丑事!我真不应该……”

    “不应该?”苏秦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你还算有点良知,帮助外国人欺负国人,搁在特殊时期,这就是汉奸走狗!不过,也没什么不应该的,如果你来不找我,又怎么能认识我?说来说去,你我也算有缘。”

    苏秦对萧战坤的教训,萧战坤点头认了,没有一丝怨言,反而对这种行径深恶痛绝,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

    “你怎么就走投无路了?是欠了别人很多钱吗?”江小染好奇地问道。

    “哎!”萧战坤唉声叹气,完全失去了此前挑战苏秦的傲气,无奈地说道:“算是这么回事吧!其实,我不欠他们什么!可我当初签的是死契,地下拳坛不肯放我走,便向我讨要巨额违约金,我哪里还得起!”

    苏秦深知萧战坤的处境,这就是打黑拳的下场,一旦踏入地下拳坛,再想抽身难比登天,除非你能靠着自己一双拳头打遍天下无敌手,HOLD住地下拳坛,要么只有死路一条。

    “萧战坤,你的处境虽然值得人同情,却也不值得人同情。”苏秦冷笑一声,说道:“大好男儿,空有一身本事,却要拿来供人娱乐,说破天那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江小染瞪了苏秦一眼,替萧战坤打抱不平道:“苏秦,你怎么这么无情呀,真是的!”

    萧战坤神情难堪,连忙为苏秦分辨,说道:“他说得很对,我的确是咎由自取,只是当初我也是鬼迷心窍,知道地下拳坛赚钱快,后来越陷越深,本来我已经将自己的生死不当回事,有一天过一天,直到我遇到了她!我想改变,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苏秦当初杀了人,后来被迫加入狩天军部,同样是这种感觉,所以他完全能够体会,直至如今,苏秦仍然无法抽身事外。

    苏秦没再废话,直接问道:“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萧战坤却再次迷茫,他真的不知该如何摆脱地下拳坛,如何结束这困境。

    苏秦见他一脸仓皇,不知所措,摇头苦笑道:“我有个主意,你看成吗?”

    “如果你真能帮我摆脱困境。”萧战坤目光凝实,暗中下定了决心,显示出男子的气概拍着胸脯道:“我萧战坤这条命就是你的!!”

    苏秦眼中闪烁一道光芒,一切早在他计划之中,笑着说道:“我为你摆平地下拳坛对你的纠缠,而你,帮我摘下本届冬季散打比赛少年组的桂冠!你觉得怎么样?”

    “这……”萧战坤露出为难之色。

    苏秦笑了笑,调侃道:“怎么?你还觉得委屈?”

    萧战坤连忙摇头,说道:“不是啊!这次散打比赛据说有很多少年高手,拿到冠军恐怕不易,不过,我会尽力而为。”

    苏秦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哥们,给自己多一点自信行不行?我说你能,你就一定能!”

    江小染并不是傻子,她早已从苏秦与萧战坤的比试中看出两人的功夫有着天壤之别,见两人似乎达成了协议,上前推搡着萧战坤道:“还愣着干嘛?真以为自己还是高手呢?赶快拜师吧!”

    萧战坤最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拜师,学好了功夫,打回地下拳坛,实在打不过就跟女朋友逃跑。

    萧战坤挠了挠头,见苏秦和自己差不多大,有些不好意思,便要叩头拜师。

    “唉唉……”苏秦连忙制止,白了江小染一眼,说道:“她一个小女孩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搀和?不许拜,以后我们还是哥们相称吧。”

    “这个……”萧战坤不知如何自处,挠头为难。

    江小染大大咧咧,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叫萧战坤对吧?拜师总有先来后到,我昨天已经拜苏哥哥为师,从今以后我就是大师姐,你也得管我叫师姐,除了听师父的,就要听我的话,明白了吗?”

    江一倩见事情告一段落,也不想在旁凑热闹,独自回房睡觉,剩下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掰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