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苏秦的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2本章字数:2405字

    海天盛宴消费水平逆天,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整个江海市只有西城区有这么一家。

    那日保安承诺在海天盛宴摆一桌,完全是忽悠人的,苏秦并不清楚这海天盛宴的具体情况与背景。

    全体保安接到苏秦当晚的通知,一个个都乐坏了,其实没几个人取过海天盛宴那种场所消遣。

    海天盛宴夜间十一点之后是最热闹的,所以苏秦把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定在了晚上十点钟。

    老爷子给苏秦留下的那张银行卡早已所剩无几,苏氏长苏堂的生意一直照顾穷苦人,根本赚不了几个钱,有的时候甚至赔本,每年都亏空许多,苏老爷子还要向里面贴钱,完全是一个慈善机构。

    苏老爷子如今去了海外,这么一来,苏秦完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苏秦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心道:银行卡没钱,可以透支,实在不行,就向江一倩伸手预支保镖的费用,一个月怎么来说也该有个几万块吧?一场宴请,够了!

    当天傍晚,苏秦和江一倩回到江景别墅。

    江小染与萧战坤两人在院中拆招,萧战坤正在传授江小染一些格斗技巧,两个人相处倒是很和谐,江小染仗着自己是师姐,欺负萧战坤。

    萧战坤在别人面前嚣张的很,在江小染面前却像是一个木头,无论如何这个师姐的面子得给。

    “嘿!嘿!哈!哈!”

    江小染正在向萧战坤发起进攻,一边还呼喝着,拳头很有力,萧战坤似乎都有点架不住,只是江小染的步伐乱七八糟,若真和人对拼起来,三拳两脚就被人家撂倒在地。

    “小染,进步不小嘛!”苏秦回到院中,端详着江小染的架势,笑呵呵鼓励道。

    萧战坤听到苏秦的声音,立刻停下防御,向苏秦问好。

    “嘿!!”

    江小染一记直勾拳,趁着萧战坤走神,打在萧战坤下颚。

    “啪!!”

    萧战坤仰翻在地,呲牙咧嘴,揉捏着下巴,冲她竖起大拇指恭维:“师姐,打……打得好,打得好!”

    “切!”江小染冲萧战坤囔着鼻子,冲他勾着手指说道:“你就一马屁精!就会糊弄我,再来!”

    苏秦的出现,江小染完全没有放在眼里,一心迷恋上格斗,准确地说是迷恋上揍人的快感。

    苏秦无奈地摇头苦笑,心中暗暗同情萧战坤,经过他们两个身边,向别墅内走去。

    “大哥!”

    萧战坤突然叫住苏秦。

    苏秦转过脸来,见萧战坤面带忧虑,蹙眉问道:“坤儿,有什么难事?哥帮你摆平。”

    萧战坤有点为难,挠着头迟疑地说道:“就是……”

    “切!”江小染冷不丁白了萧战坤一眼,接过话茬子说道:“他呀,本不打算和你说的,我来跟你讲吧!有人今天砸了他朋友的酒吧,还放出了狠话!三天之内,如果不把欠下的债务掰扯清楚,就要把他女朋友弄去那个地方。”

    “大哥!”萧战坤一脸羞愧歉疚,说道:“这件事本来就和您扯不上关系,那群人都是不要命的主,而且功夫都不赖,我本想下午就离开的,就是想等你来了,跟您亲自打声招呼告个别什么的。”

    一个大老爷们,女人被欺负了,兄弟酒吧被人砸了,他本是一个傲气的人,现在却在苏秦面前低声下气,这让苏秦听着心里都不舒坦,憋屈!

    “坤儿!”苏秦笑了笑,走上前怕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屁大点事,在咱兄弟面前算个鸟?!你不用走,哥帮你平了!打电话给那个王八蛋,我跟他说!”

    江一倩比苏秦晚一步来到院中,听了这番对话,却没有阻止,而是拉着江小染离开。

    “小染,姐有话跟你说,跟我进来。”

    江小染就爱凑热闹,哪肯离开,只是江一倩很少这么跟她说话,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顺着姐姐进了别墅。

    萧战坤知道苏秦的本领,本来在江一倩姐妹面前不太好意思将这种事情推脱给苏秦,两姐妹离开之后,这才掏出手机,望了苏秦一眼。

    苏秦点头示意。

    萧战坤把电话拨通,递给了苏秦。

    “哥,这人来头不小,江海市几家地下黑拳都是他在罩着,人称秃头亮,曾经因为杀人强奸蹲过大牢,这些年混进了江海帮,在江海市这块黑白通吃,不是一般人得罪得起的。”

    萧战坤的话说到了一般,被苏秦抬手打住。

    电话接通,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

    “亮哥,你这光头真的好性感啊!人家要嘛!来,吃一口大咪咪!”

    “……”

    不止一个女人,而且个个都是他妈骚货。

    苏秦听了乐呵呵地笑着,骂道:“秃驴!!”

    “草泥马,哪个龟儿子?!”亮哥暴怒,便听见几声清脆的巴掌落在女人的脸上‘啪啪啪’,嘴里头骂骂咧咧:“妈的,滚一边去!”

    “秃驴,你他妈进了尼姑院操完了女人,又打女人,你他妈什么玩意?!”苏秦张口大骂。

    “小子,你他奶奶地吃错药了吧?知道我谁吗?!”

    “你不就是江应龙手下的一条狗吗?”

    秃头亮听了这话,冷静了不少,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欠老子的债什么时候还?!”

    “跟老子讨债?!”秃头亮冷哼一声,笑道:“你也不问问我是谁!脑子给驴踢了吧?!你他妈到底是谁?!”

    “三天后,这个时候,御水湾码头,把你手下的虾兵蟹将给老子叫齐咯!”

    苏秦说完挂断电话,随手将秃头亮的号码拉入黑名单,递给萧战坤。

    萧战坤的脸色跟猪肝色差不多少,彻底慌了神,颤声问道:“哥,你……你真要和秃头亮拼?”

    “你怕了?”苏秦带着玩味的笑意望着萧战坤。

    “怕?!”萧战坤冷笑一声,摇头苦笑道:“哥,忍气吞声这么多年,我早就受够了,可是……哥,你真要和他们斗?你可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后台有多硬?三五百号人都是往少了说的,至于后台,你根本不敢想象。”

    “说你傻,你也不傻。说你怂,你又不怂!”苏秦无奈摇着头,拍了拍萧战坤的肩膀说道:“跟哥学着点!这叫激将法,这叫调虎离山!三天后,我带你去他们老窝砸场,然后去你朋友的酒吧等着这群孙子!这叫欲擒故纵!”

    萧战坤听了苏秦短短几句话,心里豁然一亮,心情也格外地好。

    “哥!我以为你就是功夫厉害,这招高啊!!牛逼!”

    苏秦瞧萧战坤满脸激动,一阵无语,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呀,真是无脑。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干完这一票,心里爽了,然后有什么想法没有?”

    萧战坤沉下心细想,顿时露出担忧之色,说道:“对啊!他们人多势众,就算我们一时得了便宜,他们肯定还会报复,那……那怎么办?”

    “做事情,不仅要有手段能力。”苏秦笑了笑,指着萧战坤的脑袋说道:“还得靠这里,你慢慢学,这才哪跟哪啊?以后大场面多了去了!总之,哥罩你,以后的事以后我慢慢跟你说,叫你那帮哥们最近几天留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