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土豪哥,你是逗比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32本章字数:3165字

    瞿颖被一群保安轮着敬酒,酒量再好,终于还是喝趴下了,其余安保喝得也够呛,一个个成了话痨,把平时不愿讲的事情,全都讲了出来。

    “苏秦,你他妈第一天上班,就抽了我一嘴巴子!你小子,太猛了!我……我谁都不服,我服你!这……这一杯我干了,我……我敬你!”

    一位保安早已醉醺醺的,举起酒杯第三次敬苏秦。

    苏秦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目光瞄向一旁的舞女,冲那舞女眨巴着眼睛,舞女瞬间来电,冲他扭动屁股,妖艳的脸上露出万种风情,挑逗苏秦。

    两座保安大多喝得醉醺醺的,二十斤原浆酒喝得一干二净,江一倩喝得是果汁,清醒得很,江小染逞能和苏秦对拼了三杯,就早已不省人事,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萧战坤与吕青松哥俩倒是酒量不俗,仍然保持清醒,似乎还能继续喝个半斤八两。

    “坤儿,青松!”苏秦叫住两人,骂道:“你们两个小子,钻酒缸里了?别他妈喝了!赶紧组织组织,把这群人送上车回去吧。”

    “酒逢知己千杯少,更何况我们两第一次认识,再喝几杯。”吕青松说着又和萧战坤干了一杯。

    萧战坤抹了抹嘴巴,站起身对苏秦说道:“苏哥,接下来怎么安排?”

    苏秦扫了满桌醉醺醺的保安,一阵头疼,说道:“还能怎么安排,都送上出租车打发了,尽量让没醉酒的送送醉酒的,记得帮他们把打车钱付了。”

    萧战坤按照苏秦的指示照办,开始组织大家离席,还醒着的保安离开的时候,纷纷跟苏秦打了一声招呼,醉得不省人事的基本都被萧战坤携着带出酒店。

    吕青松凑到苏秦面前,又满上一杯,说道:“哥!我服你!萧战坤是不错的哥们,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我,我吕青松别的能耐没有,打架却是一把好手!干了!”

    萧战坤显然是把自己的境况和吕青松说了,有这么一个兄弟,倒也不错。

    苏秦冲吕青松笑了笑,举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吕青松示意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瞿颖,坏笑道:“哥,那个妞怎么办?不如,你给办了,省得她没事为难兄弟们!”

    “咳咳!”江一倩在旁咳嗽两声,向苏秦瞪了过来。

    吕青松顿时面露尴尬,退回自己的座位,默不作声地吃菜。

    苏秦一脸无辜,向吕青松吩咐道:“青松,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至于瞿教官,我来安排吧!”

    吕青松拿了一张餐巾纸抹了抹嘴巴,冲江一倩和苏秦坏笑着,说道:“行,大哥大嫂,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

    苏秦暗中向吕青松竖起大拇指,江一倩沉着脸白了吕青松一眼,吕青松则起身溜之大吉。

    所有保安都被萧战坤代为送走,只剩下瞿颖、江小染、江一倩和萧战坤,其中还有两位美女沉睡不醒。

    萧战坤问道:“苏哥,我们也回去吧?那个女的怎么办?”

    苏秦还在为买单的事情犯愁,正在这时,包场的肥硕土豪走到中央舞台,为了给干女儿庆生,献唱一曲。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江一倩听到这歌声,简直要崩溃了,简直比杀猪还难听,已经不能用噪音形容,完全就是具有杀伤力的鬼嚎。

    这土鳖倒是很有表演天赋,插着短粗的猪大腿,在舞台上又蹦又跳,要多欢脱有多欢脱,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偏偏那些捧场的人都鼓掌叫好。

    “野哥威武!!”

    “野哥雄起!!”

    “全场起立,为野哥鼓掌!”

    江一倩一阵无语,催促道:“苏秦,我们赶紧走吧,这杀猪匠的声音听多了,晚上怕会做恶梦。”

    萧战坤在旁忍不住大笑起来。

    “苏哥,我看我们还是早点走吧。”萧战坤也催促着。

    苏秦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行,你先带着她们在外面等我。”

    “喂!”正在这时,舞台献唱我猪哥哥冲苏秦这边吼道:“让你们鼓掌,没听见啊!!都给我站起来,鼓掌!!”

    庆生的人都非常high,此时见他们的野哥冲这边吼了起来,全都站在桌椅板凳上,向这边伸头望来,不少人指着苏秦等人呵斥。

    “野哥叫你们,没听见吗?!”

    “都他妈给我站起来鼓掌,耳朵聋了是吧?!”

    “我操!!”萧战坤忍不住了,便要怒起。

    苏秦按住萧战坤,摇了摇头说道:“坤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们走你们的。”

    江一倩将一张银行卡塞在苏秦手中,低声对他说道:“苏秦,这是我的工资卡,里面的钱应该够你买单的。”

    苏秦这才明白,江一倩之前跟他说,报答他救命之恩才来吃这顿饭,原来早已为他准备好了买单的钱。

    “姐!”苏秦接过银行卡,顿觉无地自容,勉强挤出笑容说道:“你这是……”

    “行了!”江一倩抿嘴冲他一笑,跟萧战坤说道:“萧战坤,你扶着瞿颖,我们先走吧。”

    江一倩说着便搀扶着江小染,打算离开海天盛宴。

    猪哥哥那群狐朋狗友却不爽了,猪哥哥从舞台上跳下,身后跟着一大帮人,朝着苏秦的方向气势汹汹的走来,途径之地,桌椅板凳全被掀翻。

    萧战坤停下了脚步,江一倩站起身没再挪动,苏秦则纹丝不动,坐在那里,端起酒杯喝酒吃菜,完全没把这群人当回事。

    猪哥哥显然看出苏秦是主儿,直奔苏秦走来,口对话筒向苏秦等人骂道:“妈了个巴子的!我叫你们鼓掌没听懂是吗?!不给你野哥面子?!”

    跟在猪哥哥背后一群人,纷纷手提桌椅板凳,将苏秦等人围拢,怒指着苏秦等人,开始狂轰乱炸地鼓噪着舌头。

    “给我站起来!!”

    “快给野哥道歉!!”

    “都给我鼓掌!!鼓掌听见没有,妈个巴子的!”

    苏秦回头往地上啐了一口,瞥了身后那群人一眼,对萧战坤道:“带她们走!”

    猪哥哥怒得不行,便要冲过去亲自教训苏秦,正在这时,一个身上雕龙画凤三十多岁中年人挡在前面,口中叼着一根雪茄,说道:“野哥,这事我给你摆平!教训孙子,用不着您出手!”

    一旁走来一个位靓丽美女,头戴花环,挽着猪哥哥的手腕,扭捏着撒娇道:“干爹,真扫兴!你一定好好替我教训他们,喔!”

    猪哥哥用肥嘟嘟的手在美女娇滴滴的脸上狠狠掐了一把,坏笑道:“闺女,你干爹这就给你出气!”

    口中叼着雪茄的黑脸中年人冲身后一群痞子甩了甩头,一群痞子立刻将苏秦围住,中年人则一脸坏笑,走到江一倩跟前,满了两杯酒,一杯酒递给江一倩,邪笑着说道:“美女,长得挺俊啊!怎么跟这样一个穷小子鬼混在一起,不如今晚跟哥哥走吧!干了这一杯,刚才的事情就和你没关系了。”

    萧战坤顿时怒了,上前想要动手,却被几个痞子拦住,苏秦同时站起身,按住萧战坤,向着叼着雪茄烟的中年人走了过去。

    江一倩退后一步,站在苏秦身后,苏秦把桌上那杯酒端了起来,冲中年人笑了笑,说道:“帮我拿着。”

    中年人顿时一愣,条件反射地接过苏秦递来的那杯酒,一只手端着一杯,再无其它手空闲。

    苏秦从中年人口中拔掉雪茄烟,一把捏着中年人的嘴巴,将雪茄烟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熄灭!!

    “噗哧!!”

    苏秦动作娴熟,全程只在扎眼之间,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我干!!”

    苏秦大喝一声,两巴掌抽在中年人脸上,用头狠狠地顶在对方额头!

    “啪啪!砰!”

    中年老痞子被苏秦两巴掌抽晕,又被一脑袋撞翻在地,口鼻窜血。

    一群杂毛小痞子见老大被人干翻,抄起板凳、酒瓶,一拥而上向着苏秦抡来。

    萧战坤见苏秦率先动手,哪里还耐得住寂寞,抓住一名痞子脖子,按在桌上,一酒瓶抡在头顶。

    “呯!!”

    酒瓶碎成玻璃渣,痞子脑袋流血不止,又被萧战坤一脚蹬开,冲出去拦在苏秦前面,手中半碎的玻璃瓶指着四周围攻的痞子们。

    “苏哥,你先走吧,这群人交给我收拾!”萧战坤对身后的苏秦说道。

    现场一片混乱,又见了血光,娇柔的美女扑在土豪猪哥的怀里,撒娇道:“干爹,我好怕,这几个是什么人啊,太不给您面子了。”

    “他奶奶的!!”土豪猪哥摸着油光锃亮的秃头,恶狠狠指着苏秦道:“你敢砸老子场,老子今天让你横着出去!!”

    “老七、老八、老九!!”土豪猪哥又冲身后喊人,指着萧战坤与苏秦道:“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我往死里弄,剩下的几个妞,全赏给兄弟们,一人睡他妈一个!把这带头的臭小子留给我,今晚我玩死他!”

    苏秦这个时候才正眼打量着土豪猪哥一眼,头上不是没长毛,而是败顶败得厉害,脖子上带着拇指般粗细的金链子,受脖子上戴着两块金表,口里还镶着几颗金牙,穿得衣裳袒胸露乳,不伦不类,整个一个暴发户。

    苏秦冷笑一声,拨开挡在身前的萧战坤,指着土豪猪哥的鼻子骂道:“土豪哥,你那娘的是逗比吗?!瞧你这肚大腰圆的,估计肾亏的厉害,自己实在不行,把你这干女儿让给你兄弟们得了!”